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拔蔡」司令部轉移到中南海去了

◎ 金恆煒

先從一個小小的案例談起。台籍中生韓福宇到《中時電子報》做暑期實習生,在立院審「前瞻」計畫時,未配戴證件,由國民黨立委徐志榮助理丁旗源帶領,混入中國國民黨立委行列,狂扔水球。

此一事件之所以值得探討,不在區區中生問題而已,有更重要的嚴肅課題。

首先,韓福宇是拿中國財政部、教育部的獎學金,基本條件是「認同一個中國」;韓福宇像不像拿「中山獎學金」到美國當特務學生的馬英九?更可訾議的是,韓福宇是拿中國錢對付民主台灣的國會。

其次,韓福宇是《中時》集團的實習生,《中時》被嘲諷是「人民日報台灣版」;不然,台灣哪一個媒體敢用拿人民幣的台籍中生當實習生?

三者,韓福宇是由國民黨立委徐志榮助理丁旗源夾帶進入國會議場。中國國民黨是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的「一中」代理;台灣政黨除了新黨外,有哪一個政黨敢如此囂張,敢做非法的暗渡陳倉勾當?

至於事後的反應,也有幾點可論。被抓包的特務學生韓福宇說,他「事後知道學生身分不適合」云云。錯,太陽花運動學生卻可以霸佔國會,為什麼拿學生身分當「不適合」理由?真相是,韓福宇不敢亮出自己身分,才是重點。其次,《中時電子報》是媒體,媒體記者能介入立院黨爭,完全違反新聞倫理。不過,既是《中時》,哪有什麼新聞倫理可言!

第二,徐志榮助理丁旗源第一時間公開撒謊,說僅認識《中時電子報》副總編輯張怡文,與韓等三名實習生不過是同搭電梯而已。立院秘書長林志嘉公開表示,三人是由張怡文攜同,透過丁旗源進入會場,警衛攔阻,丁旗源表示這些人都是助理。現在徐志榮在清議下,不得不公開道歉。要問的是,韓福宇要法辦,難道丁旗源不需要法辦?

第三,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更應受到撻伐,到現在還說:台生赴中或中生赴台,都是兩岸交流的重要環節。更狗屁不通地亂扯什麼「學術歸學術,不宜賦予政治任務」云云。問題是,從來沒有「政治歸政治」的事實:世界衛生組織,台灣進不去;奧運、世運,台灣「國旗」被禁;世界貿易組織,不讓台灣參加…。政客們自己白癡或裝白癡就算了,不要惹人民生氣。

第四,當事人的《中時電子報》及副總編輯張怡文,沒有正式公開聲明回應。難道大鬧台灣民主殿堂,只要向中南海交差就萬事OK了!

這些林林總總的殊相,有一個共相,都與中國有關、都與國民黨有關、都與反民進黨政府有關。簡而言之,反年金改革啦、反一例一休啦、反前瞻啦、滅香啦,其實都是同一模式的展現;參加這些運動的,何嘗不是一條鞭下的分進合擊?只是過去「反扁」時,司令部是國民黨,現在跨海轉移到中南海去了。

這是新局面、新形勢,只法辦中生、法辦立委助理,完全沒路用!要關照細部、權衡大局,然後縝密立法,才能打造出馬奇諾防線。

(作者金恆煒為政治評論者 http://wenichin.blogspot.tw/

〈自由廣場〉〈金恆煒專欄〉 2017-07-25

 

金恆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