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劉鑒觀點

【劉鑒觀點】

臺灣的未來在歐洲聯盟

 

我要明確表達的是,臺灣的未來在歐洲聯盟,起碼不在中共政權蹂躪下的中國。

張國城博士既造成相當大轟動效應的元月二十日演講(http://blog.roodo.com/subing/archives/18815266.html)之後,又在最近的二月二日接受酥餅的廣播訪談(http://blog.roodo.com/subing/archives/18866304.html)。

二月二日這次廣播訪談,酥餅與張博士主要談的是「臺灣的國際大戰略」,但他們兩位均曾經留學美國的臺灣學者,在這次臺灣大選後,特別是代表臺灣綠營的蔡英文與民進黨敗選後,仍然認為臺灣還是不得不倚賴美國,也顯然就是臺灣只能擁有倚賴美國的「國際戰略」。這確實是出於現實考量的不得已而為之,但我不太能理解的是,兩位學者為什麼沒有充份考量到「臺灣的國際戰略平衡」議題。

我這個並非國際政治專家的人,也會為臺灣想到一個世紀前日本人提出的「脫亞論」。雖然時過境遷,但臺灣與臺灣人實在應當以一個獨立而創新的角度,特別是從「置死地而後生」的心態及開拓的心胸,來審慎考量臺灣的出路。

去年,在大選前的蔡英文也僅僅是「蜻蜓點水」般訪問了老歐盟國家英國與德國。訪歐過後,小英與民進黨也並沒有做相關拓展與歐洲聯盟關係的論述,也就是其並沒有在歐洲留下「身影」給臺灣選民的印象,其歐洲行顯然不過是作秀,或在純拍照而已。這也反映出一個在臺灣學界與政界,臺灣有識之士應當關注的狀況,「為什麼正在及曾經在歐洲聯盟國家留學的臺灣人,都沒有能夠深入瞭解與理解歐洲聯盟的架構與運作及歐洲聯盟國家的歷史與現況?!特別是對於新興歐洲聯盟國家更是一無所知,能講出一些新興歐洲聯盟國家地國名就很不錯了。」

雖然美國聲稱其將把軍力主要投放在西太平洋地區,但其整體軍事實力卻是在下滑中。有相當多的臺灣人還在幻想美國會介入臺灣事務,在此我仍然要再次強調,「臺灣的命運完全應當掌握在臺灣人民手中!」。 基於國際上及臺灣國內的有識之士對美國過去與現況的瞭解,其介入臺灣事務幾乎是不可能之事,更遑論出兵臺灣。而且,出兵要有前提條件,美國能不能找到或願不願意找到出兵臺灣的前提與依據都很難講。臺灣人民自己都沒有自我拯救的勇氣與毅力,也就是不堅持道義的力量,美國自然還不如秉持與中共政權的戰略平衡更為符合美國自身的利益,也更來得名正言順。而且,中共政權更不會讓美國找到介入臺灣事務的依據與機會(作者聲明:我絲毫不會去助長中共政權的氣勢),因為中共政權明瞭得很,美國在乎的就是「和平」,只不過是「和平」的表象。

臺灣與臺灣人在當下的極度危難與劫難之下,至少應當有佈局全球的考量與規畫,首先就是在經濟與產業上。我強調的是對於臺灣必要的「全球佈局」,而絕非會對臺灣造成惡性循環的「產業外移」。

臺灣經濟與產業的希望在歐洲聯盟,特別是愛沙尼亞這樣的新興歐洲聯盟國家中的模範生。臺灣的優勢之一就是,擁有國際大企業的同時還擁有大量生機勃勃的中型企業。無庸置疑的是,臺灣應當為中國經濟的墜落與崩潰(只是時間問題而已)與自身經濟模式與產業轉型與發展的弊病帶來的負面影響及其他諸多嚴重狀況提早做準備,也應當儘快籌劃佈局新興歐洲聯盟國家。

美國在一定程度上出於其自身利益唱衰歐洲聯盟,也就是誇大希臘等國家債務的影響,可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到,希臘等國家佔歐洲聯盟與歐元區經濟的比重,就可以大致預估其國家債務的負面影響力有多大,而且,歐洲聯盟的精髓是協作,歐元區的精髓是互助。一個明顯的現象,一向在媒體上大談『歐債風暴』的都是美國的經濟專家。目前在歐元區的國家,如果違反歐元區國家共同製定與通過的相關協約,在其他歐元區國家聯合拯救之下仍然不能挽救其經濟,那後果自然是退出歐元區。希臘這樣在歐元區中不算重要的經濟體,退出歐元區自然不是好事,但攸關整個歐元區的規範與整體利益,也不是壞事。

2012 臺灣大選前的四場總統候選人的電視辯論,蔡英文幾乎完全沒有展現其與民進黨的外交理念。這顯然是小英與民進黨的重大缺失。各位應當還沒有忘記二零一零年四月那場「雙英辯」。可以講,馬英九是在做一貫的政治秀,而蔡主席也並沒有為臺灣提出一個更好的政策,至少是闡述不足,時間大多花在反擊馬英九的強辯上。

我認為,既然蔡主席是WTO談判的專家,就應該更多著墨在臺灣與先進國家如美國、歐洲聯盟、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等國簽定FTA上,反而讓馬英九在最後發表結論時以此話題站了先。其實馬英九既然埋首於與中共政權簽署ECFA,就沒有真心要與先進國家簽署FTA,儘管他謊稱簽署ECFA就是為了與其他國家簽署FTA。但馬英九自己也相當明白,中共政權會一如既往阻撓臺灣與其他任何國家簽署FTA。以我的觀察及一般常識,其他國家,包括美國、日本等國,很難與臺灣開始談判FTA,因為他們怕中共政權翻臉,這是問題的實質,他們只能以本國利益為藉口婉拒或拖延與臺灣談判FTA。馬英九政府與中共政權簽署ECFA等協議的用意本身就是基於規避WTO的規範與監督。自稱深入瞭解WTO運作模式的小英卻並沒有以此回擊馬英九。

蔡主席既然提出臺灣應全球佈局,民進黨就應該在此政策上有更多發揮。但小英與民進黨在大選前的外交政策論述上,卻把「全球佈局」拉回到與中國的關係上,讓臺灣選民與外界感覺其外交政策與對外經貿政策搖擺與不明確。

另外一個臺灣人不應當迴避的議題,就是馬英九政府刻意迴避中國經濟遲早墜落與崩潰的依據與趨勢不談,可是競選對手小英與民進黨同樣在迴避此議題,實在令人不解!臺灣面臨如此嚴重的內外交困,正是小英與民進黨選舉獲勝的利基,但只是因為自身不努力、不用功、沒有擔當而慘敗下陣來,非常可惜!既然大多數臺灣選民接受了馬英九的欺騙與無能,那馬英九在沒有連任壓力的第二任期自然會更加肆無忌憚。

美國與日本是臺灣長期的貿易夥伴,自然臺灣會持續經營下去,但臺灣也很難有跟美、日在經濟上大幅拓展的空間。請各位注意,我強調的是「大幅拓展」,而非持續至今的經貿合作。而已經擴展至二十七國與製定出新憲法的歐洲聯盟應該是臺灣重點開拓的廣大地區。

歐洲聯盟經過二零零四年及二零零七年的兩次擴大,現在已經是除美國外的真正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臺灣在歐洲聯盟的經營規模顯然有相當大的努力空間。顯然,在過去的二十年間,歐洲聯盟,尤其是新興歐洲聯盟國家對於臺灣與臺灣企業仍然幾乎是空白或處女地。從政治實力上講,經過改革的歐洲聯盟,其地位絕對不亞於美國。而且歐洲聯盟與北約這個軍事聯盟已經進行更多整合。此凸顯出,臺灣與歐洲聯盟的合作就顯得相當不夠。其實,歐洲聯盟對臺灣的關注程度絕對不亞於美國,這從歐洲聯盟與歐洲議會對於臺灣的政治、經濟決策,特別是大選結果的反應速度就完全可以得到印證。

上面提到的歐洲聯盟的兩輪擴大包括十個前共產陣營的國家,這些國家的共產政權在一九九零初期相繼垮臺,其後迅速轉型為民主國家,出於自身國家前途與利益的考量,均全力按照歐洲聯盟的要求進行政治體制與經濟環境的全面變革,終於在二零零四年與二零零七年加入歐洲聯盟。

新加入歐洲聯盟的國家應該稱為「新興歐洲聯盟國家」,而不應再把他們稱為「東歐國家」。臺灣人習慣上一提起東歐國家就想到俄羅斯,可是俄羅斯由於跟歐洲聯盟的政治與軍事對峙,不可能成為歐洲聯盟國家,至多是在經濟上加強合作而已。新興歐洲聯盟國家經過二十年的改革,經濟自由度一般比老歐盟國家還要高,雖然受教育程度相當高,但勞動力價格比老歐盟國家低很多。目前新興歐洲聯盟國家的經濟實力與國民收入已經接近或甚至超過臺灣的水準。因此,臺灣人應當拋棄對「東歐國家」落伍概念,進而誠心誠意與這些新興歐洲聯盟國家有效加強合作。

臺灣有必要理解與瞭解多數新興歐洲聯盟主要由於中共政權對她們的利誘與脅迫而不得不迴避臺灣,或她們也會迷信「中國模式」,此自然也有這些新興國家跟臺灣缺乏傳統關係的原因。但當下是臺灣與臺灣企業面臨生存的危難與劫難,而不是那些臺灣應當拓展合作的歐洲聯盟國家。

臺灣為了加強自身政治與經濟安全,也應該加強與深入與歐洲聯盟國家的交往與合作;新興歐洲聯盟國家就更值得臺灣拓展及長期經營與耕耘。這些國家的人口超過老歐盟國家,國內市場及經濟涵蓋的市場相當可觀。臺灣可以與這些國家提昇全面的經濟合作。相比老歐盟國家,新興歐洲聯盟國家更有與臺灣互利互惠的合作空間。

例如,愛沙尼亞歷年來在經濟自由度上領先所有新興歐洲聯盟國家。她是波海三國最北邊的那一個,國土面積還超過臺灣。經過近二十年的政經改革,政治與經濟早已經走上穩定發展之路。金融與銀行系統已經達到與先進國家相同的水準,也就是便利程度已經遠超過臺灣。臺灣的金融與銀行的管制還是很多,便利程度相對不高。愛沙尼亞主要是在網路科技上開發程度已經相當高,軟體研發領域相對突出,如著名的P2P電話系統Skype就是愛沙尼亞人研發出來的,只是所有者是北歐人;愛沙尼亞也是全球唯一一個真正施行透過網際網路投票的國家,如去年愛沙尼亞國會大選,我就是在臺灣透過電腦用我的愛沙尼亞電子身份證在愛沙尼亞的中選會網站上完成投票。愛沙尼亞政府對本國與外來投資者一視同仁,如在稅收上政府提供很大的便利給外國公司。愛沙尼亞採用有效性與便利性都很高的單一稅制。請參考一篇關於愛沙尼亞的訊息「愛沙尼亞:歐元區的新夢想」(http://tw.myblog.yahoo.com/tinyzhan/article?mid=14641,此篇報導很可能不是臺灣人所寫)。( 劉鑒按:「愛沙尼亞:歐元區的新夢想」一文中 提到「愛沙尼亞、盧森堡和芬蘭是歐元區國家中為數不多的 3 個能夠將財政赤字控制在歐盟 3% 標準線以下的國家」有誤,這三個國家應該是愛沙尼亞、盧森堡與瑞典。)

我認為,臺灣與愛沙尼亞可以合作的領域有網路科技、生化、綠能產業、工商設計、醫療與醫藥、運輸與轉運及旅遊。精品路線是臺灣公司與企業應該走的路。基於愛沙尼亞與北歐國家傳統的密切關係,愛沙尼亞擁有臺灣與北歐國家合作的良好環境。愛沙尼亞經濟的優勢,自然也就是對於臺灣與臺商的吸引力,可以講是相當明顯。愛沙尼亞是地理位置最接近北歐先進國家的波羅的海國家,特別是愛沙尼亞與北歐國家,尤其是芬蘭與瑞典,是傳統上的友好國家;相較之下,拉脫維亞與立陶宛與北歐國家就缺乏傳統上的邦誼。愛沙尼亞與芬蘭完全是兄弟國家:其實芬蘭人是在歷史上一部份愛沙尼亞人渡過芬蘭灣到北邊的對岸去生活形成的有別於愛沙尼亞的民族。因為長期各自在兩邊生活,語言逐漸產生變異,也就形成愛沙尼亞語與芬蘭語之分,儘管這兩種語言屬同一語系。愛沙尼亞國歌與芬蘭國歌的作曲家是同一人,只是因為愛沙尼亞語與芬蘭語歌詞的不同,兩首國歌只是在節奏上有所不同而已。這是世界上唯一使用同一曲調國歌的兩個國家。

愛沙尼亞自一九九一年重新獨立以來,秉持的就是穩定的自由且開放的經濟、穩定的貨幣(愛沙尼亞在二零一一年初加入歐元區,也就是愛沙尼亞已經採行歐元,此對愛沙尼亞經濟的穩定及與歐盟的一體化深具意義)與完善的銀行體系與金融政策。愛沙尼亞對於外資企業與公司跟本國企業與公司(稅收)一視同仁,施行單一稅制,而且愛沙尼亞對外資最有吸引力的是不設公司稅。

提到航空運輸,我必須提到與愛沙尼亞地理位置最近芬蘭(也可以這樣講,愛沙尼亞是在地理位置上最接近芬蘭的開發中經濟體),兩國的首都塔林與赫爾辛基相距僅八十公里,有規畫逐步整合成為一個大都會。目前,芬蘭的國際機場正在進行擴大功能與規模的重建。而且,此國際機場與芬蘭航空公司將把芬蘭建成一個新的歐洲與亞洲的客運與貨運的營運中心,明確的目標是在北歐此一區域建成類似西歐的荷蘭的轉運中心。此將會帶動整個區域,特別是芬蘭與愛沙尼亞的經濟相關產業的開發與拓展。芬蘭必然將藉重與愛沙尼亞的航空、海上與陸上運輸與轉運的全面而緊密的合作。赫爾辛基市中心也已經建成一個相當具規模的全新的商務與服務中心。芬蘭是經濟根基相當穩固、扎實的先進國家。

臺灣人到新興歐洲聯盟國家經商不必有語言上的疑慮,其實英語就可以溝通,關鍵一點就是要有耐心,經過一段時間就可以摸索出與他們溝通的適當方式。此外,心態方面非常有必要拋棄臺商在中國經營的模式,也就是所謂「邪惡發展觀」。「邪惡發展觀」包括低薪制,經營上削價競爭,生產流程污染環境,甚至賄賂官員與刻意鑽法律漏洞。

非常希望臺灣能在歐洲,特別是在新興歐洲聯盟國家創出一片天。

寫於台北 2012-02-07

作者劉鑒是華裔愛沙尼亞公民,也是台灣女婿。

劉鑒觀點 in Taiwan

 

【延伸閱讀】

歐盟預測:2012年愛沙尼亞及芬蘭經濟增長領先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11/15/n3431393.htm

「瑞士工程集團三點九億收購孟菲斯公司」(http://www.epochtimes.com/b5/12/1/31/n3498882.htm),其中提到「該公司本月初還宣佈,它已經贏得了一個大型競標,在歐洲的愛沙尼亞建立一個200個電動車快速充電站網絡,這是同類產品在歐洲迄今為止最大的合同」。相關新聞:「綠能『電』進波羅的海,愛沙尼亞採購逾500輛 MITSUBISHI i-MiEV」 (http://w6.media.tw.g01.yahoodns.net/auto_information_article2/url/d/a/111126/4/4icr.html,這應該是去年十一月的新聞訊息)。愛沙尼亞政府藉此鼓勵在愛沙尼亞形成電動車服務系統。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