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罪魁」無罪,你怎麼看?

◎ 廖清山

高捷案眾多在聯中媒體報導中的「人犯」,紛紛在一審或二審中判決無罪。原被媒體定位為「罪魁」的陳哲男,一、二審均判決無罪。

然而,眾多當事人在案情爆發後,受到聯中媒體不當報導的嚴重凌辱,身心都遭受極為嚴重的創傷,甚至連家庭、親人的和諧與平靜,都無辜的蒙受嚴重的折騰。其中,捷運局長周禮良不敢坐捷運,外出常常必須戴帽子「遮羞」;「行政院長」謝長廷受鬥爭之火延燒,黯然下台;陳哲男之子陳其邁為父親涉案被迫請辭高雄代理市長,遠走異國。

事實上,2005年高捷一案開始發生時,除了聯中媒體,就連親「綠」的汪笨湖、黃光芹,不分青紅皂白,痛批阿扁政府。某些愛台之士,甚至萌生「要用選票教訓民進黨」的念頭,導致當年底的三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之後屢戰屢敗,直至中國黨重新君臨,阿扁身陷囹圄。

聯中集團的打擊,自然有其「用心」。立委邱毅不斷以以高分貝批判民進黨貪污腐敗,台灣的政治變了很多,沒有是非、黑白顛倒、價值觀混淆。他直指,「陳哲男與陳水扁是黑金連體嬰,陳哲男為了取悅主子,從九十年到九十四年為陳水扁處理很多政治獻金,所以現在得到包庇、保護,以免陳哲男被逼得太緊,逼出臭不可聞的內情。」如今「罪魁」陳哲男判決無罪,「沒有是非、黑白顛倒、價值觀混淆」這句話,適足以証明有問題的是指控的人,指控的集團,也就是最大黑手,可恥可惡的中國國民黨。

至於民進黨的態度又是如何?

最初陳水扁說,「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所以如果說(陳哲男)真的有問題,這不必外界講,我本身我就會做處理,但是我也不容許『繪聲繪影』把白布染成黑。」

這時,勞委會主委陳菊突然脫口說,這事件背後有「有力人士」。至於誰是「有力人士」,陳菊雖沒有公開透露,但媒體馬上把矛頭指向陳哲男。那些媒體人也未免太厲害了吧?

繼之民進黨上下開始齊聲撻伐陳哲男,新潮流系的李文忠甚至瞄準陳水扁,開出第一槍。他說,「任用他(陳哲男)的人,應該更深地表示歉意。『總統』只要負一個責任,就是識人不明用人不當。陳『總統』的卡車下鄉形式應該改變,『總統』不要再講了,應該聽聽綠軍支持者的聲音。」

一邊,羅文嘉、段宜康等人提出「新民進黨運動」。羅文嘉說,除了高捷弊案,還有類似幾個案子,社會都在期待民進黨政府有所行動。

連陳水扁嫡系正義連線發言人高志鵬也說,「陳『總統』身為國家領導人,也是黨的領導人,當然也應該就任何疏失表達歉意。」

陳水扁到了最後,在內外交迫之下,也真的兩度為陳哲男向社會致歉。

唯許多新生代仍然砲口向內,批判、攻擊。黨內瀰漫「與陳水扁切割」、「與民進黨切割」、「圍剿自家人的現象」的風氣。更使民進黨一直處在挨打的局面,終於一發不可收拾。

真相大白以後,陳水扁要前往訪問的民進黨高雄市黨部主委陳政聞轉告陳哲男父子,他能體會陳哲男當初在看守所煎熬的心情,要陳政聞表達對陳哲男的慰問之意。唯不知陳水扁有否乘機轉達「致歉」之意?這一點,「中國人」有錯,台灣人也有輕信之嫌,當然需要反省。

陳菊的「話」,李文忠的「開槍」,羅文嘉、段宜康等人的「運動」,高志鵬的「建言」完全經不起檢驗。他們把整個台灣人的力量搞得四分五裂。該不該受到譴責?

還有,不信陳哲男,害他白白讓「中國人」摧殘的人,也許是我,也許是你。到底怎麼看,怎麼說?

2009-06-17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