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仗義執言

◎ 陳垣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仗義執言是需要勇氣的。劉毅在陳國星落難的時候,跳出來挺他,有夠義氣,但時機不對,補教名師挺補教名師,給人家的感覺是一丘之貉,兩人都開補習班,似乎有唇亡齒寒,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危機意識存在,又加上民意代表爆料,劉毅是黃埔獅子會的創會人之一,亮出照片,陳國星、劉毅,白狼,一時眾說紛紜,劉毅講話的力道,因此消失無遺。

  第一個跳出來鬧場的是高級外省人郭冠英,大家對他的印象極其惡劣,他與陳國星素昧平生,說話語無倫次,標榜自己是早期來臺灣統治的那種為所欲為的階層的高級外省人,把陳國星視為同路人,想拉他一把,不但偏離了替陳國星辯解的議題,還一味以低級話語,羞辱臺南市長以及臺南人,更加深了民眾對陳國星的辱罵,連姚立明等名嘴都看不下去,猛批郭冠英。郭冠英想上電視臺辯護,沒說幾分鐘就被轟得滿頭包,摸摸鼻子自己下臺了。我看電視的時候,只看到他的背影,很狼狽。郭冠英的企圖很明顯,想借機挑起族群衝突,可是時代不同了,住在臺灣這塊土地的族群雖然相當複雜,但族群的融和卻相當徹底,幾乎到了省籍不分的地步。他的發言,幫不了陳國星,反而幫了倒忙,還不如劉毅的一句話,「陳國星是正人君子。」

  輿論一面倒批鬥陳國星,一時性侵的新聞傾巢而出,許多聞所未聞的亂倫事件,震撼了社會,改變了我們對人與人之間的人倫觀念,故有道德連根拔起,錯亂得不知身處何處,像父親對女兒,老師對學生,親友對親友都有性侵案件,從前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現在都發生了,而且媒體的報導,繪聲繪影,整個過程,歷歷如在眼前。道德專家躲的躲了,即使還在媒體亮相,他們所說的話,觀眾或聽眾都覺得他們聒聒而談,只是放屁。衛福部早就被食安問題搞得昏頭轉向,無心管其他事件,很出人意料之外,林奕含事件,衛福部卻跳出來管了,用個資保護法,提醒出版社,以及相關媒體,不要指名道姓,引起了各方面輿論的反彈。細節如下:

  2017年4月29日10點

  遭誘姦作家自殺

衛福部:籲媒體不要揭露被害人身份。之後喜歡跟時事的館長對這件事發言,也遭衛福部關心。

  備註:衛生福利部有關官員宣稱公開林奕含的姓名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3條第1項,要求台南市政府社會局調查,社會局則要求出版社下架該聲明。

  備註:此舉動被砲轟外、反而被找出衛福部印刷品外包給陳國星公司印製。

4月29日是禮拜6,這個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在這樣的情況下,陳國星根本不敢面對媒題,換句話說,他沒有道德勇氣站出來替自己辯解,而採取神隱。2017年4月28日20點,他沒去補習班上課,臨時以錄影帶放給學生看。

  補習班負責人張主任說,事發後陳國星電話一通也不接,直到有一天,陳國星才主動傳簡訊問他:「你相信外界對我的指控嗎?」張主任回覆:「我信不信不是重點,而是現在輿論會殺人。」他問陳國星最近是否有機會見面?僅回答:「好,若到高雄再和你聯絡,暫時讓我靜一靜!」

  另外又有媒體報導,張主任問陳國星,事情鬧那麼大有什麼話要向外界說明。

  「人都死了,我說了也沒有人相信。」

  補習班怕名聲不好,招不到學生,紛紛拆下陳國星掛名的廣告,切割,甚至解聘。對他最大的打擊是,從此他不能在補教界混了。這就是他所說的:「我已經身敗名裂了。」

  過了12天,他對外發表了五點聲明(請參看〈小說辦案〉一文引述),對他的犯行一概否認,儘量規避刑責,而且誤導偵辦方向。

  網路名人朱學恆跳出痛批這份聲明稿,認為絕對有高人指點。陳國星請的律師,收費高昂,他們的策略堪稱近年以來最高招的安排。

  這篇聲明發於2017年5月9日晚間七點五十分到八點十五分之間,這個時間點,各電視台的晚間新聞時段都已經結束,除了值班記者之外都已經下班。一個小時之內,記者來不及採訪做帶,只能單方面宣讀陳國星的聲明,連評論都來不及製作。

  更重要的是,台灣目前所有的電視談話性節目都在晚間八點以前錄影完畢。照著表定時間,八點以後,已經沒有任何現場的節目可以評論。在錄影也都已經結束的狀況下,陳國星的聲明可以再度逃過節目的監督,要到第二天兩點之後,臺灣才會有談話性節目可以分析這篇聲明。

  民眾只能被單方面陳國星的言論洗腦,其中隱含多少不實,以及有意誤導偵辦方向,只有網路平台上的反應可以論辯,這個時間點,選得好到非常驚人。

  另外,就是這麼巧,游擊文化出版社在衛福部的威脅,臺南市社會局的恐嚇之下,在2017年5月9日12點21分,終於在臉書上道歉,文章中還特別強調了一句話:「沒有人可以代替奕含說話。即使是父母、親友或者出版社,也都只能代表各自的聲音。」

  從陳國星的聲明到游擊文化出版社的道歉,隱約可以看出,背後有一隻手在運作,或者說某一個人跟某一個人之間似乎有神奇第六感存在。

  林家父母透過出版社以一篇聲明稿,將死亡原因直指陳國星,導致陳國星成為眾矢之的,他矢口否認他是狼師李國華。

  於是公關公司開始發動抹黑林奕含,企圖將案情導向婚外情,讓林奕含成為小三,便可以妨害家庭提告。然而【蘋果日報】報導,當年在喜來登大飯店談判時,陳妻就用刑法第239條逼林奕含下跪求饒,使林奕含感到極度羞恥,導致情緒崩潰。

  陳國星的律師立刻以存證信函阻止這樣的報導,並且要求報社更正道歉,從此沒有人敢說陳國星的老婆做過逼迫下跪求饒的事,還放話說,她曾經考慮過退出這場愛情爭奪戰,讓情敵圓夢,秉持著愛屋及烏以及悲憫之心,原諒了丈夫,也原諒了林奕含。

  那場談判,平心靜氣,毫無爭吵,可能正如《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所描述的那樣,

  李師母高雄北上,和李國華坐在桌的那一端,郭家坐一頭。郭爸爸郭媽媽穿得比參加喜筵還莊重。曉奇的表情像是她砸破了自己最珍愛的玻璃杯。而且再珍愛那杯也不過是便利商店集點的贈品,人人家裡有一個。

  郭爸爸提起嗓子,問李老師愛曉奇嗎?李國華把右手納在左手掌裡,款式簡單的婚戒長年不脫,緊箍著左手無名指,而皺紋深刻的指關節看起來比戒指更有承諾的意味。他講課有好幾種語氣,其中有一種一聽就讓學生知道這個段落要畫三顆星星。李國華用三顆星星的聲音開口了:「我愛曉奇,可是我也愛師母。」曉奇聽了這句話,欲聾欲啞,毛孔發抖,一根根寒毛都舉起手想要發問:那天那個計程車上的女生是誰?而師母一聽這話就哭了。郭爸爸郭媽媽不停向師母道歉。

  曉奇看見老師駝著背,襯衫領口可以望進去,老師胸前有一顆小小的紅色肉芽。她想到這幾年老師在公寓裏自己按了一下肉芽便說自己變身成吃人的怪獸,追著她跑。想起老師在她坦白的腰腹上寫了一百次「曉奇」,講解道,博物志說,這樣就可以蟲樣永遠鑽進她心裡。那肉芽像只從老師身體鑽出頭的蠕蟲。一擡起頭就看見師母用家裏佛像才有的水汪汪大慈大悲眼光照著她。曉奇嘔吐了。

  最後郭爸爸和李老師爭著付帳。回家的路上郭爸爸對郭媽媽說,好險沒有認真爭,大飯店喝個飲料就那麼貴。

  我想如果從林奕含的父親第一次聲明稿說房思琪、王餅乾和郭曉奇是同一個人,那麼,喜來登大飯店的談判情形,可能就如上面所描述的那樣。「我愛曉奇,可是我也愛師母,」與「我愛妳,也愛培培,」的句法相似,不能怪南檢判定,培培就是師母,應該很合理。

  然而陳國星確實神隱了一陣子,有人說他跑去大陸進修,而他的聲明稿說他一直留在臺灣,可是狗仔隊追逐了好久,就是找不到人,終於有一天拍到他們夫妻兩人開車去麵店吃豬腳麵線,消災。這時案情的發展開始扭轉,對他有利。他說林奕含16歲就患有憂鬱症,早在高三就服藥,到了北上臺北就讀北醫,兩人同居,繼續服藥,他保存藥袋可以證明。

  總而言之,他的聲明稿比林奕含父親的聲明稿可信,培培就是師母,要南檢再去找第二,第三個房思琪幾乎不可能。這場律師攻防戰,輸贏早就決定了。

  不過我有些疑問很想弄清楚,一個患有嚴重憂鬱症的女孩,上學才兩個禮拜就休學了,幹嘛把她關在小公寓裡?陳國星懂精神治療的方法?

  楚楚醫師說,林奕含是活在越戰後的人,是活在德國集中營的人,是活在核爆的人,我不懂這些精神病的用語,我只覺得陳國星把林奕含關在小公寓裡,是有點蹊蹺,到底他要幹什麼?他又不是精神科醫生。從林奕含留下來的文字,可以看到她也想自殺,陳國星應該出來說清楚講明白,但他三緘其口,而南檢也不想偵查,以後真象就船過水無痕了。

  律師利用林奕含有精神疾病作為論據,否定《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所寫的內容的真實性,說它是一本時空錯置、跳脫、幻想的小說,不能當作證據。

  南檢傳訊證人中,編號A4的世世是林奕含從國中起的閨密,說她從未見過培培,她又提供另一本林奕含在2009年完成的「初戀」電子檔給南檢。故事情節描寫的也是高中女生與補習班年長已婚的國文老師的戀情,後來被女生父母發現,嚴厲責罵,並且加以阻止,導致女生輕生,服藥自殺,後來獲救,卻住進精神病院。

  然而陳國星在聲明稿中,對死者毫無哀悼之意,反而怪她讓他身敗名裂,他真的愛她,也愛他老婆嗎?以前他對她說過的情話,有如拿破倫攻進莫斯科時,蘇俄軍隊的士兵,把能帶走的東西帶走,不能帶走的東西全部銷毀,留下來可資證明他曾經對她做過的事證,蕩然無存。她想向爸媽說明她是被動的,甚至她所受的羞恥及傷害,不但不聽,反被辱罵。她想提告他誘姦,他性侵,無憑無據,她能告他什麼?她怎麼告都告不贏。

  在熱戀時,她想都沒想到,連她服藥的藥袋,他都會保存起來,以便證明她早有憂鬱症,現在可以看出來,他早就有預見,有一天她會把他們的姦淫亂倫的事暴露出來,他就可以用那是瘋女生說的話,不可信。這一招,真的奏效了,南檢也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並非真人真事改編的,因為出於一個患有精神病的作者,所言不實,幻想的成分很大。

  網民說,陳國星神隱了那麼久,律師推敲了很久,早就把訴訟的劇本寫好了,南檢就照劇本演就好了。

  有人說:「一個53歲,有妻子,有女兒的老師,對一個才18歲,可以當女兒的女生下手,說沒有非份之想,誰會相信?這招果然高超,死無對證。」

  林俊憲大罵王八旦。賴清德說,惡有惡報,時候未到。

  最後南檢依職權將偵查結果送台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檢察署再議,經再次偵查,確認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陳國星涉有強制性交等罪嫌,維持不起訴處分。由於林奕含家屬並未對陳國星提告,無再議權,不起訴處分已告確定。

  從此「林奕含事件」的議論冷了很多,媒體不再報導,網路也很少有新的議論,當時司改國是會議提案的「通奸除罪化」,也未見立案;性教育說得滿嘴泡沫,現在塵埃落定,沒有人再提起。林奕含一生所經歷過的升學壓力,家庭的管教,補教狼師等問題,大家裝聾作啞,好像不曾有過這種事存在似的。

  世世被罵,出賣好友,替陳國星脫罪,並將矛頭指向林奕含的父母,說他們害死了女兒。另外美美是林奕含大學時的閨密,也提供一篇短文〈小森的故事〉給南檢,內容雖然也有對父母埋怨的言詞,但對陳國星的指責可能會讓狼師入罪,結果南檢在判決文中,提都不提,使美美忿忿不平。下面是她的留言 :

 愛奕含,「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已,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那樣我現在知道要沉住氣,還不到殺人或自殺那一步。

  奕含的事情已經變成主流新聞,原諒我太晚才意識到它的影響力。

  物傷其類,我尤其想要和因為新聞受傷的人,因為有你和奕含類似的經驗,因為你也是性暴力受害者,我尤其想要向這樣的人,我想要向你喊話。對不起,我應該為你做些什麼,我會的。

  謝謝關心我的人,謝謝關心奕含「事件」的人,如果可以,請幫我轉發貼文。

  我是林奕含文章裡的美美,新閱報導的閨密(雖然我有點討厭這個稱呼),和不起訴書裡的大學友人。

美美

2017-10-08

陳垣三文集

 

〔延伸閱讀〕

誘姦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美與醜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小說辦案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再次小說辦案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愛與恨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