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受難下的既得利益者
回首頁
回首頁
 

 

政治受難下的既得利益者


 

惠珍

鄭南榕和許多民主人士, 必須犧牲自己的生命、家庭幸福向獨裁政權爭取自由,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更是親人心中永遠的傷痛.

民眾對參政的政治受難者的家屬總以選票支持作為回報.葉菊蘭是許多人當中,活躍在政壇歷久不衰、受益最多的受難者家屬.

「不褻瀆鄭南榕資產,對亡者才公平」 ,這是葉菊蘭在亡夫自焚二十週年的談話.如果這是葉菊蘭的反躬自省,我會重拾對她的尊重;假如這是說給觀眾聽的,就以她的話回敬她.

二十年來她把鄭南榕的剩餘價值利用的淋漓盡致,官越做越大,不但沒有看到她為繼承遺志的努力,總統大選時還甘願被政客利用,和「許信良們」站一起,企圖推翻民選總統,一切只為了她的新仕途和新主子。許信良何許人?難道葉菊蘭不清楚?鄭南榕為台灣獨立、言論自由而自焚,葉菊蘭卻和親中的政客走一起,妳對得起那自焚的亡夫嗎?

今天換成是一般的政治人物,只要立場搖擺,將立即面臨批判的聲浪;葉菊蘭卻可搖著民主烈士的大旗,幸運的躲過一劫.他們更寄望未來的總統大選有鄭南榕的相助,所以鄭南榕的招牌非擦亮不可。

我對政治受難者的遭遇難過不捨,但拒絕對其家屬的言行概括承受!


 

寫於台北 2009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