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馬桶獨裁 不是司法獨裁 ◎ 李丁園
回首頁
回首頁
 

 

是馬桶獨裁  不是司法獨裁

( 莊佩璋我見我思-未審先關 法界心安?” )

 

◎ 李丁園

 

中國時報的名家莊佩璋於2009-05-07 在其我見我思專欄發表【未審先關 法界心安?】一文 (以下稱莊文) 。她先說台灣法界對阿扁總統的未經審判,先關幾個月,不關照司法人權,是司法獨裁。她又以謝清志案件為例,說審前羈押如果會誤關謝清志,就會誤關你、我;為了保障所有國民的司法人權,現在就不得不保障陳水扁的司法人權,檢討審前羈押

如果我們沒細讀其文,我們首先會以為她是替阿扁抱不平,是難能可貴,贏得人民對她的青睞;也會以為中國時報換了老闆就換了腦袋,改頭換面、重新做一個有報格的報紙。然而此報畢竟是中國黨的報紙,一向反對阿扁、歧視本土;尤其新老闆換成旺旺集團主席蔡衍明後,因為蔡衍明的根由中國控制,中國時報已公然稱中國就是 PRC,不是 ROC,所以其反阿扁立場更是為甚。莊佩璋此文在台灣人民正在進行五一七反馬桶及中國匪黨示威大遊行之際出現,是不尋常的,是不大對勁的。

阿扁總統已被羈押四個多月了,她以前裝聾作啞不發聲,中國時報更是與其他中國黨匪媒體火上加油,製造謠言、傳遞謠言、洗腦大眾、指導特偵組辦案。所以,此文的刊登不是她良心發現,不是遲來的正義,而是另有圖謀。

莊文中以 不關照司法人權,是司法獨裁開始,最後以台灣確有淪為司法獨裁之虞做結束。好似她很在意、擔心司法獨裁。可是,她應該知道台灣的司法一直是中國黨對付異己的私家刑店,即使是在阿扁執政時亦然。要不然,證據鑿鑿的馬九貪污案,特偵組先輕輕起訴,一審的蔡守訓法官(現在辦阿扁)開庭時對馬九恭恭敬敬,判決文中還引用牠馬的中國古代碗糕典故替馬九開罪。而阿扁自己的國務機要費,不僅與以前的中國黨李登輝的國務費報銷方式相同,而且還不夠用。但特偵組的陳建仁與李登輝吃過飯後就起訴阿扁夫人阿珍,將阿扁列為被告,等阿扁總統任期結束時再起訴。更荒唐的是,花蓮的一小小檢察官也公然調阿扁總統到花蓮地檢處做證,阿扁總統的偵檢單位竟然默不作聲﹗阿扁執政,但立法及司法仍在中國匪黨控制中。

她之所以強調、擔心司法獨裁,說穿了是為馬九及廄中國黨開脫。台灣的司法單位那有那麼大的能耐及膽量獨裁﹗台灣的司法以前碰到馬九馬桶就轉彎,現在是馬九在獨裁﹗台灣的司法辦綠不辦藍是人皆知的,是馬九及馬中國黨指示的,難道她不知她不是白痴,是想轉移馬九獨裁及中國黨獨大的罪行到司法單位上,露出她甘為馬桶走卒的本色。還有她應該知道阿扁案是「政治迫害」,她不但視而不見,卻反而隨統治者起舞,阿扁不是「政治迫害」。等關了四個月餘才輕輕地以司法獨裁掩過,用心良苦,可惡之至﹗

另一方面,中時的新老闆蔡衍明不諱言的要求中時員工「不應批評總統與政府官員」(陳正義《自由時報》2009-4-15, 瞿海源《自由時報》2009-5-) ,囂張控制言論。莊文的用心倒是附和蔡衍明的心意。保護馬桶外,又讓人產生中時有向自由時報開明看齊的方向移動的假象 (諷刺的是,自由時報已現出向聯合中國報的方向移動)。她的所見所思堪稱細緻,比起當年的龍應台有過之而無不及。

莊文中提到扁案中的國務機要費案, 卻完全不提扁案國務機要費是當初總統府人員告訴他哪些可以報帳,以前的總統也是這樣,根本是相沿承襲,今天用這樣理由起訴他。她也不提其他案件中特偵組的編造無中生有的故事、利用媒體洗腦、製造謠言、傳遞謠言。更不提特偵組羈押或恐嚇證人、取他們所要的供、要靠汙點證人及通輯犯來演所寫定罪阿扁的劇本、竄改事實及證詞、塗改筆錄、以及法官未審先判羈押等等違反人權及司法程序的事例。相反的, 她完全附合特偵組的非法的故事, 以不道德的手法說阿扁已自承有「海角七億」,更已預設立場,鐵斬釘的說阿扁當然不會像謝清志般受冤枉,當然也無「政治冤案」的可能。這個「海角七億」是聯合中國、新黨之音網站等范蘭欽媒體與特偵組羈押恐嚇證人所編造演出的一劇拖棚歹戲故事。  

未經審判,已先關幾個月,法界真的沒有半點不安?莊佩璋明知故問。馬廄中國黨匪集團押扁是政治迫害,把押扁當民粹手段,要回到封建獨裁時代。所以台灣的司法界是看馬廄中國黨匪集團的眼色辦事,聽命於馬桶。他們本身大部份就是此匪集團的共犯,當然希望把扁「關到死」,那有什麼半點不安﹗

老實說,扁已被關四個多月,如果現在還有證可滅、可串,那特偵組恐有被批蓄意不作為之虞;如果廿四小時特勤「保護」(或許可再加電子腳鐐),扁仍有「逃亡之虞」,國安局恐怕也有被裁撤之虞莊佩璋這時才 義正詞嚴怒吼特偵組及國安局,在打特偵組及蔡守訓等法官的腦袋。

正是如此,她一方面假兮兮替阿扁求司法正義,誤導民眾把帳算在司法單位。另一方面她又轉移了焦點,不但讓馬桶永遠不會做錯,而且掩蓋了馬九獨裁及中國黨獨大的政治迫害罪行,暴露出她只不過是馬中國匪黨集團的打扁幫凶而已。

阿扁根本不應被關在黑牢裡,現在要放不放不是蔡守訓等法官能作主的,是馬廄中國匪黨集團仍在盤算是否放出阿扁。我們都知道,馬廄中國匪黨集團跟蔣家父子一樣,如果我們沒有展示壓力,如果蔡英文民進黨仍軟弱無力,馬廄中國匪黨集團是會繼續羈押阿扁的。

總之,莊佩璋的文章與其他中國匪黨媒體一樣,表面上雖然像春天的李花那樣清白,令人驚艷;然而,其本質只不過是替馬廄中國匪黨遮臉,麻痺不正、醜陋無比。

現今,台灣沒有公平的法治。這不是司法獨裁,而是馬桶獨裁﹗

2009-05-1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