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四評蔡英文總統'國慶'演講

◎ 鄭思捷

With all due respect,[蔡英文]總統並沒有好好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發表激勵台灣人民的信心,接受台灣前途的挑戰的決心,和克服國際困境的‘政策性’的演說。這場四分多鐘的演說,並沒有明確地說明什麼是[蔡英文]認為是‘建設性’、‘良性’、‘前瞻性’、‘智慧’、‘冷靜’、‘彈性’的交談和對話。在前三文,我總共舉了五個例子說明這些缺陷。最後,我再舉四個例子,結束我對[蔡英文]總統‘國慶’演講的評論。

例六﹕[蔡英文]這樣說﹕“正視台灣人民對於民主制度的堅信,兩岸之間應該盡快坐下來談。”

台灣人民對於民主的堅信,和兩岸之間應該盡快坐下來談,這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聯。台灣的民主並不是兩岸對談的議題,也不是解決兩岸分歧的萬靈丹。兩岸之間應該盡快坐下來談什麼﹖[蔡英文]在演講裡並沒有說明白,講清楚。

例七﹕[蔡英文]這樣說﹕“在深化民主機制的基礎上,以更前瞻性積極的作為,推動兩岸建設性的交談和對話...兩岸和平穩定關係。”

我的評論﹕[蔡英文]一方面要‘維持現狀’,一方面又要有更前瞻性積極的作為,這是[蔡英文]自己的矛和盾,先後不一致。[蔡英文]不是已經認為台海的和平現狀,為什麼還需要更前瞻性積極的作為,推動兩岸和平穩定關係﹖什麼樣的交談和對話才有建設性,[蔡英文]在演講裡也沒說清楚,講明白。推動兩岸建設性的交談和對話...兩岸和平穩定關係,並不建立在民主機制的基礎上,如[蔡英文]在演講裡所說的﹔兩岸的交談和對話必須建立在歷史的事實和法理的基礎上,不是民主機制的基礎上。

例八﹕[蔡英文]這樣說﹕“只要有利於兩岸和平的發展,有利於兩岸人民的福祉,什麼都可以談。”

我的評論﹕這句話聽起來很好聽,其實它沒有實質的內容,更是因果顛倒。[蔡英文]應該先明確地提出什麼樣的對話,才會有利於兩岸和平的發展,有利於兩岸人民的福祉。[蔡英文]在演講裡並沒說明,什麼都可以談的什麼是什麼﹖但是,[蔡英文]要[中國]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這一定不利於兩岸和平的發展,這是自明的道理。

讓我舉一個淺顯的例子說明,[蔡英文]的這句話是多麼地沒有道理﹕如果有一位醫生向病人說﹕“只要能治好病,什麼藥都可以吃。”我們一定會認為說這句話的醫生是一位‘庸醫’,不可信任。我們一定會要求醫生“對症下藥”,告訴我們應該吃什麼藥,不是什麼藥都可以吃。同樣的道理,我們要求[蔡英文]告訴我們,她要談什麼,才會有利於兩岸和平的發展,有利於兩岸人民的福祉,不是什麼都可以談。[蔡英文]在演講裡,一方面要兩岸的領導人共同展現智慧,另一方面卻自己說這種沒智慧的話。為了有利於兩岸和平的發展,為了有利於兩岸人民的福祉,也不就是可以‘什麼都可以談’,如蔡英文在演講裡所說的。我們和[中國]的對談要根據[中國]和[台灣]的歷史,和世界公認的‘天賦人權’。

同時,對兩岸的交談和對話我有不同的意見﹕現在兩岸要進行對談的最重要目的是,要維護台灣人民的基本人權﹕台灣人民的自決權利,要尊重台灣人民有神聖不能被剝奪的獨立自治人權,不是兩岸和平的發展,兩岸人民的福祉。

例九﹕[蔡英文]這樣說﹕“兩岸領導人應該共同展現智慧和彈性,冷靜的態度,一齊把兩岸現成的分歧,帶向雙贏的未來。”

蔡英文這樣說是不是意謂﹕兩岸現成的分歧是,因為過去兩岸領導人沒有共同展現智慧和彈性,沒有冷靜的態度﹖蔡英文並沒有說明什麼樣的‘智慧’,什麼樣的‘彈性’,什麼樣的‘冷靜的態度’,就能一齊把兩岸現成的分歧,帶向雙贏的未來﹖

我的評論﹕在[蔡英文]要[中國]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的前題下,不管兩岸領導人共同展現多大的智慧和彈性,多麼冷靜的態度,絕對無法一齊把兩岸現成的分歧,帶向雙贏的未來。

我認為[蔡英文]正在作的,和期待[台灣]和[中國]走向‘雙贏’的未來是‘背道而馳’。因為[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表示[台灣]和[中國]的‘雙輸’,不是‘雙贏’。因為[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表示一個分裂的[中國](註一),同時表示[台灣]是[中國]的一個叛逆省,這些住在[台灣]的人是‘叛逆者(rebels)。所以,[蔡英文]要捍衛[中華民國],抗拒[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是,[台灣]和[中國]的‘雙輸’。這應該是一個淺顯的道理。

我認為[台灣]和[中國]要走向‘雙贏’的未來,就是台灣人在自己的土地[台灣]建立,一個台灣人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使得[台灣]成為一個和[中國]沒有關係的獨立國家。因為台灣人成立自己的政府,[中華民國]就不存在。[中華民國]不存在,[中國]就統一了,[台灣]就不再是[中國]的叛逆省,而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所以,台灣獨立是[台灣]和[中國]的‘雙贏’。這應該也是一個淺顯的道理。

At the end of the day,[蔡英文]在這場演講所表示的是,[民進黨]已經從一個 ‘台獨黨’退化為[中國國民黨]的‘台灣版’。[蔡英文]在這場演講所表現的是,她是一位受到[中華民國]政府教育的標準優秀產物,完全沒有顯示她也受過西方的嚴謹政治科學訓練。[蔡英文]在這場演講所提到的都是,‘兩岸’、‘兩岸’再‘兩岸’﹕‘兩岸’的執政黨,‘兩岸’的領導人,‘兩岸’的人民,‘兩岸’的現成分歧...,完全沒有[台灣]和[中國]分離的理念。

[台灣]的前途,從台灣人的政治領導人,[李登輝]和[蔡英文]的言行,所作所說的來看,是在尋求[台灣]在[中國]的定位,不是在建立[台灣]在國際的地位。台灣人的知識分子,在不能推脫的‘建國成敗,匹夫有責’下,要求台灣人的政治領導者,對台灣人的歷史使命﹕獨立建國,負責。(完)

註一﹕Lee Teng Hui, “U.S. Can’t Ignore Taiwan,” Wall Street Journal, August 3, 1998.

2016-12-22

 

鄭思捷專欄

 

評蔡英文總統'國慶'演講 -◎鄭思捷 -台灣e新聞 再評蔡英文總統'國慶'演講 -◎鄭思捷 -台灣e新聞  三評蔡英文總統'國慶'演講 -◎鄭思捷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