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馬統比老蔣還狠還賤

◎ 金恆煒

教育部長蔣偉寧涉入冒名審查的國際醜聞,而且堅不認錯,一再說謊,終於挨不過各方壓力,只好不榮譽地掛冠下台。據報導,有中央研究院院士忍不住批蔣「是一位只會承行馬英九總統意志的人,毫無教育核心理念!」一針見血地指出九趴團隊的可恥與可鄙。

這位院士的憤怒,是不是受到日前藍委呂學樟之抨擊中研院而發?不能妄測。呂學樟多次質疑太陽花學運要角的中研院副研究員黃國昌有違「行政中立法」,打擊的不是黃國昌一人,而是一院。國民黨要達到的目的是,「取消」中研院的「核心理念」,將之馴化成「只會承行」馬英九「意志」的機關。這樣說有沒有厚誣?且提近的與遠的兩個例證,看看從老蔣到馬統的黨國思想,如何地始終如一。

中研院當然不可用公務員諸法來約束,正如「自由學社」在中研院週報投書所示,中研院研究人員的進用,完全與公務員必須考試及格才能任用不同,其工作也沒有嚴格法律的保障,且考績不再使用公務員辦法,中研院研究員顯非公務員。但馬統一掌中樞,馬上通過「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來對付公立機關研究人員。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乃組織修法小組,提出修法建議,並拜訪考試院長,但最後被馬統否決,修法胎死腹中。現在藍委大舉中立法之旗,中研院被迫對各所發出公文,要求遵守森嚴法律,結果就是砍斷研究人員進行各種社會與政治改造工程的手腳。

難怪黃國昌痛言,如果連中研院都因政治壓力而轉向,絕非國家之福。他鄭重宣告,一旦中研院界定為總統幕僚的那一天,就是他離開中研院的一天。馬統要逼中研院研究員閉關南港、封舌鎖腳的用心昭然。

至於遠的例子也不遠。胡適是中央研究院在台灣的重要奠基者,一九五八年四月十日,胡適從美返台就任院長,蔣介石親臨並致詞,公然要學術為政治服務,要求中研院「擔負起復興民族文化艱鉅任務」,「恢復並發揚我國固有文化與道德」,「發揚『明禮義、知廉恥』之道德力量」。胡適接著發言,卻給蔣介石軟釘子碰,表明中研院是為學術而研究,與道德毫不相關,並強調中研院的任務,「還是應該走學術的路」。次日媒體報導,都說雙方意見出入很大,一說針鋒相對。但胡適堅持學術歸學術,不使中研院淪為總統幕僚。蔣介石氣急敗壞,在當天日記上說:「今天實為我平生所遭遇的第二次橫逆之來。第一次乃民國十五年冬,十六年初,在武漢鮑爾廷宴會之侮辱。而今天在中央研究院聽胡適就職典禮中之答辯的侮辱,亦可說是求全之毀,我不知其人之狂妄荒謬至此,真是一狂人…。」老蔣集獨裁專制於一身,也不過嘴巴說說而已,馬統竟敢祭出法條勒令中研院;胡適若活在今天,看到馬統比老蔣還狠還賤,看到蔣偉寧的伏低做小,不知有何感想。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4-07-15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