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反扁的私生子

◎ 金恆煒

「實質影響力說」違法違憲,是法官閉門造法的法律私生子。問題是,為什麼最高法院非要違憲違法不可?為什麼非要自為裁判不可?原因很簡單,如果不閉門自造,就不能羅織陳水扁總統成罪,一旦發回更審,也有陰謀不遂的可能。

一審周占春法官採用「法定職權說」,表示金改案非總統法定職權,自不能攀附;而且按之事實,金改案與總統間沒有對價關係,自不能定罪。要否決無罪的這兩個判決理由,必須在法之外,另外炮製罪名,才能夠達到誅殺陳總統的目的。這就是為什麼最高法院非違法違憲另造犯罪類型的原因;只要看發言人花滿堂強調合議庭非採「實質影響力」不可,就知過半了,他說:「就算金融業者向總統送錢未達行賄目的,一樣成立對價關係。」所以原無對價關係的政治獻金,透過「實質影響力」就可以變成「對價關係」。這樣深文周納的計算,竟公然和盤托出;真敢!

重要的問題是,法官能不能造法?就成文法而言,英憲法學者D. Lloyd指出的原則是,「不能超越這些法案的語意結構」。美國最重要的大法官霍姆斯則點出說,只能在隙縫間進行,而且只限於從克分子到分子的運動。法國最高法院院長巴洛-博普雷表示:「當條文以命令形式,清楚明確,毫無模稜兩可時,法官必須遵從。」所以,二審與高等法院法官在憲法與刑法之外,大造「實質影響力說」,完全背反法理;不只違法違憲,而且攘奪侵害了其他合法的權力。

在憲法層次上,「實質影響力」違反了憲法第五十二條(行政院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所以金改案自非總統職權。)與大法官釋憲文第六七七號(一一表列總統實質權力,不包括行政權。)在刑法方面,則違反了「罪刑法定原則」(刑法第一條,行為之處罰必須以此法律明文規定者為限。)也違反了刑法第十條(定義「公務員」具「法定職務權限」)。「實質影響力說」明顯違憲違法。

如此胡搞亂搞已罪無可逭了,放在民主機制上看,更加嚴重。法官們炮製「實質影響力」其實已破壞了民主機制。首先,奪取了大法官的釋憲權;要推翻「法定職務說」,只有大法官有權,我們的憲法沒有賦予法官上下其手的權力。其次,要確立「實質影響力說」,只有透過立法;這些膽大妄為的法官們侵奪了有政策性決定的立法權。最可惡的是,剝奪了律師與當事人合法的防禦權;跳過現行憲法與刑法條文之外,師心自用的造法,置「法律明文規定」於不顧,憲章法條可以作廢了。

為了誅扁而崩壞我們的司法大廈,人民不能再坐視姑息;一一三出來罷。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2-12-23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