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從秦律到黨國司法

◎ 金恆煒

我們要一個怎樣的台灣?台灣要有一個怎樣的將來?固然每一個人都可以有見仁見智的想像,重點是,我們究竟有沒有可以涵蓋台灣共同意志的終極目標?

政黨全盤輪替,我們也確實看到一些政治工程在啟動,比如不當黨產的清理、比如轉型正義的推動、比如蔣介石塑像的清除、比如蔣廟的最終解決、比如教官全面退出校園、比如「同心圓」本土教科書的再次深耕…,這些林林總總的改變,不能說不是回應並落實台灣人民的期望,但這只是破,不是立。

為什麼有一生矢志推動台灣獨立建國的大老不滿?前閣揆蘇貞昌如是說。彭明敏前資政日前發表新書《寫給台灣的備忘錄》,距離一九六四年推出《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已五十多年了,耄耋之年的彭教授,念念不忘的是:「我們的國家在哪裡?是何種國家?並坦白說明我們處於何種困境?國民作何種貢獻和犧牲?」歸結的重點:「沒有確定台灣的領土是台、澎、一切免談。」另一位也是奉獻台灣民主與獨立運動的陳師孟教授,他接受監委提名的目的,是希望藉監察權清除黨國意識形態的法官與檢察官,他的宏願有三:訂定「除垢法」;完成陪審團制;法官民選。

無論彭資政還是陳教授,其實代表了台灣人的共同願望,就是希望台灣完成政治上的「典範轉移」。台灣的「典範轉移」為何?一句話就可以明白表示,曰:建立台灣主體性,取代以中國為主的黨國體制。

司法改革就是關鍵。台灣黨國司法是積澱下來深層結構的基礎,這個結構不只是大陸法系與黨國司法以惡濟惡的結果,背後還有中國二千年的司法體系的幽靈,從秦律到大清律,都具體而微的複製在黨國司法上。大陸法系與黨國司法的血肉相連,走到今天已到盡頭,不然,司法信任度為何趨零,同意停止法官終身職的,為何高達九十二.三%?台灣司法正面臨「技術性的崩潰」,正顯示新典範非建立不可。

台灣的「典範轉移」,從李前總統提出「寧靜革命」開始,接著陳前總統更把新典範濃縮成「一邊一國」四個字,等到二○一六年政黨完全輪替後,真正轉型工程才有落實的力道。

台灣人民選出並寄望於蔡總統的歷史任務,即在完成新典範的轉移;「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背後的深刻意義在此。陳教授的「三條件」,就是新典範的突破口,彭資政的「台灣領土」的確定,則是新典範的完成。

蔡總統不要尸位素餐;大位不是給你享受權力的,而是肩負結束黨國的責任。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7-03-14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