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葉菊蘭 不誠實的女人

我們可以暫時接受你說在競選總部沒討論過,可是妳又哪會知道其他人沒在競選總部討論過?施明德說許信良19日見了他後,馬上回到競選總部,告訴李應元和妳葉菊蘭。施明德說,妳當時就打電話給陳水扁,還記得嗎?由於妳說謝長廷也從不知悉?這一點就被施明德戳破妳謊言。妳是總統祕書長,竟然和他人密謀,要阿扁總統下台。按道理妳是總統府的第二號人物,怎麼可以參與「要總統下台」的計劃。第一時間妳理該向總統報告:有人要逼你台,可是妳卻沒有盡到祕書長之責。

妳說,許信良當初要說什麼事,妳不知道,我不相信。雖沒約成,可是妳的確打了電話,這是一位總統府祕書長該做的事嗎?這是背叛的行為妳不知道嗎?如果妳想幫謝長廷,請先辭總統府祕書長之職,辭職後妳就可以發起任何行動。

 

你們認為敗選是阿扁的錯 (參考謝長廷的文章),那是你們的看法。當八年的總統,哪有全部的人都滿意的。我對妳也不滿意啊!我對阿扁、謝長廷......等也都有不滿的地方啊!妳是總統府祕書長該忠於阿扁總統,而不是妳的下一個主子謝長廷。我說的對不對,就留給歷史評斷。

妳至少還說了一句「司法不公」,不像某些人,明知司法不公,還要阿扁勇敢面對司法,這是假好心「提籃仔假燒金」。謝長廷在高雄的得票不如預期,甚至輸給馬英九,難怪謝長廷要說「高雄是無情的城市」。你們和阿扁切割,我們也要替阿扁抱屈,大罵「民進黨中央是無情的政黨」。

重點是謝長廷明明知情,還要裝無辜。這種政客沒擔當,壞人都教別人去做,自己裝得像聖君?!我知道妳沒那麼壞,是受老包詹錫奎和謝長廷「利用」,他說過給妳副總統也食言,妳還要等 2012的副總統嗎?以民進黨的表現,和謝長廷的算計,我勸妳還是別想了。

 

註:方塊內文字為葉菊蘭女士之聲明,原載於台灣維新影子政府網站

方塊外文字為作者 Jenny 之評論,原載於台灣e新聞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