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人 vs.在台中國人(中)

◎ 鄭思捷

台灣人和逃難到[台灣]的中國人,有很顯著的不同意識形態。台灣人的意識形態是‘台灣獨立’的意願,而這些中國人的意識形態是‘中國統一’的意願。實際上,這兩個不同的意識形態,並沒有互相的關聯,也不是互斥事件(mutually exclusive) ﹔因為‘台灣獨立’是台灣人的事, ‘中國統一’是中國人的事。只要我們認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那麼‘台灣獨立’和‘中國統一’就是兩個不相關的事。只要我們有明確的獨立理念,‘台灣獨立’實際上會促成‘中國統一’。所以,‘台灣獨立’是台灣人和全部的中國人(包括這些逃難到[台灣]的中國人)的雙贏。

這個‘台灣人’和‘中國人’的不同意識形態,也很明顯地反映在[台灣]的政治上。[國民黨]代表這些避難的中國人。在早期‘戒嚴時期’的[黨外]和後來的[民進黨]代表台灣人。[黨外]是‘暗獨’﹔[民進黨]是‘明獨’。

‘台灣獨立’的意識形態是作為台灣人的充分條件。這說明了,[民進黨]代表台灣人,才會以‘台灣獨立’的黨綱成立。這也說明了,[民進黨]和以前的[青年黨]和後來的[親民黨]、[台聯黨]不一樣。[青年黨]是[國民黨]用來作為‘民主’的點綴品﹔[親民黨]和[台聯黨]都是從[國民黨]分裂出來的。這兩個黨之所以從[國民黨]分裂出來,並不是為了‘台灣獨立’,而是為了爭取[中華民國]政府的執政權。

但是,這個顯然地存在在台灣人和中國人之間的不同意識形態,它的不同程度,卻在大家共居在[台灣]這近七十年來,漸漸地緩和。從下面的幾個實例,我們可以看出台灣人,‘近朱則赤,近墨則黑’,愈來愈像是這些逃難到[台灣]的中國人﹔[民進黨]和[國民黨]也愈來愈像是一對‘難兄難弟’。
[蔣經國]曾經說過,‘我也是台灣人。’但是,我們知道他是中國人。[蔣經國]的意思是非常清楚的,我也和你們一樣是台灣人。當一個中國人說他是台灣人時,他並沒有否定他不是中國人。[李登輝]也曾經說過,‘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為什麼[李登輝]必須再特別強調他也是中國人?因為只說我是台灣人,會被誤會他不是中國人。他必須澄清他也是中國人。

[美國]也認為[台灣海峽]的兩邊都是中國人(Chinese)。台灣人也就這樣和四川人或是廣東人一樣地被認為也都是中國人。所以,台灣人和中國人的分別變為相當模糊。

大家是不是還記得﹖[李登輝]在替[馬英九]競選台北市長時,向大家宣佈[馬英九]是‘新台灣人’。現在這些[中國]的難民都是‘新台灣人’。但是,這些‘新台灣人’並沒有作為台灣人的必要條件﹕台灣獨立的意願。很明白的,這些‘新台灣人’不是台灣人。

這個不同的意識形態,也在[中華民國]的‘民主化’裡,一次又一次的選舉下消失。[國民黨]從[蔣政權]的‘反攻大陸’和‘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到[李登輝]的[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這些改變很清楚地表示,[國民黨]的‘統一中國’的意願的消失。很明顯的,[國民黨]已經沒有能力統一[中國]﹔但是,這些原本是難民的中國人(Chinese in exile),又不願接受唯一 合法的[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統治,又沒有‘台灣獨立’的意願,只得堅持分裂[中 國]的‘一中各表’。其實‘一中各表’就是‘一國兩制’。但是,[國民黨]又堅持不接受‘一國兩制’。[國民黨]更不可能認同‘台灣獨立’,作為台灣人。因此,在每次的選舉,[國民黨]提出‘不統不獨’的選舉政見。

和[國民黨]很相似,[民進黨]從創建時的‘台獨黨綱’,也在一次又一次的選舉裡,退步到‘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到這次的‘維持現狀’。這些改變表示‘台灣獨立’意願的消退。在每次的選舉前,[民進黨]都會對這個‘台獨黨綱’有負面的看法,認為‘台獨黨綱’是選舉的絆腳石。在選舉期間總是會有‘棄獨’、‘避獨’的聲音。這也表示[民進黨]支持附和[國民黨]的‘不統不獨’的現狀。

統獨的意識也就在每次的選舉裡有意地被避免了﹔也就是說,台灣的選舉並不在乎台灣的將來。‘不統’表示不接受[中國]唯一合法的[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統治﹔‘不獨’表示接受一個不合法的[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的統治。‘不獨’就表示不是台灣人﹔‘不統’就表示不是中國人。

現在住在[台灣]的這些人,在這個‘不統不獨’的意識下,是不是表示他們不是台灣人,也不是中國人﹖這個‘不統不獨’的理念,已經成為台灣人和中國人的共識。大家都願意接受這個‘不統不獨’的現狀。At the end of the day,台灣人和這些逃難到[台灣]的中國人已經沒有什麼不同。

這些逃難到[台灣]的中國人,在[台灣]居住生活這麼久,也把[台灣]當作他們的家園,不回去[中國]的老家。在競選2012年總統時,[馬英九]向選民說﹕‘台灣是我們的家園。’這些逃難到[台灣]的中國人,不再把[台灣]當作他們的避難地,流亡所。現在,[台灣]也是他們永久要居住下去的家園﹔但是,他們仍然沒有‘台灣獨立’的意願,沒有作為台灣人的充分條件。

在每次的選舉,[民進黨]都會背離‘台獨黨綱’。[民進黨]的選舉策略是,為了阻止[國民黨]的當選,寧可對‘台灣獨立’的理念妥協,認為[民進黨]會比[國民黨]可靠,反抗[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在這樣的選舉策略下,台灣人贏了選戰,卻失去了台灣獨立的意願。沒有‘台灣獨立’意願的台灣人和把[台灣]當作家園的[中國]難民又有什麼不同﹖

[李登輝]向世界各國宣稱﹕“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不必宣佈獨立。”[陳水扁]宣稱﹕“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蔡英文]說﹕“台灣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台灣。”在這三位的台灣人的政治領導者的誤導下,台灣人接受了,[中華民國]是我們的國家,[孫中山]是我們的國父,‘青天白日滿地紅’是我們的國旗。

在[民進黨]的棄獨和[國民黨]的棄統下,台灣人和住在[台灣]的中國人的共同使命就是,捍衛[中國]的流亡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抗拒[中國]的唯一合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統治。

在是非不分,只為了一時的方便,台灣人認為只要不受[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統治,台灣就獨立了。這個對‘台灣獨立’的誤解是台灣前途所面對的最大困惑。(待續)

(註)﹕本文所指的'中國人'只限於住在[台灣]的中國人,那些隨著[中華民國]政府,逃避[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統治的中國人。

2016-07-31

 

鄭思捷專欄

 

台灣人 vs.在台中國人(上) -◎鄭思捷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