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賴英照,哪裡逃!

◎ 金恆煒

「獵殺法官」或許有點聳動聽聞,但是「獵殺大法官會議」或許就比較貼切。重點是,台北地院違背「刑事處分案要點」,硬把「扁案」周占春法官換成蔡守訓,嚴重的觸犯「法官法定原則」。現在既然聲請釋憲成案,大法官卻一拖、再拖,遲不解釋。台灣人民已按捺不住了,本土社團週三要召開記者會,逼促司法院長也是大法官會議主席賴英照依照憲法進行「違憲審查」,還台灣司法的清明。

台灣司法已進入黑暗期,如果連大法官都像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冷嘲熱諷的「袖手旁觀,默不作聲」,除了質問「追求個人私利付出的代價有多大」外,台灣人更要起而抗爭;行使人民的力量,用盡所有手段,壓迫大法官善盡責任,不達目的不休止。

台北地院以行政命令以及刑事庭長會議更換「扁案」的法官,有沒有違憲?大法官當然可以依法解釋;結果如何,現在不必討論。然而此案件大法官已進行審理,三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也召開了專家說明會,依照過去常例,最多兩個月即應做出裁決,至晚五月底即應定案;媒體也是如是報導。現在已拖到六月下旬,卻沒有一點進展,說其中沒有蹊蹺?有誰相信!

釋憲需要多少時日?以大法官六五四號解釋當扁案釋憲的對照架構,馬上就露了大法官會議的餡。六五四號釋憲案起於台北縣長周錫瑋辦公室主任麥安懷遭羈押,不服辯護人見被告時看守所「錄音、錄影」的規定,提出釋憲後,不過兩個月,大法官就完成審查,做出釋憲。同樣被羈押的前總統陳水扁的釋憲案,同樣涉及司法人權,到今天半年多了,屁也沒一個,合乎程序嗎?合乎常理嗎?

再說,前司法院長翁岳生為了解決法官的積案延遲,從○五年三月開始著手處理,到○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公佈「積延怠惰」法官的懲處名單。時任司法院人事處長的周占春表示,這是依大法官第五三○號釋憲文:「法官有被賦予合法並公正解決案件的義務,站在司法院立場,也應這樣子要求各法院法官」。那麼,我們要問司法院長賴英照的是,司法院要求法官速審速結,而且不惜懲處「積案」的法官,難道「刑不上大法官」?如果司法院坐視大法官公然積案,又如何部勒各級法官?

更嚴重的是,第五三○號解釋文出於大法官會議之手,難道大法官自己可以不遵守?可以違犯、踐踏?可以「積案」不審?不止於此,第五三○號解釋文明文指出:「……法官唯本良知,依據法律獨立行使審判職權。審判獨立乃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權力分立與制衡之重要原則,為實現獨立審判,司法機關應有其自主性;……又基於保障人民有依法定程序提出訴訟,受充分而有效公平審判之權利,以維護人民之司法受益權,……,最高司法機關……應以維護審判獨立為目標……不得違反首揭審判獨立之原則……。」此一釋憲文揭示了「獨立審判」的核心意義,可以做正義女神的銘文,鐫刻在每一位法官的「良心」上;當然包括大法官們。

第五三○號釋憲文是保障基本人權的「大憲章」,也是司法的神聖文本,難道現任的大法官反而要一手摧毀?難道陳水扁總統執政的二○○一年,大法官們可以如此義正詞嚴,可以鞭辟入裡,「馬統」執政的大法官卻自甘作踐到如此?大法官們真的要「積案」,吞下第五三○號釋憲文罷;最高司法機關既然放棄「審判獨立之原則」,「獵殺」云云,不見得是空言!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評論 2009-06-2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