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 「一邊一國」 是關不住的

◎ 金恆煒

在台灣歷史的砝碼上,二○○○年陳水扁進入總統府與二○○八年陳水扁進入監獄,具有同樣的重量,也有相同的意義與張力。今天的政治,可以是明天的歷史,問題在,寫歷史的人是誰!只要台灣長存,台灣歷史一定由台灣人書寫,那麼,陳水扁總統將得到公平的評價;這是無可置疑的事。

只要看看今天此刻,陳前總統還繫獄於北所,政壇上紛紛擾擾的揣測陳前總統一旦獲釋,到底會不會成為五都選舉的變數?而且藍綠兩陣營各有說辭;各陣營內部也有不同歧見。重點是,此一前提之提出,正見出「馬統」關不住陳前總統。

回到馬上碰觸到的現實議題,陳前總統出北所與「五都」之戰會擦出什麼火花?民進黨已有立委公開呼籲陳前總統不要介入;藍營立委如李慶華之流則強調陳前總統獲釋,將衝擊民進黨五都選情,民進黨恐失去中間選民的支持云云,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面對記者的詢問,表示「選舉不能靠別人,只有靠自己」;這個「別人」指的是陳前總統,也是在李慶華立論上加「但書」。

這個假設性問題,最沒有置喙餘地的是民進黨;因為「放」或「不放」權在「馬統」一人,至於陳前總統要不要或如何介入選舉,在他的抉擇;民進黨只有做「壁上觀」的份。至於國民黨,恐怕要怕的是自己的基本教義派,如果連前檢察總長陳聰明都成為「馬統」計算藍丁丁投不投票的因素,何況台灣第一大政治犯了。

真正要釐清的是,台灣人民如何看待陳前總統的「五大案」(包括「外交機密零用金」案)?如果認為司法公正,陳水扁將被邊緣化,相反的,認為「扁案」是政治迫害,那麼《紐約時報》把陳前總統看成「人民英雄」("folk hero")則是確解。反正口說無憑,我們拿出「證據」來印證。

民進黨市議員黨內初選,由陳前總統背書的「一邊一國連線」,一共提名十六人,結果十四人上榜;落榜的兩人,一個只差○.○二(即兩通電話),一個是被婦女保障名額擠下。換句話說,幾乎可說全上。更且台北市的江志銘、新北市的王淑惠、台南的王定宇、高雄的陳政聞都是第一名勝出;而江志銘是「扁辦」要角,尤具指標性。民進黨初選全用「民調」,受訪者不只有綠色選民,也有所謂「中間選民」,更有藍丁丁;民進黨的初選結果,連《聯合報》的標題都用「扁牌擠下老議員」,既有「扁牌」,又能「擠下」;這叫事實勝於雄辯。

還不止於此。陳水扁「四大案」甫宣判,扁的兒子陳致中立刻宣佈退出民進黨,以無黨籍身分參選高雄市議員。陳致中在記者會上大聲說,他要用參選接受全民審判,洗刷父親罪名。陳致中的「自信」當然來自民進黨的初選,「代父出征」的政治意涵馬上鉤連過去國民黨的政治誅殺。更值得觀察的是,《中國時報》用〈陳致中「吸票機」 綠營剉咧等〉當標題;陳致中第一次披掛上陣,又是到素無淵源的高雄前鎮、小港選區,為什麼一出場就聲勢壓倒全場?台灣人民等不及「五都」投票,已迫不及待的「表態」了!

把陳前總統押進大牢,這是國共聯手簽ECFA的前奏曲;馬英九一意「傾中」,逆轉的不只是前後兩位總統的本土路線,同時也翻轉民主對抗獨裁的價值觀,最終顯現在「一邊一國」對上「一中原則」上。陳水扁成為馬英九向中共輸誠的祭旗,埋下的其實是馬英九自我毀滅的「內爆」因子。

陳水扁的「原罪」就是台灣人的原罪,這才是「五都」到二○一二大選的「終極」意義。

(作者金恆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6月15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