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為酬庸院的碎肉弄髒窩!

◎ 金恆煒

胡適之喜歡引用美國政壇的戒條:「不要在大街上洗裹腳布。」(準確的說法是,「不要在大街洗衣服。」)華盛頓的政治圈,還另有提法,「不要弄髒自己的窩。」這都是政治紅線,是不能踩的。

監察院內訌,老天,鬥爭鬥到院長王建煊召開記者會,公開呼求關閉監院,次日,三分之二的監委站出來發表聯合聲明,要王建煊「知所進退」。院長與監委形同互相毀滅、互相取消;從院長到監委,從上到下,不但在大街大洗髒衣服,而且在自家的窩裡出恭。所有不該踩的紅線,全踩破了。了不起罷!

有趣的是,王建煊大爆內幕說,二十七位監委,至少一半是酬庸。明明監委二十九名,為什麼說成二十七?原來會計出身的王建煊,別的不會,算盤可打得精,早把自己跟副院長打出酬庸之外。夠瞧罷!

馬統的監院本是酬庸院,王建煊就是酬庸龍頭。這批監委,既非政治官僚,又非技術官僚,真要分類,可入顏色官僚之列;專職就是打綠護藍。隨手拈來,比如無端追殺前朝新聞局長謝志偉,比如刻意杯葛扁案的北監濫權調查,卻輕縱張通榮。這不是顏色官僚是什麼?這些監委,不是三二九真調會有功,就是紅衫軍有功,不是由綠轉藍,就是藍丁丁;正是莎士比亞筆下在《李爾王》中所鄙視的「吃碎肉的」。大魚大肉早被馬家軍據案大嚼了,為了剩菜殘羹也能大打出手,真賤。

受傷最重的,當屬酬庸龍頭王建煊,王只有下台一途了;王建煊說:「沒想過」。真敢,尸位素餐到連臉都不要。三分之二強的監委表達與院長「互不信任」,還能待下去?如何依憲法綜理院務?如何召開監院會議?王建煊既痛斥監委,卻不能開除他們,所以只有自己請辭的一途,這叫責任倫理。不過跟酬庸派如何談政治、談責任呢?悲哀呀悲哀。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時報 2013-08-18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