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李登輝的身世‏


李登輝於民國12年1月生於臺北市,其生父為:筱原笠次郎,系日本派駐臺北服務之刑警,生母為:江錦氏,是臺灣女子,時在筱原笠次郎家中幫傭時,被筱原笠次郎多次強奸,多次強奸後懷孕了,所生下之私生子,乳名叫阿輝,她母親一輩子受盡了屈辱和歧視但她希望自己的兒子將來能夠光輝榮耀,所以個兒子取了一個乳名叫阿輝,他就是現在的李登輝。阿輝自小由其母節衣縮食千辛萬苦地偷偷養活著,這個非法的私生子後來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才勉強進入了淡水中學讀書及臺北高等學校上學,畢業後,無職業,在他母親的苦苦求助下,由筱原笠次郎帶回日本改名為岩里正男,在日本筱原笠次郎送岩里正男進入帝國大學深造,至民國34年因日本投降,岩里正男遂與同學彭明敏、許遠東等多人來臺,將自己的岩里正男名字改為阿輝,阿輝來臺後,舉目無親,想找尋與其父曾在臺北一起服務之金龍伯伯,經多方探詢才獲知金龍伯伯已退休回三芝鄉置產養老,遂前往且拜為義父,由原名:岩里正男改名為李登輝。

  李登輝曾與很多日本訪華團在接見時還用日語向他們自誇自已在22歲以前還是真正的日本皇民身份呢!其義父李金龍先生喜歡喝茶,常與老朋友品茗聊天時,偶爾說出:阿輝與曾文惠結婚時,要我不可為他主婚,因嫌我長得太矮,一塊站在臺上不稱配,有失面子。一個日本人的兒子,都可當上臺灣的總統,統治臺灣已12年,誰還會在意省籍不省籍?

http://kangojian.blog.hexun.com.tw/10106860_d.html

========================================================================

  李登輝是日本人的兒子

 ◎ 李敖

  
我有絕大的本領找資料,長恨歌中「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後來被一位歷史學家傅斯年改寫了,叫做「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找什麽呢?找史料。告訴各位,我真在黃泉找到了,我在陽明山公墓――李登輝的兒子李憲文的墳上,找到第一手資料;每年到他忌日時,就有一些拍馬屁的人送花圈,某天有人用一個石頭壓了一封信,這封信落在我手裏,信上說:我是你母親,我一直懷念著你,你是我的兒子,可是我一直說不出口,現在你死了,我一定要到你的墳前告訴你,我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的阿姨(曾文惠的妹妹)。

  換句話說,李憲文是李登輝的小姨子生的。什麽原因?我們不曉得,可是這種資料卻被我李敖拿到,而且按常理判斷,這個資料應該是真的。

  再譬如說,李登輝和他野父親的關系,李金龍矮矮的,李登輝高高的,兩個人除了都是一樣上男廁之外,其它沒有一點相像。可是李金龍其它的兒子都像野父親,而且李登輝從來不跟其它的兄弟來往,也從不上李金龍的墳,我手上有一張李金龍的退票,金額是六萬元,而退票的時間是李登輝做行政院政務委員,他連六萬元都不肯救爸爸,這是什麽野父子關系?所以合理的解釋:李金龍不是李登輝的爸爸,他是日本人的兒子。

  早在幾年前,臺灣就有人對李的身世進行質疑。最早公開指名道姓說出李登輝具有日本血統的傳媒是臺灣的《商業周刊》。1994年10月,在該刊的第361期中,有一篇文章就直指:“李登輝的爸爸是日本人?”該篇報道的主要依據是李登輝家祠堂裏的一張照片,在這張照片中有九名日本警官和一名中式著裝的人,而這名中式裝扮者就是李登輝的父親。文章發表後,立即在臺灣引發議論。有關李登輝身世的傳言主要有以下兩種:一是李登輝是一個日本警察所生,生下來之後再托付給李金龍撫養;一是李登輝是其母與日本人的私生子。美國著名的“臺獨”問題研究專家阿修伯就說過:“你看李金龍160厘米的小個子怎麽生得出180厘米的李登輝?不但身材懸殊,面貌也一點不像,個中原委實在值得探究。”

  也許,當我們聽李登輝自稱“22歲以前是日本人”時,就會感覺到他並不僅僅是說自己曾經“日本化”、“皇民化”,而是含有某種更玄妙的暗示。

  作為一個叫喊著要分裂中國的臺灣政客,李登輝現在已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主政臺灣11年,李登輝終於由隱性“臺獨”走向與“臺獨”公開合流,公然宣稱海峽兩岸是“國與國的關系”,令中國在半個世紀之後面臨一場內戰危機。

  除了想方設法要將臺灣從中國分離出去的言行,令所有中國人難以接受外,李登輝渾身上下流露出的日本情結,也令人側目。他對日本那種發自內心深處的認同感,先是令中國人憤怒,令日本人驚奇,現在,李登輝撇開美國拋出兩國論,又輪到美國人對這位一笑就露出滿口大板牙的人滿腹狐疑了。

  一位北京觀察家指出:“李登輝曾到美國留學,總聲稱臺灣體現了西方民主自由價值觀,但實際上,那不過是因為現在只有美國才能做他的保護傘,是對美國實力的一種理智認同與利用罷了,他內心深處的情感歸宿是日本,而不是美國。”

  在海外早就流傳著李登輝是日本人後代的說法。近些時間,這一說法在更大範圍流傳開來,北京《中國青年報》發表的一位學者談李登輝身世的文章中,提到了這種說法。而美國著名的《花花公子》則幹脆在李登輝背上插上兩面日本國旗,將他用作封面人物。

  滿門日本“忠烈”

  當李登輝主政臺灣之後,便有人查考李氏族譜,認定他是祖籍福建永定的客家人。李登輝本人1923年1月出生於臺灣臺北縣三芝鄉。

  當時,臺灣處於日本殖民統治之下。李登輝之父李金龍,畢業於警察官練習所,在日本殖民者手下充當刑警10餘年,李登輝至今為此感到驕傲,說他是當時的“精英人物”。其兄李登欽曾在日軍中服役,二戰期間在菲律賓戰場戰死,其靈位至今仍擺在日本靖國神社。

  李登輝小時並不聰明,並三易學校。成績與環境使李登輝常獨立於群體之外,導致了他後來外表沈默、內向的一面。小學畢業後,李登輝連續考了三年都沒有考上一所好學校,最後不得插班進入教會學校——淡江中學。這所學校在當時也屬貴族學校。在校期間,他大多獨來獨往,唯一參加的團體活動是劍道訓練,並學會了忍、準、狠的要訣。這一日本式處世之道,李登輝在後來的島內暗潮洶湧的政治鬥爭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1942年,李登輝進入臺北高等學校,當時,班上只有四位中國學生,這與其父當日本刑警是分不開的。次年,李登輝還未畢業,便到日本東京都帝國大學求學,就讀農業經濟。日本的文科大學生必須從軍,李登輝也因此當過一名日本陸軍的炮兵中尉。日本戰敗投降後,李登輝回到臺灣。由於李登輝長期接受日式教育,不僅有“李登次郎”、“巖裏政男”這類日本名字,而且在他日後的說話及文字中常常出現近似日本語法的名詞,如“一代建國”“一個犧牲、兩個靈魂、三個能力”等等,並且日語比中國話流利得多。

 也許,李登輝的這些經歷與做派,並不算太特殊,因為有50年的殖民統治,日本文化自然會影響臺灣人。就是今天中國大陸那些留美學生回國後,在與人交談時,也動不動就冒出幾個英文詞以顯學問與身份。

  但是,李登輝並不僅僅是有親日情結,他對日本的親近,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認同感。

  天然的日本情結

  李登輝將日本視為“祖父之國”。上臺伊始,他就迫不及待地要將臺日實質關系全面擴展、深化和升級,處心極慮地同日本政界要人拉關系。每當和日本人在一起的時候,他的神經就立刻興奮起來,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這是一種很難用語言來表達,別人又無法體會的心理狀態,他總是極力向他們表白,他會說日本話,從年輕時就偏愛日本,時時處處都與日本國民“抱有共感”,在亞洲,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像他那樣的“忠誠的朋友”,以至日本人認為,李登輝不僅22歲以前是日本人,就是現在說他是日本人,也沒有人會不相信。同時,李登輝對待中國的態度,也跟日本人沒有一點不同。

  日本軍國主義和右翼勢力對臺灣在二戰後回歸中國始終耿耿於懷,至今也沒放棄“臺灣歸屬未定論”。他們認為統一的中國,將是對日本的“威脅”。日本右翼勢力公開鼓吹肢解、分裂中國。如中島嶺雄曾狂妄地提出把中國分成十二塊;司馬遼太郎說,國家有適當的尺寸大小,……只靠北京一個政府,要控制比全歐洲還要大的地方是不可能的。宮崎正弘也津津樂道“中國的大分裂”,稱中國90年代後將分裂成16個小國,演變為一個聯邦。而中西輝政最近則公開叫囂,“自秦始皇以降延續兩千年的中華帝國氣數已盡”,“中華帝國必將滅亡。”

  李登輝曾在1999年的著作《臺灣的主張》一書中提出了分裂祖國的“七塊論”,該書由日本PHP研究所江口克彥代為捉刀。同年7月,李登輝又拋出了分裂祖國的“兩國論”,“兩國論”與《臺灣的主張》中的“七塊論”有著一脈相承的關系,其根源也來自日本。日本東京《時報》便明確指出“李登輝的兩國論源自日本。”

  在這之前,李登輝在1999年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談話時,大講“生為臺灣人的悲哀”,“中國”、“中華”、“中國人”這些詞含混不清;“國民黨也是外來政權”;臺灣是“無主之國”;臺灣學生學習中國歷史毫無用處。兩岸統一是“奇怪的夢”。李登輝大肆美化日本帝國主義在臺灣血腥統治的“武功”,殖民時代日本人留下的事物很多”,要“用科學的觀點來評價”。他還說:“在臺灣的經濟發展歷程中,日本曾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說日本是臺灣經濟發展的啟蒙者,也不為過”。

  李登輝還以“言論自由”為名,默許“臺獨”分子極力鼓吹《馬關條約》合法化,放肆地進行分裂祖國的活動;當臺灣人民隆重紀念抗日戰爭勝利50周年時,李登輝卻說“抗日戰爭紀念從臺灣本土角度看,較有爭議”,“不宜直接表態”;他還與日本軍國主義遙相呼應,將“臺灣光復50年”改成“臺灣終戰50年”;只字不提日本帝國主義在臺灣的血腥統治,僅1898-1902年就殺害臺灣人民1.19萬人之多的罪惡事實。

  海外的猜疑與推測

  李登輝這些不同尋常的表現,引起了人們對他身世的猜測與懷疑。

  早在幾年前,臺灣就有人對李的身世進行質疑。最早公開指名道姓說出李登輝具有日本血統的傳媒是臺灣的《商業周刊》。1994年10月,在該刊的第361期中,有一篇文章就直指:“李登輝的??祠堂裏的一張照片,在這張照片中有九名日本警官和一名中式著裝的人,而這名中式裝扮者就是李登輝的父親。文章發表後,立即在臺灣引發議論。有關李登輝身世的傳言主要有以下兩種:一是李登輝是一個日本警察所生,生下來之後再托付給李金龍撫養;一是李登輝是其母與日本人的私生子。美國著名的“臺獨”問題研究專家阿修伯就說過:“你看李金龍160厘米的小個子怎麽生得出180厘米的李登輝?不但身材懸殊,面貌也一點不像,個中原委實在值得探究。”

  也許,當我們聽李登輝自稱“22歲以前是日本人”時,就會感覺到他並不僅僅是說自己曾經“日本化”、“皇民化”,而是含有某種更玄妙的暗示。

  “李登輝的爸爸是日本人?”

  1994年10月臺灣《商業周刊》雜誌第361期載文稱:“李登輝的爸爸是日本人?”這一消息是長年擔任臺灣前“總統”蔣經國的秘書、現任國民黨非主流派“新同盟會”秘書長的中文大學教授馮滬祥先生透露的。不久前馮先生一面出示一幅照片,透露了出來。

  馮先生出示的照片是日本殖民統治時代拍攝的一張日本警官的集體照,照片上有9名戎裝的日本警官,一名中國人。據說其中的一人就是李登輝真正的生身父親。其依據有三點:第一點,前排4人中的左邊第一人,《商業周刊》的文章推測,無論是五官、臉型、輪廓等都與20歲時的李登輝極像。第二點,照片中的人,身材高大,光是坐著就比別人高出半個頭,相對之下李登輝的父親李金龍卻那麽瘦小,怎麽會生出那麽高大的兒子呢?第三點,這張照片被發現的地方,是在李家祭祀自家祖先的“源興居”祖室祠堂祖先牌位旁。按照臺灣一般人的習俗,只有神和仙人的圖像才可以放置在祖先牌位的位置。這張照片如果對李登輝沒有特殊的意義,怎麽會被擺在祖先牌位的旁邊呢?李家祖先的牌位旁掛著一群日本警官的照片,而照片中的一個人又長得和李登輝那麽相像,這會是什麽意思呢?

  這張撲朔迷離的照片,使李登輝的身世成了一個謎,引起了人們的好奇、議論、關註。李登輝究竟是哪國人?根據攝影行家的推測,這張照片大約攝於1930年,當時李登輝七歲。傳說中的故事是這樣的:在三芝鄉“源興居”李家祠堂裏那幀照片中的九名日本警官之一,曾與臺灣的一位少女生了一個男孩,日本戰敗投降以後,臺灣重新歸還中國,當時在臺灣的日本人都被遣送回國,照片中的日本警官也被送回日本。這些警官回去後便杳無音信。李金龍因為在日本統治時期擔任過日本刑警,不但與日本刑警熟悉,而且為人又好交誼,所以日本警官所遺留的男孩便托付給他撫養成人。這才傳出李登輝的爸爸是日本人。

  不過,據臺灣有的報刊報導,在李登輝生長的故鄉——臺北縣三芝鄉,老一輩的鄉親口中都異口同聲的否定了。有人說,三芝地方不大,如果他是日本人留下的孩子,在三芝鄉早就傳開了。也有的說三芝鄉的街坊鄰居之間沒有秘密,如果李登輝的父親是日本人的話,並不是地方的光榮,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假如真有此事,三芝人豈能保密到現在?按三芝人的說法,綜合起來,否定的依據有三點:一是“源興居”那麽小,如此大事旁人哪能不知;二是李金龍身材雖然瘦矮,可是李登輝的母親江錦,身高170公分以上,是個大個子;三是李登輝的母舅江源麟長的是長臉型、下巴又厚又寬,像貌和李登輝極為酷似。李登輝長相像舅舅,這是多數三芝鄉親們的看法。三芝鄉多數鄉親的這種說法比較樸素、直接,但是問題並沒有完全說清。現在也沒有一個人得出肯定的回答。

  這張照片引出的疑問,雖然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但李登輝的戀日情結是那麽深厚,加之他口口聲聲說自己22歲以前是日本人,千方百計要訪問日本,因此使關註這個問題的人更如墮入千裏煙霧之中。

2007-06-17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