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江陳會」戳破「馬統」廣告

 

金恆煒

「馬統」政府花了不知道多少人民納稅錢,在三次「江陳會」後適時推出兩支欲「蓋」彌「彰」的電視廣告;目的不在推銷ECFA,而是要人民相信「馬統」不會出賣「中華民國」、不會出賣「台灣主權」、不會損及台灣人民權益。在九十秒廣告中,「馬統」大賣野人頭,拿出不知誰做出來的民調,說「四大協議」、「直航」的支持度,高的竟達八成,低的也至少過半。要問的是,既然「高」到「反常」,還需要做廣告?有這麼多人同意,為什麼悍然嚴拒完全掌控的國會「立法」監督?為什麼不敢用「公投」來為其背書?原因很簡單,兩支廣告透露出「民不之信」的實際現象。「馬統」真以為丟廣告出來就可以洗台灣人民的大腦?

亂掰「數目」來唬人、騙人,究竟是低層次的欺瞞手法,拿出「論述」則是高層次的「詐術」。在廣告中,「馬統」公開宣示這是「歷史的新局」;然而六天前的四月二十二日,與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視訊會議中,「馬統」表示他的政府重視台灣「地理位置」而非「歷史」。前一刻才說不重視「歷史」,後一刻又說「開歷史新局」!比「朝三暮四」的猴子還不如。

到底「馬統」重不重視歷史?還原「馬統」的說法,就會恍然大悟。「馬統」所謂的「歷史」,完全是「政治騙子」的「歷史」把戲,在視訊會議中,他認為台灣應跳脫過去八年「內戰及冷戰遺緒」和「悲情意識」云云。謊言之一是,「內戰及冷戰遺緒」與「過去八年」何干?「馬統」要否決的是蔣介石與蔣經國的「遺緒」,藉此取消「中華民國」來完成「地區對地區」的「一中原則」;謊言之二,台灣的「悲情」,長的可以上推到四百年前,近的是蔣介石強佔台灣為「復興基地」的五十年。台灣要超克「悲情」,就是不再當被殖民者,但「馬統」要投共,台灣會成為「次殖民地」;謊言之三,「馬統」要「去脈絡」的,不是過去八年,而是過去二十年。也就是說,要抹去前總統李登輝的「兩國論」到陳水扁的「一邊一國」的二十年歷史,如此才能與胡錦濤共舞,才能開出「解放台灣」的「歷史新局」。「馬統」去掉「台灣歷史」卻強調「新地理思維」,就是跳過台灣獨立於中國之外的「時間」,突出「台灣屬於中國一省」的「地理」。這不是「賣台」是什麼?

「馬統」固然可以用錢壓迫美國「傳統基金會」搞掉親台的譚慎格,撒錢開國際視訊,也不教人奇怪。有趣的是,CSIS的主持人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刻意用「中華民國總統」稱呼「馬統」,用意在強調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不僅如此,阿米塔吉一再尖銳挑戰,逼得「馬統」口不擇言的「自衛」說:「台灣是民主國家,沒有人可以賣台」。許多民主國家或說共和國的憲法,明訂總統可以有「刑事免訴權」,但「叛逆罪」不在此限,證實民主國家依然要防止總統出賣國家利益,「馬統」說謊不打草稿。阿米塔吉之攻,顯示「國際」人士質疑「馬統」可能出賣台灣。

確實,第三次「江陳會」,中國讓步愈讓愈少;因為「馬」已陷入「一中」軌道,「統戰」價值頓減,還價籌碼當然相對減少。更難堪的是,中國在「協議」尚未簽定前,把內容外洩給國內媒體,不只輕蔑台灣,重要的是向中國人民展示「收服」台灣的「戰果」。「馬統」一點一滴出賣台灣,完全符合中共「量變到質變」的進程,「馬統」還妄圖用廣告來取消人民的疑懼,套句人類學家 Raquel Ackerman 的話:「孩童要成為教養成熟的成年人,必須要學習如何說可以使別人接受的謊言!」三次「江陳會」露了餡,「馬統」能用廣告補?別騙肖了!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於自由時報 《金恆煒專欄》2009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