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李濤百日罵爽 高捷冤屈四年

 

◎ 吳春貴

 

拜讀昨天郭峰淵教授「回首高捷,民進黨該上的一堂課」一文,重新提到轟動一時的高捷案,以高捷引進泰勞事件作例,來檢討民進黨內部的「大義滅親症候群」如何在事件中自相殘殺,親痛仇快的作為。在民進黨輸到快要一無所有的今天,實在應該深切警惕,真正檢討才好。
郭文何以以泰勞案作例?因為該案一票被告,最後都以無罪定讞。其實,高捷六案中的公共藝術案,六個被告日前也均以無罪定讞,這六個人,當時的身分是中鋼總經理兼高捷董事長陳振榮、高捷副董事長陳敏賢、高捷前後兩任總經理賴獻玉、范陳柏、高捷副總經理許英雄、公共藝術執行人周渝珠等人。
綜觀高捷事件,一個案一個案在無罪平反,在在說明當時檢方如何草率、粗糙的為起訴而起訴,及一些統派媒體如何鋪天蓋地的指導辦案,才落得證據薄弱,不堪一辯。以李濤的節目為例,在百日之內,他一共邀了六十三人次的所謂名嘴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輪番上陣,「白天也罵,晚上也罵,甚至連消夜也罵下去」(阿扁語),這樣疲勞轟炸的結果,多少被害人因而身心深受重創,痛苦不堪。
現在「名嘴審判,媒體殺人」的伎倆,又在阿扁事件中重演,且這次的疲勞轟炸,遠比高捷事件來得既深且遠,且更持久。民進黨還是學不會教訓,又在重演大義滅親症候群的切割手術,讓基層支持者已經抓狂到無以復加。

(作者為前民眾日報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