回首頁
回首頁
 

建國成敗-匹夫有責

◎ 鄭思捷

有一句大家都很熟悉的話﹕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但是,對還沒有自己的國家的台灣人知識分子來說,這句話應該是﹕建國成敗-匹夫有責。 對台灣人的建國,台灣人知識分子,尤其台美人,有不能推脫的歷史任務。為了達成這個歷史任務,台灣人知識分子有四個重要的工作﹕

一、幫助[台灣]恢復[台語文]

語文、血統、生活習俗是一個民族(Nation)的生命。當一個民族的語文消失了,這個民族就不存在了。

[台語文],在[中華民國]政府的近七十年統治下,正面臨無法挽救的處境。年輕的一代絕大多數都不慣用自己的‘母語’。[中國清朝的普通官話(Mandarin)]已經變成為他/她們慣用的語文了。

不幸地,在[國民黨]政府七十年統治,有計劃地壓抑、禁止、扭曲的教育下,[台灣]社會產生了一個不正常的觀念﹕"有教者講清朝的普通官話﹔無教者講自己的母語"。

[日本]統治[台灣]的五十年期間,也同樣地,為了推行"國語(日本語文)"有計劃地壓抑、禁止[台語文]。但是,當時的台灣人知識分子都慣用二種甚至三種語文。不僅沒有失去自己的母語,他/她們在[日本語文]的造詣,不僅不輸,有時還超越日本人。在[日治]時代,在台灣人知識分子的努力下,開始有了[台語文]的文學作品產生。

所以,台灣人知識分子,尤其台美人,有任務幫助[台灣]恢復[台語文]。

為了幫助[台灣]恢復[台語文],最主要的工作是[台文]的[口語化],正如[中國文]的[白話文]。我們不需要費精神和時間努力創造新的文字體,讓我們恢復用[漢文],就是把[漢字]台語化,就像[日本]把[漢字]日語化。

台灣人知識分子一定要以身作則,作伙在正式的場合都用‘母語’,e-mail用台文,堅持不斷地努力﹔這樣,我想我們一定可以不僅挽留我們的[台語文],而且會讓[台語文]成為世界美麗的語文之一。

二、幫助[台灣人]恢復[台灣人]的誠樸的本性

誠實樸實無華是[台灣人]的本性﹔但是,在[國民黨]政府從[中國]帶來的[中國人]腐敗的劣根性的七十年統治下,[台灣人],連台灣人知識分子也失去了誠樸的本性。

這樣‘誠樸’的本性,是台灣人的祖先開拓[台灣],面對惡劣的環境一代一代地傳承下來的。[開拓者]深知‘種豆得豆-種瓜得瓜’,不可‘欺天瞞地’,必須‘誠實’的道理﹔深知種作的辛苦, 收成不易,養成了‘樸實無華’的生活習俗。

台灣人說話‘誠實’,生活‘樸實無華’。這樣誠樸的台灣人,在經過五十年的[日治]奉公守法,把[台灣]從‘族群械鬥-盜賊橫行’變為一個‘族群和諧-共生共榮’ ‘夜不閉戶’ ‘不該拿的就不拿’ 的社會。

在一九四九年,[太平洋]戰爭結束後,[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撤離,[台灣]就處於一個無政府的狀態。就在這樣沒人管轄下,台灣人更表現這樣誠樸的本性,不該拿的就不拿,社會秩序井然,沒有一點點的動亂。

但是,那些[日本人]的私人房產,有的被[中國人],以‘戰勝者’的姿態強佔為己有,有的被[國民黨]當作‘黨產’。這也表示了,[台灣人]和[中國人]是絕然地不同。

還有一次也可以用來証明,台灣人這樣誠樸的本性,就是在一九四七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的期間。在這樣動亂的期間,台灣人沒有人‘趁火打劫looting’,像這樣沒有looting的社會, 全世界只有[日本]和[台灣]。

但是,在[國民黨]政府七十年統治下,[台灣人],連台灣人知識分子,在"近墨則黑-近朱則赤" 的道理裡失去了,這樣 ‘誠樸’的本性。

[台灣人]的政治人物說話不誠實不實在,生活也不樸實無華。李登輝說﹕[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是一個"不誠實不實在"的宣稱。[中華民國]明明是一個[中國]的政府,在[中國人]的 ‘內戰civil war’ 戰敗後,在一九四九 年流亡到[台灣],不是一個[國家]。還有很多其他的政治人物也和[李登輝]一樣,"不誠實不實在"認為 [台灣]是一個 [國家]。

還有一些台灣的商人,作生意‘不誠實不實在’,[台灣]社會的‘食安問題’,只是冰山的一角。台灣的教師也失去了,學生的‘尊敬’。[台灣]變成了一個‘不誠實、不實在’的社會。

所以,台灣人的知識分子有責任,以身作則,說話誠實,生活樸實無華,來幫助[台灣人]恢復‘誠樸’的本性。(待續)

2016-01-08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