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誘姦

◎ 陳垣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看法律文章,看也看不懂,可是這次林奕含事件鬧得輿論界沸沸揚揚,我才去查看刑法有關性侵的條文,只有權勢性交和合意性交,卻沒有誘姦這方面的條文,女方提告也是性侵這部分,南檢花了113天,約談了當事人陳國星本人(林奕含已經身亡)、林奕含丈夫,以及閨密多人,但林奕含父母親並非告訴人,婉拒約談。

  南檢比對林奕含的小說,發表的文章和日記,細心比對,最後判決陳國星並未對林奕含性侵,而是兩情相悅的合意性交,不起訴處分。

  判決文說:

  本案民眾告發陳O星涉有妨害性自主等罪嫌,無非以林女之著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小說中,載有:「改編自真人真事」一語,而該小說敘及房思琪遭男主角「李國華」強迫口交之經過,進而於書中描述房思琪說服自己愛上李國華之心路歷程及陸續寫道房思琪與李國華前往旅館等處發生性行為等情節,而令閱讀者產生陳O星有無對林女強制性交產生懷疑。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林奕含發表的第一本小說,也是最後一本小說。在訪談中她說的很清楚:

  很多人看完這個書都會說這是一個關於「女孩子被誘姦或是被強暴」的故事,然而,當然用一句話來概括這個書不是很正當的,但硬要我去改變這句話的話,我會把它改成這是一個關於「女孩子愛上了誘姦犯」的故事。

  這個案件是「誘姦」,刑法沒有明文規定刑責,也不容易辨識是誘姦還是強暴。林奕含也自己辯解說:

  它裡面是有一個愛字的,可以說,思琪她注定會終將走向毀滅且不可回頭,正是因為她心中充滿了柔情,她有慾望,有愛,甚至到最後她心中還有性。

  這也是心理諮詢醫師的記錄裡說的,陳國星對她做愛的時候,她會「很願意滿足他的慾望,好像是她的責任,同時有一種權力感,可以安慰高高在上的對方。」因此南檢根據這些記錄,以及幾個閨密的說詞,便斷定他們是在談戀愛。

  不過再回去推敲訪談中,她說的話,

  所以這絕對不是一本憤怒的書,一本控訴的書。但我今天沒有要談所謂的誘姦跟強暴,因為任何人看了這個書,然後看不到誘姦和強暴的話,他一定是在裝聾作啞。

  這個指控,就是林奕含父親口中常說:「很多人都在裝聾作啞。」他很無奈,一個剛成熟的女兒跟一個老男人睡覺已經夠令他蒙羞,不管是被誘姦或被強暴,他能向誰說呢?林奕含的丈夫曾經陪伴林奕含向婦女救援基金會求助,遭到閉門羹;寫書想要出版,出版社簽約了,又解約,整個社會裝聾作啞,唯一能讓她求救聲音發出去,「等待天使的妹妹們」急需要立刻拯救,只好以死明志。林奕含的父親不願提告,南檢的判決,早就在他的預料中。

  司法訴訟有一個很奇怪的規定,在檢方偵查的期間,只有被告人的律師可以閱卷,這個意思是,只有被告人的律師可以跟檢方的調查人員接觸,在臺灣口口聲聲說調查不公開,但在媒體上常有八卦新聞,不知何方神聖放出來的消息。

  陳國星否認他是李國華,判決文說:

  然查:林女於98年底、99年初,即完成名為「初戀」、「死情書」等作品,業據證人A4、A8、A24及林女之父分別證述於卷,經勘驗證人A4所提供之該小說「初戀」之電子檔,該電子檔文件之建立文本日期確為99年間,存檔者顯示之英文姓名,經核與林女之父於偵查中所述之個人英文姓名拼字相同,故可確認該二部作品係為林女之作品。

  很多人都未聽過林奕含有「初戀」這本小說,說是電子檔,而且只有她唯一個閨密(世世)擁有,不曉得南檢有沒有做過版本鑑定,辨別真假?況且世世所見證的都對陳國星有利,又最後跟林奕含鬧翻。這本小說的存在值得懷疑。

  而(南檢)循此細繹該名為「初戀」之小說內容,除該書女主角之姓名亦為「房思琪」外,該書主要情節亦係以高中女學生為主角,描述與某補習班年長已婚之國文老師合意交往,嗣經其父母發現而嚴厲責罵並加以阻止,該女主角因而被迫斷離,並服藥自殺,其後亦經送至精神病院治療,該等情節除與證人A4、A8等人所述之林女與陳O星間之交往經過相若外,甚且與陳O星所述之其於林女第一次入住臺大精神病房期間,有依林女之母之要求而傳送簡訊要求斷離之內容一致。

  這段論述肯定了書中的李國華就是陳國星。然後

  再參以林女於該名為「初戀」之原版小說內所使用之許多文辭,亦均與「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及其部落格文章中所出現之文辭相類,堪認林女所寫該名為「初戀」、字數共約5萬餘字之作品,應係「房思琪初戀樂園」之小說原始架構版本。

  說到這裡也似乎認定「房思琪初戀樂園」是從「初戀」改寫的,同樣認為李國華就是陳國星。結果南檢作這樣的判決:

  而該原版小說(初戀)並未見有描述任何強制之情節,且對照該文前後之脈絡鋪陳,該等性交行為之描摹,係以雙方合意交往乃至於合意性交之觀點書寫,遍觀全文亦未提及有類似於上開「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所出現之有關「房思琪」、「王姓女學生(綽號「餅乾」)」及「郭曉奇」等3人遭強制性交之情節,堪認林女嗣於106年2月間所出版之「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其內所描述之情節是否確然屬實,顯值斟酌。

  所以南檢不起訴陳國星,不能怪南檢,我不懂法律,法律有法律的語言,有人說南檢的判決文留有很多迴旋的空間,但作為一個普通老百姓,看這些文字,希望一看就懂,顯然從邏輯推理這個觀點來檢驗,對我來說,似乎有點舉證錯亂的感覺。

  美美也是林奕含被約談的閨密之一,她很憤慨地說,她也提供了一篇林奕含傳訊給她的短文,南檢不採信。這篇文章寫得很好,我把它抄錄在這裡,

小森的故事

  跟妳講一個故事,故事有點長。很久以前,有個小女孩就叫她小森吧!小森十八歲的時候愛上了她補習班老師;十八歲以為那是愛。高中畢業某一天小森被老師強暴了。那暑假,小森失眠了一個禮拜,又陸續被強暴了幾次;小森下了一個決定,她要愛上這個老師,實實在在的愛,不然太痛苦了。她喜歡聽老師說話,但她不想要發生關係。小森陷入一種自我滿足的戲劇性,她以為偽裝的愛情可以讓自己疼痛的身體舒服一點,讓自尊變乾浸,那是對當時的她來說最輕鬆的方法,一個自言自語發作時的說法,只要老師稱讚她一句,她就飛快記到日記本裡,不能不明不白被糟蹋,小森是這麼想的,愛他,那他就可以這麼做,小森的邏輯似乎並不好,很快的。

  這個affair就被小森的爸媽發現。小森被像狗一樣關起來。

  小森的爸媽對他她咆哮:妳跟一個襖男人上床!小森心裡想,這應該是一句被動式,是「被」而不是「跟」,為什麼爸媽不聽完完整的故事呢?連爸媽都這樣,於是小森又下了決心,以後無論誰都不會聽見真實的故事;她不會講給任何人的。小森試遍幾乎所有自我毀傷的方式,因為沒有辦法從編織的悲裡脫身。她覺得自己是共犯,一直到二十二歲五年,小森每個晚上都做一模一樣的夢,夢境是男上女下姿勢裡女生的視點棕色的肩脖,海一樣起伏的天花板,每晚都痛到夢裡的小森以為夢之外的現實有東西在戳刺她的下體。小森遂害怕睡覺。每天半夜酗咖啡,不可能都睡,趴在桌十分鐘也夢到。小森覺得自己一定會發瘋。

  小森有幾個親密的女朋友,她們在這許多年常常問她:妳還在想他嗎?小森覺得很奇怪,因為犯錯不是她,可是她老被責難。女生朋友不懂小森說她們「正常」是什麼意思。正常的意思是,跟妳發生性行為的人喜歡妳;正常的意思是,先牽手,再擁抱,然後接吻。正常的意思是,功課壓力大到倒頭就睡,甚至失眠也好。小森想要的只是一點理解而已。

  直道去年小森遇見另一個女孩,就叫她S妹妹吧!S妹妹跟小森聊了很多,原來在小森之後緊接著就是S妹妹;S妹妹被那老師強暴後就休學了,她爸媽怕被大學教授欺負。有一次S鼓起勇氣在網路上講了老師的事被噓爆,而且S妹妹的老家被噴漆,S妹妹收到一封信,信裡是S妹妹學校的學妹被施虐的照片,那學妹現在在療養院,療養院與小森待過精神病院不一樣,療養院的俗稱就是瘋人院。

  至此,小森又陷入不可自拔的痛苦,再次休學了,小森發現她不能夠再用愛情悲劇來自我欺騙了必須面對現實了,但實在好髒好髒。小森常常覺得自己身體髒掉了,連心也髒了。她當初以為讓自己輕鬆的說法,其實是最殘酷的法,是自尊讓她選擇這樣的法,待在老師身邊,天天被他強暴,然後告訴朋友:我們在一起。

  這是什麼自尊心啊!

  小森確實愛過老師,但那是從犯對主犯的愛,自尊心讓小森從愛情悲劇故事脫身後又進入受害者的自責結。這許多年小森的爸媽監視她,用語言鞭笞她,小森的朋友規勸她,輔導她,但沒有人聽她說完全部的故事。

  故事先到這。

  舉證的偏頗,是辦案的隱憂。

  目前法界流行一種口號,所謂「無罪推定」。

  從一開始很多人都知道,這個案子辦到最後,陳國星一定安然下樁,果然如此,老婆原諒了他,女兒自殺也獲救了,他希望大家放了他,放了他家人,讓他家人能夠過著不再被騷擾的生活。

  回過頭來看林奕含的丈夫,林奕含父母親,那位臺南怪醫師(對不起我是沿用媒體的稱呼),至今仍然休診,其悲痛可想而知;而林奕含的母親,只因林奕含說:「我們家裡什麼教育都有,就是缺少性教育。」「騷,」就被拿來說三道四。拜托,人家辛辛苦苦養了一個女兒,好不容易活到26歲,就這樣走了,而在成長的過程中又遭遇這種說出來也沒有人在乎的羞恥,反而被罵搶人家老婆的小三,情何以堪!喜歡說長論短的人,又說林奕含的丈夫是回收業者,如果是你,也該設身處地想想:

Till it happens to you,
Till you are standing in my shoes,
You do not know how it feels.

 

20176-09-11

 

陳垣三文集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