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改革也死不改革也死

◎ 金恆煒

「馬統」執政不過兩年,台灣人民眼睜睜看著台灣一步一步走向沉淪之路,前面一片漆黑,毫無光明可言。即使中國國民黨立委羅淑蕾都毫不諱言指出:「七成民眾不挺馬」;七成還是低估,依《遠見》三月民調,馬的滿意度只剩二十三.八%。這樣低支持度的總統,除了坐困愁城外,老實說已經無力掌握國政了。
衛生署長楊志良提出「健保法」改革方案,被行政院打槍,楊志良不敢或不知抨擊「馬統」無能,反而怪「選舉太多,禍國殃民」。楊志良不知道的是,民主制度就是選舉制度,政黨就像廠商一樣,靠著政策向宛如消費者的選民招手,而利潤就是選票。「馬統」在○八年前利用國民黨長期執政的各種資源,把自己打造成「名牌」,當選後真贗立判,原來是「草包」一個;選民像碰到詐騙集團,自嘆倒楣外也已覺醒,決定不再買單了。

「三合一」選舉大敗、八席立委改選只倖保一席、「澎湖博弈條款」公投失敗;在在可佐證里昂證券所預測的二○一二年「馬統」會輸的報告,不是虛言。「馬統」政府使用什麼壓力迫使里昂為之粉飾,一點都不重要,也一點都不能改變民意水道的流向。只要拿《聯合報》三月十九日公布的民調來比,「明天總統投票」的問卷,蘇貞昌以三十八%大幅領先馬英九的二十九%。此外,美國華府菁英甚至進一步討論民進黨二○一二年重新執政的走向。重點是,「馬統」已經沒有能力與權威領導行政與立法的進程;台灣面對國際景氣以及局勢大變動之際,「馬統」無力改造台灣政經體質,更談不到改革了。

一個強有力的領導者可以用極大化的民意當後盾,替自己的改革方案背書,迫使利益團體服從。「馬統」卻陷入「兩難」之局:出手改革受到被改革者的嗆聲,甚而如藝人白冰冰還拿選票要脅;不改革更慘,沒有政績不說,政見跳票也不計較,嚴重的是,台灣禁得起「馬統」四年的虛耗?

「馬統」簽了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前法務部長王清峰因此敢於宣稱廢除死刑,結果在民粹壓力下龜縮作罷。死刑廢除爭議性大,那麼,健保法呢,為何不敢大力改制?尤其軍教稅制改革,○八年六月前副院長邱正雄信誓旦旦的列入議程,結果呢,胎死腹中。違反公平原則的「榮民喪葬照護金」以及「退役將領年終慰問金」都是監察院糾正在案的,「馬統」在深藍壓力下,不聽監院的森嚴命令,全部放行。因為黃復興以不輔選威嚇,退役將領揚言上街遊行抗議,「馬統」敢改革嗎?更扯的是,三%的公務員考績要打丙等,最後徒成虛文。原因很簡單,軍公教都是「馬統」的基本盤,「馬統」只剩下深藍鐵票的當下,只有抱殘守缺,寧願放棄改革也不能刀砍自家人。從而可知「馬統」說「我做改革,不考慮連任」又是「強制性說謊」的積習,不然如何解釋「六三三」政見要在二○一六年兌現之說?

國民黨在國會有絕對席次,卻而連改革的一小步都邁不出去,「馬統」不是幹假的嗎?台灣現有的憲政制度沒有設下總統「退場」的機制,無論「罷免」、「彈劾」,在「馬統」兼黨主席之下,全行不得,因為國民黨在立院的席次固然大幅下滑,卻依然掌控三分之二。「馬統」已成為全民的包袱,當然也是國民黨選舉的絆腳石,僅憑秘書長金溥聰一人從事「鞏固領導中心」的鬥爭,國民黨固然奈何不了「馬統」,人民用手中選票可以為他送終。台灣再造的警鐘早已響起,就從「五都」選舉開始罷!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3月29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