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綠色短評》

卸任閣揆唐飛的項莊舞劍

◎ 蔡漢勳

正當朝野都在關注宋楚瑜的下一步動向時,卸任閣揆唐飛突然上市《台北和平之春》新書,詳述他出掌閣揆一百四十天的「全紀錄」,其行徑正如同前國安局長丁渝洲, 這位扁政府時代的情治首長,也是退休兩年不到光景便急著付梓口述傳記,而且還提及許多迄今還在餘波盪漾的「劉冠軍案」!堪稱是全球情報頭子之異類,因為其不僅違反 " 要將絕密事件帶入棺材 " 的行規,而且還大喇喇白紙黑字出版《丁渝洲回憶錄》,簡直令人匪夷所思;而唐飛雖沒扯到國防部長及參謀總長任內的軍中秘辛, 僅只於細述「出將入相」後的行政院長記事,唯在出版時間的拿捏、以及出版單位和作者的特殊背景,剛好趕在新黨炮轟宋楚瑜是否想要接掌閣揆的前夕!如果檢視出版單位老板過去曾經涉入國民黨內主流與非主流惡鬥漩渦並擔任文膽角色 ,加上執筆作者之前也寫過《忠與過》,這是前情報局長汪希苓之回憶錄,亦即震驚世界的「江南案」被告,假如不是作者憑藉岳母是服務於情報局等特殊背景,則台灣有成千上萬的新聞記者或文字工作者,何以上述三位高階將領的回憶錄全係出自同一人、同一出版社,而且付梓時間也都配合時事發展,這,實在正是國民黨得以長期順利統治台灣的細膩運作之處。

以《台北和平之春── 閣揆唐飛一四○天全紀錄》為例,除有附和新黨郁慕明攻擊宋楚瑜 之嫌外,該書更對參選總統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其發布「十年政綱」中的第一波「財政與稅制綱」政策後,坊間緊接著聚焦注意兩岸關係如何" 定調 "之際,對蔡英文依舊以「和而不同,和而求同」回應媒體時,該書適巧丟出另一議題 : 除透露熱心穿梭兩岸的李光耀在訪台闢室密談時,唐飛直指執政的民進黨利用歷史悲情無限上綱,為了兌現選舉支票,「明知台獨與廢核將直接衝擊台灣生存條件」還仍堅持推動,預期未來之發展,由於意識型態對立而形同無解,台灣經濟也必然會持續衰退,導致李光耀沉默片刻後用華語說了一句:「看來台灣麻煩了」 之吐槽外,唐飛還揭露民進黨執政初期,當時接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曾經祕密面報,指稱某國知會我方「進入WTO世界貿易組織談判時,切勿涉及主權問題」!唐飛在書中特別以「X方」作為該國代號,似在暗示蔡英文擁有中方管道,由於事涉國家敏感神經,以致馬上引發外界高度關注,迫使蔡英文要放話「提醒唐飛院長,公務員應該做到的保密義務」。因為,蔡英文當時負責業務是中國事務,故不啻在影射蔡英文與中國有祕密管道,並且居間傳遞訊息?但是「X方」究竟係那一國?唐飛低調說不適合進一步評論,要外界等未來解密後再說,至於「X方」是否意味著兩岸間的一個祕密溝通管道?唐飛竟說這是另一議題,引致蔡英文頗感無奈回應「我的政策是我的政策,跟唐飛沒有關係」,提醒外界別想再用單一選項來思考兩岸對話的各種可能性。

此外,唐飛還公開質疑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卻又想要「和而求同」是「一廂情願」,擺明就是對民進黨進行「明槍暗箭」之奇襲 ,殊不知蔡英文提出之「和而不同」的出處,正是中共領導人江澤民在下台前所強調的處理國際關係原則 ! 雖然 ,「和而不同」一詞在台灣是個新的名詞,但其原始出處卻是緣自於中國九年前之論點,當時美中兩國因為 2001年4月1日爆發海南島上空" 撞機事件 "而異常緊張,江澤民利用隔年10月23日造訪老布希創設在德州理工大學( M &M 即金溥聰拿到碩士之母校 )內之紀念圖書館時,對外致詞時特別提倡 : 處理國際關係時應「和而不同」! 則雙方可以和諧以共生共長、不同而又不互相衝突、不同以相輔相成,在和平共存中取長補短、在求同存異中共同發展。江澤民寄望中美兩國「和而不同」,蔡英文則刻意援引並加上「和而求同」,堪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 間接強調兩岸關係即國際關係 ! 中共應該遵循江澤民「和而不同」路線平等以待台灣 ! 兩岸關係的操舵者隔海高手過招,恐怕連國民黨當局都要自嘆望塵莫及 ! 唐飛居心叵測的丟出議題,只是突顯搞不清狀況而自曝其短罷了。

至於唐飛在新書中提到阿扁之所以在 2000年7月底,下令" 不惜動搖國本辦到底 " 徹查「尹案」及「軍購拉法葉弊案」,主因是當時「經濟衰退沒起色、股市不振,而執政熱潮已過、黨內權力鬥爭開始,此時提出這類案子,轉移社會注意力的成分大,也有挫挫在野黨銳氣的作用」云云。其實,唐飛是在顧左右而言它 ! 他明明在新書「人禍:八掌溪事件、高屏斷橋」中指稱,「八掌溪事件」發生後,當時的內政部長張博雅出國、次長李逸洋代理職務,理應出面負責。但內政部所屬單位發生事故後,卻對政院沒提任何報告、也沒發現台中空警隊升空時間造假,掩飾值班人員擅離職守,種種疏失凸顯政務官沒有「危機意識」和處理突發事件經驗,「為此,我一直耿耿於懷」。這種「政務官沒有危機意識」告白,為何唐飛不自我檢討一下本身,結果卻由行政院副院長游錫堃概況承受並引咎辭職,藉此保住唐飛官位,但卻依舊難以擺平在野泛藍惡勢力排山倒海般的反撲,迫使阿扁不得不下令" 動搖國本辦到底 " 來轉移各界焦點及分散注意力 ! 堪稱用心至為良苦,孰料唐飛竟會過河拆橋還翻臉不認帳!此外,唐飛對於軍方惡勢力也故意採取視若無睹立場,早於「拉法葉艦弊案」爆發前,當時已是官拜國防部長的唐飛便曾下令糾正軍方,可見事前知之甚詳,但卻不願全力協助阿扁辦案,這,只能責怪民進黨確實犯了識人不明的錯誤,如今才會自食惡果被倒打一把,儼然還間接刻意營造「宋楚瑜千萬不可重蹈覆轍與再度執政之民進黨合作」氛圍,唐飛新書《台北和平之春》出版的「真是時候」,只是,其心也真是可鄙!

(2011/08/20 / 綠色短評)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