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人覺醒的日子﹕二二八

◎ 鄭思捷

剛剛好在七十年前(1947)的二月二十八日,咱們的[台灣]發生台灣歷史上最重大也是影響最深遠的一個事件。台灣人在這個[二二八]事件淒慘的犧牲是空前﹔但是它也是咱[台灣]前途的一個轉捩點(turning-point)。

每一年,咱們都會在這時陣作伙來追念(commemorate)[二二八]。台灣人的知識分子有真大的責任,利用這個機會,以他/她的良知,來講[二二八]的真相和它對咱[台灣]的衝擊(impact)。

[二二八]不是咱們講的‘族群的仇視’,也不是‘台灣人和中國人’的互相誤解。[二二八]是[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進行‘近乎種族清除Quasi-ethnic cleansing’,[二二八]是[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人進行大屠殺(massacre),[二二八]是[中華民國]政府有計劃有系統地(systematic)要消除台灣人的精英的Genocide。這是奉行[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的[中華民國]政府把台灣人視為‘叛逆者(rebels)’,不經過法律審判,見人就殺,嚴重殺害台灣人的生命和違反台灣人的人權,這些受害者的申辯權力完全被剝奪。

所以,講‘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人,或是講‘中華民國是我的底線’的人,都是背叛台灣人,尤其是背叛[二二八]的犧牲者。

這個[中華民國]政府,在[二二八]的兩年(1949)後,被中國人唾棄趕出[中國]大陸,流亡到[台灣]。所以,我要特別強調,咱台灣人一定要把‘中國人、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中華民國]政府分得清清楚楚,就像是猶太人把‘德國人、德國’和‘納粹政黨’分得清清楚楚。所以,台灣人現在要捍衛[中華民國]政府,抗拒[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統治,這是‘是非不分’,漠視歷史的事實。這也是違背咱台灣人追念[二二八]的意義。

再來,我欲特別強調的是,[二二八]是咱們的‘覺醒日Awaking Day’。因為[台灣]發生了[二二 八],咱台灣人才覺醒﹕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中國]不是咱的祖國。

咱在追念(commemorate)[二二八]時,都會講﹕可以原諒﹔不可忘記。但是,咱們要原諒誰﹖咱台灣人有沒有‘能力’原諒人﹖什麼代誌﹖什麼人﹖不可忘記。

但是,現在咱台灣人卻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正視’[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存在的事實,忘記了這個[中華民國]政府被中國人趕出[中國]大陸的事實,也忘記了這個[中華民國]政府,在[二二八]對台灣人犯下極端殘忍的罪行(atrocious crime)。

咱台灣人一定要認識﹕[二二八]是咱們的‘覺醒日Awaking Day’。因為[二二八]咱才覺醒﹕台 灣人的唯一活路就是台灣人自己建立政府,使得[台灣]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Independence as a Nation),才能確保台灣人的生命、財產、人權和快樂,就像[美國]的The Boston Massacre為 ‘美國獨立’奠下基石,也像猶太人在經過Holocaust後建立‘以色列國’。

只有在[台灣]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後,[二二八]的‘受害者’,才會是咱們的‘先賢先烈’,就像是[中華民國]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如果[中華民國]沒有建立成功,在歷史上,他們將會是清朝的‘叛逆者’。同樣道理,如果台灣人沒有建國成功,這些在[二二八]被迫害犧牲的台灣人精英,在歷史上,他們就會被認為是[中華民國]的‘叛逆者’。所以,那些要認同、捍衛[中華民國],而不知追求獨立建國的台灣人,就會陷[二二八]的受害者於不義,愧對[二二八]受害者為台灣人犧牲生命。

我們時常在追念(commemorate)[二二八]時講﹕不可再讓[二二八]發生。只有台灣獨立為一個國家後,像[二二八]這種事件才不會在[台灣]再發生。所以,咱在追念(commemorate)[二二八]時,並不是要提醒我們要以‘和平’代替‘暴力’,也不是要強調以‘愛’彌補‘恨’,而是要把追念‘受害者’的悲情轉變(transform)為追求獨立建國的熱情(passion)。
最後,我要引用一句‘英諺’來提醒大家和大家一齊思考﹕

“Those who fail to learn from history are condemned to relive it.”
所以,我希望不久的將來,咱台灣人建國成功,而驕傲地設立這樣的紀念碑﹕
‘二二八是台灣獨立的基石’。

The Foundation of Taiwan Independence Was Laid on February 28,1947.

2017-02-15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