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正港e台灣人 為自己的理想豪氣高歌

 

蘇明陽 ( 2009-4-23)

 

本文要簡略明示三個相關的問題:

一、什麼才可稱為「正港e臺灣人」 ?

二、 什麼是 「正港e臺灣人」的 理想 ?

三、為什麼 「正港e台灣人」 要豪氣高歌 ?

 

自太平洋南島民族於四、五千年以來, 前後多次定居於現稱為「台灣島」(Formosa)之後,終於在四百餘年前,開始有荷蘭、西班牙、明朝漢族、清朝滿族、日本帝國、中華民國相續佔據此島。目前在台灣2300萬居民,正如美國的三億五千萬名國民一般,是由許多種不同血統的民族通婚混合而形成的。就此不可否認的歷史事實觀之,可以明確的說, 沒有所謂「純種台灣人」。

什麼是「正港e台灣人」呢? 這個問題只能就文化及政治意識上來下定義。 個人認為凡誠心誠意、愛護這個島土地山川、人民及良好文化傳統,並且堅持此島國的自由、民主獨立主權的居民,皆是「正港e台灣人」。

過去一年多,台灣幾次民調中顯示,有70%以上的居民自認為「台灣人」,而不到 20%的居民自認為「中國人」,其餘者自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可是在2008年台灣總統選舉中,投票給親中的馬英九竟佔總選票之58%。故許多「知情人士」猜測大約有兩、三百萬自稱為「台灣人」的居民, 被國民黨萬惡的黨產收買了!這些被一兩千元台幣所賄買的「臺灣人」當然不能算是「正港e台灣人」。

江丙坤父子,吳伯雄父子,賴幸媛,林滿紅等等,在臺灣土生土長的人民,更非「正港e台灣人」了!

反之,出生於中國,在中共專制下生活工作多年,而後逃出中國,又到美國生活工作多年,最後終於認同自由民主臺灣,而來台定居,甚而入台灣籍者,例如阮銘教授和林保華先生等,為自由民主的臺灣不吝出力效勞。 這二位及許多類似者是不折不苟、真正可敬可佩「正港e台灣人」的好標樣。

什麼是「正港台灣人」的理想呢?本人認為可用簡單的幾句說出。就是自由民主的獨立主權國家,貧富圴衡兼能的經濟制度,信仰自由、安康喜樂的社會生活環境。其實也就是二十世紀的普世理想吧了!說起來很簡單,但施行起來並不容易!所以還是理想,並非現狀。

為什麼「正港e台灣人」要豪氣高歌呢? 自2008年馬英九利用「六三三」、「馬上好」、「燒成骨灰,還是台灣人」等等無恥謊言,騙得許多貪小錢、無遠視「台灣人」的選票,而盜取台灣總統寶位後,不到一年時光,就把台灣政經情況搞得天翻地覆。一大堆國民黨員的臺奸,馬不停蹄地到對岸中國朝拜。馬英九前週還正式遙祭中國的黃帝。對這個中華五千年前神話虛構人物祭出他的「終極統一」的中國情。

許多台灣居民因而對台灣現況和前景擔憂生爰,並表達喪沮的心情,甚至有人悲觀地說,不會再有總統大選了。台灣居民的民主將被扼殺。 (曹長青,自由日報 ,2009-4-18) 

相似地,南方快報在4月4日高雄主辦阮銘VS.黃文雄兩教授對談 「在國共聯手圖謀下台灣的命運 -- 台灣還有機會選總統嗎?」 所幸阮銘及黃文雄兩位教授, 都在結語時有十分正面的建言:台灣人不能灰心!台灣人要自救!做主人或做奴隸,不是由他人所定,而是取決於自己是否有決心而肯犧牲。

一般而言,台灣人民沒有十分開朗的性格。造成這種性格的因素很多,不是本文在此所要探討的。只要從眾多現存的民歌、民謠可看出, 我們很難見到一群民眾一起豪放地高歌。

在上週,很巧在洛城PBS的節目裡,看到一場一個半小時「Singing Revolution 」(唱歌革命)。此節目報導在1987 至1990年間,北歐一小國 Estonia (愛沙尼亞) 人民為從蘇聯超大國的強壓下爭取獨立運動。在此運動過程中,最關鍵而動人的是, 全民常一起高歌一首愛沙尼亞音樂家譜的愛國曲子,故而達成全民團結一致,不畏懼強權暴力的心,終於排拒蘇聯大惡狼,而爭得最後的獨立主權。本人看了感動不己。

另外,在最近英國平民唱舞大賽中,一位四十七歲一點都不起眼的家庭婦女 (Susan Boyle) ,上台十分自信引喉高歌一曲 " I dreamed a dream “ ( 我曾經有個夢想) ,唱完此曲,她不但馬上獲得全場歡呼,而在一週裡,竟獲得全球五千萬聽眾的喝彩及流淚。

以上兩件最近在電視上所見,個人或團體歌唱, 所表現音樂無比的感人威力及偉大作用,實在值得「正港e台灣人」深思 !本人在此要提議「正港e台灣人」作曲家與詩人合作,就速譜就一、二首豪氣的歌曲,簡要有力地表現出我們熱愛臺的心聲及理想。讓我們學習愛沙尼亞人民的作風,能利用這樣的曲子,大家在各集會裡,高歌引領下,勇敢的向專制中國抗爭!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

不自由, 寧可死 !

(Patrick Henry, 1775)

 

(作者是洛城退休海洋學者)2009-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