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悲劇是從17歲開始

◎ 陳垣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林奕含在臉書這樣寫的:「本來我很健康的,早上睡醒開始,一切都變了…… 開始癲癇、流眼淚,以前都很健康。」

  那一天是2008年8月11日,她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再往前推一天是8月10日,陳國星約她出去,她很興奮,埋在衣櫥裡想要選最漂亮的衣服穿……,沒想到,參觀展覽之後,被帶去小公寓,發生了超越師生關係的姦情。

  陳國星避開那一天,通聯卻明明白白地記錄確實有相約,南檢只好用一個美術館休館及颱風日來替被告人圓謊。然而對一個在學女生來說,這是天大的事,倘若被學校知道了會被退學;倘若被父母知道了那還得了,偷嚐禁果是敗壞門風的醜事,在一般傳統臺灣人的家庭,女兒會被擂死的。整個晚上她都睡不好,想東想西,壓力實在太大,萬一懷孕了怎麼辦?從此她生活變得很怪異,情緒經常無法控制。

  林奕含上吊身亡之後,她父親痛失寶貝女兒,憤怒地指出《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真人真事改編,李國華是導致林奕含自縊的罪魁禍首。網民肉搜,認為李國華就是補教名師陳國星,於是民眾去法院提告。

  立委林俊憲在電視上說,希望南檢查明2008年8月10日那天,陳國星約她出去約會是否有相姦的情事,說重一點,那天陳國星是否對她性侵。可是南檢卻替陳國星解套,即使那一天確有姦情,女方已經超滿16歲,並未觸犯刑法第227條第1項、第3項之與未滿14歲或16歲之女子為性交行為等罪嫌。

  甚至陳國星謊稱老師跟女生交往是在林奕含上北醫的時候兩個月,那是2009年8月以後的事了,無師生關係,而且林奕含已經18歲了。

  南檢表示參酌林女所著小說「初戀」,內容描述「第一次相約參觀美術館畫展,外面正是颱風大的時候」。然而網誌所載「記憶裡,最後一次獻曝的陽光,是你第一次約我。剛剛大考完,盛夏愈盛」。

  又根據心理諮商紀錄,基金會法律諮詢紀錄、林女與閨密LINE對話、手機通聯、陳國星國文團隊授課表、颱風資料庫網頁,認為「8月11日」較可能是2009年。因為2008年8月11日北美館休館,2009年8月11日是莫拉克颱風,符合林女描述情境。

  霧煞煞,越看越不懂,法律問題很難纏。

  其實我對陳國星個人倒很同情,好不簡單在補教界打出天下,號稱補教界的馬英九,萬人迷的馬英九,一下子身敗名裂,掛牌被拆下來,上課放錄影帶,神隱了,即使最近暴光,也是躲躲藏藏,在他妻子的卵翼下出來透透氣。

  可憐!

  劉毅說他是「正人君子」,據他的學生說:「他本人算高壯型的,臉孔像是個大陸北方人般輪廓深邃,感覺蠻有自信的,我個人覺得他應該有外省血統,但他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歐吉桑感,不帥,有股曾經帥過,但也老了,平凡了的中年大叔貌。」

  另外一位學生說:「我那次在路上看到陳國星時,不曉得要不要跟老師打招呼(我本來就不是會跟老師熟的那種人),很尷尬,快速改走旁邊,但他很敏銳的發現不對勁,回頭張望 雙眼炯炯有神地看我(他濃眉大眼氣場強,有點像演員),我慌張地逃之夭夭了。

  「我補習上他的課,剛好是林女父母所說的『八九年前誘姦時間點,』那時候他看起來不像變態,只像是一個對政治過度熱衷的中年男子,後來再次看到他的時候,約是2013年下旬左右(記不清楚了)。那個時間點很有可能是林作家休學後的時間點,他那次看起來有點孤單落魄不得志的感覺。」

  19年前曾在陳國星補習班上過課、順利考上台大,而現在知名大學教書任職的學生說:「陳老師教學認真、幽默風趣,從以前就很受女學生歡迎,他會挑選仰慕他,他也喜歡的學生,贈送『浣溪茶堂』的招待券,邀請他們到台北來品茗。」但他行事十分低調,從不跟人私下合照,連重考班大合照他都婉拒。

  既然他是這樣的人,更加令我懷疑他跟林奕含合照的動機?這位學生提到老師喜好蒐集古董,家裡藏有龍袍;曾親口說:「我父親非常好色,在家中貼滿年輕女孩的海報。」

  上課時,老師會對「長相清秀的、斯文的學生放電。」

  這位男學生之所以會獲贈招待券,是因為有段時間,老師經常在課堂上與他四目相接超過10秒。

  我和同學到茶坊,服務生一看到招待券,就帶我們到特別的包廂,服務人員馬上打電話給陳國星老師,但是看到他竟帶另外兩位同學,感覺面有難色,之後便轉告他們,陳國星老師有事不便前來,他和同學就在茶館吃喝一頓、完全免費,事後想起來才驚覺到,這包廂非常隱密,不知一個人來會發生什麼事。

  這幾位男學生的說詞,比較負面,我從網頁看到有一位女學生這樣說:「我是一個女孩,是陳國星老師的學生,在這些沸沸揚揚的日子裡,身為學生的我,有些話要說。首先,在第一時間知道林姓女作家的不幸事件,我也和你們一樣,感到非常悲痛與惋惜。在眾人,以及小說,以及民進黨議員的指控下,所有指責以及謾罵皆撲向陳國星老師,但,身為陳國星老師的學生,有些事情,我想告訴大家。

  

  第一,關於私底下留手機與老師約女同學去家裡玩這件事。

  記得,高三的最後那堂課,老師跟我們說:「啊!孩子,最後一堂課啦,老師請大家飲料,謝謝大家的支持,然後,老師現在在黑板寫下手機號碼給你們,等你們考上台北的學校,要來找老師玩,都可以啊!」

  因此,她個人極度不相信,老師私底下留手機約女學生去參觀豪宅這件事情。然而卻有人持相反意見,認為「老師在黑板寫下手機號碼給學生,跟老師私底下留手機約女學生去參觀豪宅,是兩碼子事,邏輯上講不通。」

  第二,關於老師上課很色。

  網友說,陳星老師上課教「嬌喘微微」的時候很變態?那,你們怎麼不記得“間關鶯語花底滑”他發出間關間關的聲音啊?你們怎麼不記得他發出呦呦鹿鳴的呦呦聲啊?到底是老師變態還是學生變態?

  這一點有人認為這位女生可能沒有跟老師上過床。如果她跟老師上過床,聽老師用詩句當情話,真正做事起來,「長褲撕掉鈕扣,小褲撕出線頭,」顯然很粗暴。結束後,開始看電視新聞,國家有人貪汙,有人串證,就正義凜然、法相莊嚴地說起大道理,她不曉得會作何感想?

  林奕含在〈進學解〉裡說的,老師對那些在升學的壓力裡摸黑行路的她,一開始總是談文學,一口典故如陽光突然刺穿眼皮,如滿漢全席鋪天蓋地,交錯觥籌,令她醉了,失去理性,來回看著她,像在背詩。然後對她說了一句話,「那話像個剛粉刷、沒有門的房間,牆壁白得要滴下口水,步步進逼、壓縮、一句話圍困她的一生,我愛妳,但我也愛培培。」

  如果那位挺身維護老師清譽的女生,看了這些描述,不曉得還會覺得「嬌喘微微」;「間關鶯語花底滑」;「呦呦鹿鳴」等詩句美嗎?

  這些詩句是老師從床第之間,不知道蹧踏了多少青春少女,千鎚百練,體驗出來的至理名言,想要傳授給天資聰穎,領悟力強的學生,當然覺得老師表演得很傳神,思想遲鈍的學生,只好被這位維護老師的女生當作變態!

  第三,關於因為心虛,所以一直沒有出來澄清。

  這點,我認為,依照我對老師的個性,老師是一個不喜歡也不願意解釋誤會的人。

  這世界上,真的存在這種不喜歡辯解關於自己誤會的人呀,你們不能一直依照自己認知的立場,一直認為「不澄清,就是心虛呀!」

  總之,只要你們把嘴巴放乾淨點,公民素養多一點,靜下來聽他說,我相信他是一定會說的。

  我不屬於「你們」那群人,我不清楚陳國星的為人,只是從PTT的言論,去了解這位女生所崇敬的老師,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不過我又看到有學生這樣寫著:「多年前我曾經上過陳國星的國文課,都在講政治,沒在上課,印象只剩一件事:他提出一個酒家女政策,就是臺灣應該要像酒家女賺中國大陸的錢,對大陸賣笑,身體給他,心不要給.……」

難怪很多女生,對他趨之若騖,身體給他,心不要給,可惜林奕含不懂他的哲學,連心都給了,只好為愛而死。

  第四,關於民進黨議員的指控。

  我在這裡向大家呼籲,由於老師的政治立場與民進黨不同,而老師個性也比較偏激,在談論政治的時候,較容易批評民進黨,因此,我認為民進黨的言論,不一定全然正確。

  把訴訟硬扯到藍綠對抗,難免會令人想起陳國星是否有什麼特殊身分。童仲彥爆料,陳國星是國際獅子會300-A2區的黃埔獅子會會員,並出示他跟張安樂、邱惠美、劉毅等人的合照,

  學生都知道他有強烈的政治傾向,屬於深藍。上課喜歡罵陳水扁,和其他民進黨黨員。

  事有凑巧,林奕含的父親林炳煌是墨綠,是臺南有名的醫師,行事風格特殊,初次看診必須聽他講關於青春痘以及用藥的知識,而且還得聽他談政治。他一談起政治就會抓狂,不只幹聲連連,甚至於激動起來還會丟拖鞋,一點都不掩飾他的政治傾向。有人形容他:「罵國民黨是用生命在嘶吼!」

  但他除了看診之外,在外僅與親朋好友有來往,其他陌生電話一概不接。曾有媒體想採訪他,他叫護士在樓下攔阻,拒絕受訪;妻女也鮮少來診所找他。

  雖然如此,媒體大肆報導他有一個學測滿級分的女兒,文武雙全,科學展覽全國第一,又是排球隊長,又是校刊主編,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長得很美。

  我不曉得是「天妒英才」,還是「紅顏薄命」,林奕含就過不了這個難關,陳國星這個惡魔用中文的魔咒把她騙走。

  陳國星除了號稱補教界的馬英九之外,在補教界還相當受女生喜愛。上課表演,「間關鶯語花底滑」會發出間關鶯語聲,「呦呦鹿鳴」會發出呦呦聲,「嬌喘微微」在林奕含的筆下顯得既猥褻又褻瀆,不但沾汙了女生,也沾汙了五千年的中文語境。他談話幽默,喜歡賣弄文采。當一批學生補習班課業結束,準備升學考的時候,他會對考生說:「花盛開蝴蝶自來、人如果精彩天自安排,你這麼努力應該沒有問題,祝大家順利成功!」

  聽這句話,不用再補習,大學之門已經開了,就等著這批他教的學生,昂首闊步,踏進極樂世界。

  林奕含就這樣上吊自殺了。

  2009年十八歲的秋天,台北醫學院只上兩週,第一次休學,第一次上吊自殺,第一次住精神病房。(這段的「交往」超過1年,不是陳國星聲明的2個月。林父母發現想告,陳國星的太太威脅要告林奕含妨害家庭,私下和解,就是陳聲明的太太選擇原諒,不提告。)

  2010年十九歲的秋天,送富二代回美國,從機場回來,吞下整整100顆普拿疼,第二次自殺,第一次住加護病房。

  2011年二十歲的秋天第三次自殺,第二次住精神病房。

  2012〜2013年間的秋天考進政大中文系,要愛上陳,約陳在美術館見面。當時展出「清水模」

  2014年 二十三歲的秋天,第二次休學,因為在有露台的某間星巴克二樓,看見外面陳又在誘很年輕的女學生,斷然絕交。前後、斷斷續續交往,共7年左右。

  她用生命去愛陳,陳卻遊戲人間,玩弄無知的少女,就在這個時刻,她才發現那是「姦」。

  2016 跟B結婚。

  2017年2月出版「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2017年4月27日第四次上吊自殺,得年26歲。

2017-10-12

陳垣三文集

 

〔延伸閱讀〕

誘姦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美與醜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小說辦案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再次小說辦案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愛與恨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仗義執言 - ◎陳垣三-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