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佞幸」可以救「馬統」?

◎ 金恆煒

「馬統」起用遠在美國的金溥聰出任秘書長,其實是「三合一」潰敗後的終極手段,意義有二:縣市長選舉結果不是「不理想」而是「敗選」;金是馬最後的王牌,說得透澈點,金形同是馬溺水的最後一根稻草。金能不能救馬?還是金與馬將同時沉淪?不是那麼難回答。

「馬統」安排電子媒體專訪,刻意粉飾敗選下不得不的人事改組,「馬統」說,選前就與金溥聰商量過人事案;但是「一說就破」!因為金溥聰接受訪問時明確表示「來得突然」。金溥聰還沒有上任,先打了馬的耳光,或者說是「馬統」自打嘴巴!反正「馬統」說謊成性,不值多談。

有趣的是,「馬統」閃電宣布此一人事命令,好像引爆了深水炸彈,中國國民黨內部一片「喊打」之聲。為什麼?最深刻的原因是,金溥聰雖只是區區秘書長,卻身處「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從此國民黨內有兩個老闆,金甚至可能成為「地下總統」兼「地下黨主席」了;從此,國政可能全由金出。重點是,黨秘書長是非制度性的權力位置,權力來自「一人」,也只對「一人」負責,沒有任何的制衡機制,但權力大到可以伸入所有的領域中;從人事到選舉一把抓了。國民黨內雞飛狗走,正是看到未來的不穩定性與危機之所在。

金溥聰現象不會出現在任何民主國家中,也不可能在民進黨內發生,只有「黨國」才可能。細按中國歷史,倒非怪異。中國史書中有「佞幸傳」,從《漢書》始,中經《宋史》到《明史》都特列此傳。所謂佞幸,基本上以「婉媚」受到獨愛,「與上臥起」,就是和皇帝同吃同睡,即使剛、明之主也不免任用佞幸,何況中庸以下的昏君了;不過 幸者流的結局都很悲慘。

對照「馬統」的強勢說法:「我任命金,我負責」,完全與〈 佞幸傳〉中的起用方式相同,而且馬又強調「金溥聰最能貫穿我的政策」,與 幸之於帝王的作用也相同。問題是,「馬統」果能負責?八八水災死了七百多人,負責了嗎?台灣民生凋敝,負責了嗎?人權、言論大幅倒退,負責了嗎?更不必說主權已快被掏空了。

「馬統」的「美好的舊日時光」已經結束,神仙來也救不,遑論佞幸了。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12月13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