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吳敦義不要再白賊了

◎ 金恆煒

「九二共識」是天大謊言,本是蘇起的向壁虛構,被拆穿之後,國民黨人忙著替無中生有找理論根據。先是律師陳長文拿「玄武門之變」當說法,說西元六二六年並沒有人將此流血政變稱「玄武門之變」,接下來吳敦義備詢時,又添了蛇足說:「很多稱呼都是後來出現的,例如玄武門之變和貞觀之治,不能說這些事件不存在。」老實說,全是狗屁不通,禁不起檢驗。
先說重點。「玄武門之變」也好,「貞觀之治」也好,都是從「事實」出發,後代史家才創造名詞加以定調,所以在「玄武門之變」與「貞觀之治」之前,都要加上「史稱」二字。「玄武門之變」是李世民殺弟逼父,時人誰敢多言?唐史權威陳寅恪先生就說:「相傳之史料復多隱諱之處」,至於貞觀故事,正在發展中的當時,如何可定「治」、「亂」?至於「九二共識」在當下今天,就知道是作假的偽托,全非事實,不必辨偽學就知其偽,如何可以與史實並比?

歷史學家為什麼要分期與冠名?知名歷史學者保羅.約翰遜(Paul Johnson)說得最好,他認為要了解過去,史家必須挑選、簡化、塑造能刻劃其精神面貌的詞彙,加以描述。比如十六世紀的「文藝復興」(Renaissance)這個詞,晚到一八五八年由法國歷史學家米希留(J. Michelet)首次使用,兩年後,史學大家布克哈特(J. Burckhardt)出版的巨作《文藝復興文明在義大利》,才將這個用法固定下來而為史家共同援用。相同的,「中世紀」一詞也是出自一五五○年的畫家瓦薩里所出的《藝術家傳記》一書,這個用法也因此成為定論。

陳長文是律師,不懂史學ABC也就罷了,自誇「學歷史的」吳敦義,竟連自家本領也沒有,只為了圓「九二」之謊而「白賊」,拾門外漢口水而強辯,真是醜莫大焉。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 2011年9月17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