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星星們上街頭,爽!

◎ 金恆煒

看過氣軍頭們,包括郝柏村在內據說超過三十位上將,在溽暑下上街頭,只有一個「爽」字可以形容!陸軍官校校友總會副會長、退役中將吳斯懷說,他當軍人四十四年,沒上過街頭。乖乖,數以百計的星星,加上四十四年,這是什麼意思?什麼景象?什麼現象?遊行的不尋常特色,正凸顯遊行的性質。

為什麼在九三?為什麼拉大大的車輪旗當進場的象徵?為什麼黨國殘兵敗將洪秀柱、胡志強及詹啟賢等等等群集為後盾、壓陣?為什麼「蔡英文下台」、「空心蔡」的主音壓過「反污名、要尊嚴」的口號?為什麼沿路唱「黃埔軍魂」等各式軍歌?既然打出「軍公教」的大纛,為什麼「軍人打前鋒」,軍人一枝獨秀?答案呀答案,就在十一萬的遊行隊伍中。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之後,還要問為什麼。號稱為年金改革而傾巢的遊行,為什麼訴求五花八門,讓人眼花撩亂?為什麼中國國民黨全黨動員?更重要的是,又軍又公又教的不同隊伍,為什麼可以駁駁雜雜的作夥?翻開底細,其實是敗選症候群的作祟。二○○○年陳水扁勝出,馬英九帶著人馬衝撞李登輝官邸;二○○四年陳總統連任成功,連戰、宋楚瑜用「兩顆子彈」反撲;二○○六年為了幫馬英九的黨國拿回政權,發動紅衫軍,以「反貪腐」口號的目的,在轉移黨國黑金本質;二○一六年這次,不過是慘遭滅門後的第四次。中國黨只剩下遊行一途了,難怪有「紅衫軍再起」的聲音。

有趣的問題是,「軍公教」如何能成為同一階級?全世界民主/資本主義國家,軍人是軍人,自成一階級,公務人員是公務人員,自成一階級,教師是教師,自成一階級;三階級成分不同、屬性不同、階級利益不同,在台灣儼成一國,聯為同一利益集團不說,竟然皆同享不公平、不正義的年金特權。有說乎?

要放在黨國資本主義的結構中,才能一窺奧妙。外來的黨國體制在台灣肆行侵占、掠奪,所依仗的統治力量,有黨政軍特司法及黨控官股銀行、農漁會等。但實質的權力運作,粗分有三:一個是大中國意識形態,從兩蔣的「反攻大陸」、「光復大陸」到馬英九的「投共」;一個是鯨吞蠶食積累的黨產;另一則是建構以軍公教為權力基礎的外省權貴體系。

若非黨國利益集團瀕臨瓦解,四十多年來從不上街的為什麼這次要上?年金改革只是唬弄的題目而已。中國殘黨上街抗爭是必然的,這是黨國兵敗如山倒下的唯一伎倆。郝柏村說得妙:「不反對年金改革,但不能拿來鬥爭。」事實恰好相反,年金改革只是國民黨拿來當鬥爭的武器而已。郝柏村有什麼臉說東說西?在兩蔣「窮兵富將」下,吃乾抹淨的星星們,豈有置喙的餘地?羞不羞人呀!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6-09-06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