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熱愛台灣三長者

◎ 蘇明陽 ( 2010 -06- 29 )

近日讀了楊劉秀華女士(楊基銓夫人,現國際文化基金會董事長)之文章﹔"給 AIT 司徒文處長的一封信 "( 06 – 17 ) 及另外兩文 "中華民國作怪 "(06 – 01 ),"要有一個自己的國家 "(05 – 19), 深為這位九十高齡「楊媽媽」熱愛、關切台灣文字所感動‧ ( 上三文刊於本網,她的專欄)

由之,也令本人想到劉盛烈教授 ( 四姨夫,現年 99歲 ) 與蘇維熊教授(先父,1968年病逝 ) 類似的經歷‧故把此三位長者熱愛台灣鄉土事蹟,略述一二、以供年青的一代,加強台灣人自我意識的參考‧

他們三位的祖先都好幾代前由福建渡海來台,而出生於日本統治下的台灣,受日本大學高等教育,但卻在年青時,就對日人的統冶,把台灣人視為三等國民(次於日本人及琉球人)不滿,自動自發地,產生要有台灣人自己國家的意念。

先母也是日本女子大學畢業,與楊女士是台北三高女同校,彼此十分熟悉‧ 楊媽媽在上文中說﹔「從小學到大學,都接受日本教育,與日本人一起讀書‧ 由於我沒有自己的國家,在學校遭受到,委屈與不公平的對待‧我很想有自己的國家‧」

劉教授是台灣第一位理學博士,台大化學系教授,國際知名的化學家‧十年前,他發表了一篇以自身親歷,對所謂「祖國」在台身受、十分悲恨的文章﹔"祖國可否疼我一次?"( 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 2000 - 04 – 18 ,全文見附一 ) ‧ 下引文中幾句 為例 ﹕

"對「袓國、」兩字,我既愛又怕‧"
"中國說,「中國是台灣的祖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既是不可分割,為什麼於1895年中國可以割讓給日本作殖民地?"
"我本人於1944年因主張民族自決,而被日憲捕去關130 天‧如此台灣人的痛苦,不是因割讓給日本作殖民地才會發生嗎?"
"二二人屠殺蠻行,‥,四十年之戒嚴伺侯,這算不算「祖國」疼愛台灣之表現?"
"祖國,祖國,我愛你,你則一次又一次,再三不愛我,傷害我‧甚至不惜置我於死地‧‥ 在台兩千三百萬人只有團結,疼愛台灣一條路,外來政權不會關心我們的死活‧"
由上引片言斷語,可見他九十高齡乃滿腔熱血,關切未來台灣的自主建國‧至今猶是!

先父自日本東京帝大英文系畢業‧在校期間,就與幾位留日台灣學生,如張文環,巫永福,王白淵,吳坤煌等先輩,在1933年,創辦了一份中、日文合刊文藝雜誌,名為「Formosa 」 ( 用日文平假字書寫, 既 「福爾摩沙 」之日音,葡蔔牙海員在十六世紀,所命名的 「美麗島」 台灣 )‧ 先父當發行人,並任前兩期主編,張文環先生為第三期主編‧因故只辦此三期,1934年就停刊了‧就台灣文藝史專家的意見,此雜誌對台灣早期新文藝的發展,有不小的啟發作用‧

現引「福爾摩沙」創刊詞 ( 先父手筆 , 全文見附二 ) 的幾句如下﹔

"回顧歷史,古今東西,各方面有意義的、新運動通常先由青年發起的‧因為他們的良心就是那麼勇於正視事實,而另一方面他們有旺盛的意志力和体力貫徹他們的信仰‧"
"追求完全自由的政治與經濟生活當然是最重要的大事,可是我們更渴望有藝術生活‧現在,我們必須振興萎糜的台灣文藝‧"
"過去的台灣就好比外觀華美,而內藏枯骨爛肉的「白色墳墓」‧今後,我們必須藉著我們所創作的力量,創造真正的「美麗島」‧"

由上諸句,可見這些在日治下,台灣留日青年學子,為創新自己家園的熱誠及壯志!

或因主辦這份台灣文藝思想雜誌,以及台灣人讀文法科的關係,先父雖具中學教員資格,卻申請不到任何教職,故而從商十年,到1945年日本戰敗後,才被台灣大學文學院外文系聘為副教授,三年後昇為正教授‧ 因先父母對於日本對待台灣人為「三等國民」之卑視,十分不滿,故戰後,我們全家上下絕不再用日語對話!

又過了六十多年,世間政治人事的鉅大變遷,使得上述三長者年青時期的觀念,不得不再有一番大大的改變‧現在,對橫暴專制、妄想霸佔自由民主台灣的中國之憎惡程度,則有甚於前期對日本帝國治台的怨恨!

-----------------------------------------------------------------------------------------------------

( 附一 )‧ 劉盛烈文

( 附二 ) ‧ 蘇維熊文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