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還好,陳啟祥沒有被特務掉!

◎ 金恆煒

特偵組甫約談前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林就俯首認罪;幾乎可說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林繩之以法,當然是拜地勇公司負責人陳啟祥如山鐵證之賜。但為什麼特偵組說案子很複雜?又為什麼林益世是部分認罪?因為還有許多疑點存在,比如說,林益世還有多少藉勢藉端的索賄案?再說,只是林益世一人所為?有沒有其他人涉案?父親林仙保、妻子彭愛佳是不是共犯?更重要的是,林益世背後有沒有收受賄賂的犯罪集團?

問題是,特偵組有沒有失了先機,故意讓林益世玩弄在股掌上?從陳啟祥揭發林益世索賄,到特偵組北高大搜索,到約談林益世,中間整整浪費了四天;四天的時間足夠林益世湮滅各種證據,也可以完成所有的串供。特偵組查案還能不能查得下去?

之所以落到這個地步,正出於特偵組的政治性。案發了,特偵組與藍媒卻有相同的表現,不只質疑甚而抹黑爆料的告發人陳啟祥;在政治運作上,貶一介草民陳啟祥一分,就等於挺萬金權貴林益世一分;馬英九、陳冲等及藍營媒體有此心態,不足怪,但特偵組也一路敵視陳啟祥、寬待林益世,就是天理不容了。那就是視林為自己人,把陳打成敵國。不然很難解釋為什麼特偵組處處給陳啟祥小鞋子穿?

特偵組成立的宗旨是查緝重大貪瀆案件,陳啟祥的揭發與指控,正是幫助特偵組摘奸發伏,也就是說提供特偵組業績的柴火辦案;面對如此有力證人,特偵組理當高高供起都來不及,將之列為污點證人都不夠,為什麼反其道而行?特偵組似乎把陳當罪犯看待,又是列管,又是三道傳票,甚至揚言拘捕到案。更扯的是,大動干戈的夤夜破旅館之門入屋逮人;當了三十年律師的顧立雄說,從來沒見過這樣拘提證人的。

最讓人看破手腳的是,明明陳啟祥在媒體出刊前一天就用書面自首,完成法定程序,特偵組主任陳宏達竟公然批駁說:「這算哪門子自首。」換句話說,陳宏達堵住了自首即可免罪的法律保護,就是非對付陳啟祥不可。

或許特偵組和林益世犯了一樣的錯誤,或者說與林益世同樣心思:賭定陳啟祥拿不出對話錄音,也就是不見得有「一刀斃命」的證物。陳啟祥最後既沒有聲押,也不必交保,甚而連責付都不必,其實已坐實林益世的罪行了;可以想見,如果不是事先在媒體曝光,不是罪證確鑿,陳啟祥不會被特務掉?

打著「反貪腐」旗號的最貪腐;馬英九們口中吶喊反貪腐與實質上的真貪腐,原來是這樣的把式。至於特偵組已沒有什麼「價值體系與價值判斷能力」可言,只能說:這是哪門子反黑金中心!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原載:《自由時報》 2012年7月3日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