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小說辦案

◎ 陳垣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情糾紛,本來是非就很難論斷,近年來師生戀層出不窮,有的終成眷屬,有的始亂終棄,有的演變成性侵。二十多年前有一件性侵案,是師大的性侵案,一位研究所教授與女研究生的曖昧關係,法官判決男教授有罪,以60萬巨額賠償,私下和解。不料沒過多久,教授之妻,反控女學生妨害家庭,罪狀成立,又討回了60萬。一時教育界竊竊私語,師大又陸續出現了狼蹤,母親教女兒要注意師大的三匹狼或五匹狼。

  記得以前臺灣社會法律知識缺乏,又是威權統治,「有錢判活,沒錢判死,」一聽到官司,嚇得半死,男歡女愛,鬧出事情,女方總覺得很丟臉,最好不要張揚,可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很快盡人皆知。後來不曉得哪一位聖人發明了一個良策叫做「遮羞費」,補償女方名譽損傷。

  李國華想丟棄房思琪,就想用「遮羞費」一刀兩斷,在桌上擺了10萬元,房思琪不收,這個瘋女人不像王餅乾、郭曉奇那麼容易脫手,便使出了一個絕招,把房思琪綁成螃蟹,然後溫良恭儉讓一下,拍照存證,用來威脅家長。

  好友秋林寫過一篇短篇小說叫做〈生米煮成熟飯〉,描寫一個外表姣美,心地善良的女孩,被隔壁壞男人性侵而懷孕,結果被逼嫁給性侵者。當年這類的事情層出不窮,街頭巷尾,經常被好事者以為談助。

  另一個故事是老作家廖清秀寫的中篇小說〈盜娼之家〉,敘述一個16歲左右的女孩,去人家家裡當女傭,被男主人性侵,搞大肚子。女主人發現,氣得把丈夫拖去女傭家理論,結果理虧,賠了錢,那筆錢足夠買一棟平房。

  時代變了,這種事大都會對簿公堂,由律師去口水戰。爭取最大利益,而社會的性觀念越來越開放,男女之間發生性關係的年齡逐年下降,校園裡的騷擾事件,時有所聞,但校方為了維護校譽,不是視而無賭,就是掩蓋起來,消息不能外洩,所以才有女性大學生以遊行的行動,高喊著:「我要性高潮,不要性騷擾!」表達她們的心聲。

  其實那個年代,像我對「性騷擾」毫無觀念,學校有不成文規範老師不能跟女學生單獨相處。雖然如此,師生戀照樣發生。

  在林奕含的文裡提過她要北上就讀,她母親最擔心的是師大的狼群,對於她敬愛的補教國文老師,也是一匹狼,卻一點也不提防,害她悔恨終生,並且感到自己很髒。

  「他吻了我,但我並未吻他;他做了我,但我沒有做,」她想提出控告。如媒體報導的那樣,2014年在她未婚夫陪同下,前往救援婦女的基金會尋求法律協助,碰了軟釘子。律師告訴她說:「日子過了久遠了,蒐證困難,很難告贏。」令她大失所望。

  根據她生前在臉書上和在網誌上所寫的文章,記載了2008年8月10日那一天,可能是她跟老師定情的日子。她埋在衣櫥裡,選衣服,是要選最漂亮的,還是留著未來穿,然後她想「有未來嗎?」既興奮,又疑慮。隔天她開始癲癇,哭個不停,以後整個人都變了。

  她在日記上說:「2008年8月8日父親節是我人生最快樂的日子。」

  從此人生被扭曲,陷入了暗無天日的深淵。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林俊憲說,林奕含高二到高三的暑假,也就是17歲時,被陳國星邀請到美術館看展覽,之後就前往陳國星的小公寓,極有可能在該處遭到誘姦。通聯也證明陳國星確實打電話給林奕含,內容不得而知,偵查不公開,外面的人不知道葫蘆裡裝了什麼藥?

  但陳國星不承認他跟林奕含發生行為是在那個時候,延遲到2009年6月到10月間,那時林奕含已經18歲,北上就讀北醫。

  〈進學解〉裡描寫他們見面,總是縱慾狂歡,瘋狂到日夜顛倒,並且露骨地說出他們做愛的情形。他「一面唸《詩》,一面插著蒹葭。抽出來,蒹葭沾著白露。白露如落日,滿面通紅。夙夜匪懈的白露,血色的白露,時差的白露。有鐘擺夜光著在她體內敲出正午的鐘點,她的身體一向乖巧,臟腑迷惑,筋膜鼓譟,它們不知道是誰遲到又早退。臟器一個挨著一個,拖累她,錨墜她,把她從公寓陽台翻覆,潑下去。她的身體裡一定很暗。」

  上課才上了兩個禮拜,她只好休學。

  後來她的行蹤被她父母發現,雙方在臺北喜來登大飯店談判。

  林炳煌夫婦痛罵陳國星:「為人師表卻不知倫理,連未經世事的女學生都不放過!」卻激怒了陳妻,怒斥林奕含明知老師有家室,還愛上他,還說,「這裡只有我有資格提告」,揚言若無法給她一個交代,就要控告林奕含「妨害家庭」,還逼林奕含下跪道歉,林奕含真的下跪道歉。

  這則新聞是在林奕含自殺身亡後,她父母哀痛之餘,透過遊擊出版社發表聲明,指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中的李國華就是陳國星,網友也搜出補教名師陳國星疑似為加害人,媒體才爆料的,已經是8年前的事了。

  接著媒體大篇幅報導林奕含的不幸,遇人不淑,以及陳國星種種惡行,很多人罵他狼師。沒想到,臺南市社會局卻指令出版社、媒體倘若揭露性侵受害者個資,將研議開罰,一時輿論嘩然,後來傳出是衛福部向臺南市社會局施壓。

  臺南市長立刻指示社會局第一時間與家屬聯繫,希望提供必要的協助與關懷;警察局也成立專案小組,由刑大主導追查,婦幼隊、科偵隊等專業警力從旁協助,希望能釐清還原相關狀況。指示市政府相關單位查明真象,並且對台南的女兒,表示哀悼。

  除此之外,教育局也主動為學生的安全嚴格把關,加強平日補習班的稽查,對於教師身份進行核對,並且呼籲業者善盡性平案通報責任,以有效杜絕狼師。

  教育局還建議中央將不適任教師資訊管理平台之通報對象,納入補教業者教師,透過修法,讓補教老師採取實名制,建立杜絕狼師的相關機制。

  司改國是會議在律師賴芳玉、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台大教授劉淑瓊、交大教授林志潔、保護官林以凡等人提案下,通過通姦除罪化,廢止《刑法》第239條通姦罪,並決議若將來立院無法廢止此罪,應修改為「告訴不可分」,不能僅控告第三者而不告配偶,賴芳玉說,此決議可確保性侵案被害人性自主權與告訴權。

  這項建議,有沒有送到立法院,不得而知,有一種說法是,送到了立法院卻被某立委丟在抽屜裡睡覺,簡單地說,還未立法。

  舊法未改,法官照判。

  台南藝術大學有一名劉姓女助理,與同校饒姓男老師師生戀,發生了性關係,女生以懷孕為由,逼男老師跟師母離婚,男老師向妻子坦承這段戀情,並辭去教職。

  師母便向台南地方法院提告,女生被依妨害家庭相姦罪判7個月徒刑。女生心有不甘,事後寫一篇短篇小說,訴說這段戀情,在網誌上說,她曾想自殺,但她撐過來了、林奕含卻沒有。

  沒有人關心這名劉姓女助理的遭遇,更不用說她的痛苦,她理解林奕含每天含淚工作八小時,完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苦心。

  然而輿論並非一面倒撻伐陳國星,有一位「高級外省人」郭冠英跳出來說話,奚落,嘲笑賴清德所說的話,「死了一個臺南女兒全臺灣有什麼好悲痛的,我就不悲痛,我悲痛的是,長得好好的女孩子為了這件事走不出來。」他又說:「我碰到一個未成年女生,我可能也會被她誘惑,這個是常有的事嘛,你過了十年,過追訴期,加上這個女的已經去世了,」性侵,沒有捉到性侵就不犯法。「我就是沒有這個機會找16歲漂亮女生,我只是沒有這個機會,我感到很難過而已,能者多勞嘛!」稱讚陳國星是個堂堂男子,富而多金,多玩幾個臺灣小女生,是他的本事。

  接著劉毅也發信挺陳國星,信是這樣寫的,

 

  當你看到一個路人有難,你一定會協助他。當你看到你的朋友受到了不白之冤,你是不是要挺身而出,協助他?這是做人的基本原則,也是你的機會,助人為快樂之本啊!這種快樂是金錢買不到的。諺語說: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患難見真情。)希望你們和老師一樣,為了朋友,一定要仗義直言,置生死於度外。那麼多人受到媒體的影響,把陳興老師當作「狼師」,所謂「狼師」就是長期的性侵犯,這種未經證實的指控太嚴重了!我把握機會,第一個時間站出來,我引以為榮。(I take pride in myself.)做朋友,就要讓人覺得(Be reliable.)」

  不過網民的肉搜,以及撻伐,畢竟喝止了那些想挺身護陳國星的人,陳國星神隱了10天,才委託律師發表聲明。

  他否認他神隱,他說他沒有逃亡,也沒有湮滅證據,只靜待司法調查。他指責林奕含的小說,時空錯亂,情節跳脫,以幻想的手法書寫,並非自傳。書中的李國華姦淫虐待,壞事作盡,他不是李國華。

  又說林奕含16歲就患有嚴重的憂鬱症,之前他們從未謀面,是在2009年2月林奕含學測滿級分,才由補習班安排參加加強輔導課,只在堂上見面。到了2009年8月初,兩人才開始交往,僅僅兩個月;她父母知悉後,要求分手,他妻子選擇原諒,這段關係就此劃下休止符。

  為了遏止媒體對他不利的報導,委託律師發函,要求更正,全文如下:

主旨:為代當事人陳國星先生請 貴司更正不實報導,詳如說明,請查照。說明:

一、本件依當事人陳國星委任意旨辦理。

二、據陳國星委稱:

  (一)蘋果日報於民國(以下同)106年5月25日A7版要聞及網站刊登標題『飯店談判,傳嗆告妨害家庭』、『陳星妻逼跪林奕含崩潰』,指述『因林家雙親責怪陳星,激怒了謝如玉,她揚言控告林奕含妨害家庭,還逼迫林奕含當場下跪道歉,此舉是導致林奕含精神崩潰主因』

  (二)本人於106年5月9日發表聲明稿後,雖媒體上各方爆料及坊間傳聞未曾間歇,本人仍低調配合司法調查而不予回應,惟本人妻子見聞系爭不實報導崩潰痛苦,實情係本人妻子當年在飯店面對林家父母責備時沈默不語,過程中只質問本人『你愛我還是愛她』,甚至一度想退出婚姻成全二人,但誠如本人106年5月9日聲明稿所述最終林家父母要求分手,本人妻子選擇原諒,絕無報伊被激怒後嗆告妨害家庭及逼跪道歉等情。

  (三)本人尊重臺南地方法院檢察署之偵查程序,同意不對外透露偵查案情,故無法多言。希冀媒體亦能重視南檢日前已呼籲放話者應適可而止,切勿未經合理查證即率為刊載散佈為禱。」

三、爰代函達如上。

  對照兩份聲明,後來的這份聲明,多了他妻子的寬宏大量慈悲為懷的描述:談判過程中,林家父母責備他時,他妻子沈默不語,只質問他:「你愛我還是愛她,」甚至一度想退出婚姻,成全二人。

  真是大愛!

  不過我說這些聲明都是法律文章,對實情是有隱瞞,只是林家父母隱忍喪女的悲痛,不提告,隨陳國星的律師烏白謅,媒體的報導不會無所據,消息有一定的來源,只是碰到官司,鮮少有人敢出來作證。

  陳國星的五點聲明,早就被網友罵翻了,

  「你身敗名裂,她香消玉殞。」

  「原來和你女兒同年齡層的婚外情叫做交往,請你不要侮辱交往這兩個字好嗎?」

  「好一個國文老師,把學會的國文拿來玩弄文字遊戲。」

  「感謝律師幫你擬稿,史上最沒有誠意的聲明。」

  「有高人指點,與誘姦相比,婚外情來得最輕,反正死無對證。」

  南檢以無罪推定來辦案,用心良苦,好歹工作人員花了113天,傳訊證人共34人,其辛苦可想而知。南檢襄閱主任檢察官說,他比對《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與《初戀》用功的程度,相較於在學唸書,有過之而無不及,他辦案夠認真了,對於陳國星不起訴處分已經作了最公正的判決。

  我是小說辦案,只能根據林奕含的小說,網誌上的日記,以及評論者的文章作論據,陳述的論點若有偏頗,敬請見諒!

  最後看一看林奕含父親的四點聲明如下 :

   一、請不要再將作品內容和作家經歷百分之百地劃上等號。

  二、這幾天來,大家為奕含做的所有努力,我們都有看到,非常非常感激!

  三、奕含本來可以為人女、為人妻、為人母的美好一生,就是我們夫妻倆,餘生拼命也要為台灣每一個小女孩做到的事。

  四、如果大家疼惜不捨奕含,請記得她的遺願:是預防!是不要再有第二個房思琪!而不是究責任何個人!

再看一看林奕含父親訊息全文:

  含含,今天是妳頭七回家的日子,還記得三月中妳生日時,比比、貓貓、哥哥和妳的LINE嗎?

  含:收到蛋糕了,好好吃哦,謝謝貓貓比比哥哥!我從來沒吃過那麼好吃的蛋糕!而且好漂亮!

  哥:我也有阿糕

  含:為啥哥的有草莓!可惡

  貓:他一塊、你一盒,不要嫉妒只有一顆草莓的人。

  比:怎麼都沒提到比送的貴鬆鬆的馬卡龍呢?

  含:有啦!今天吃了一顆馬卡龍,好好吃喔,剩下的要很珍惜很珍惜的吃!謝謝比比

  貓:寶貝兒子女兒,我永遠擁抱著你們,一如你們心裡永遠有我。

  孩子!不要說對不起!妳說,要比比(爸爸)、貓貓(媽媽)、哥哥永遠記得妳可愛的樣子,我們會的!孩子!以後要好好睡,不要再有惡夢了喔…

2017-09-23

陳垣三文集

 

〔延伸閱讀〕

誘姦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美與醜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