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斷陳菊的權力傲慢 ◎李丁園
回首頁
回首頁
 

 

砍斷陳菊的權力傲慢

 

◎ 李丁園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學會創會會長、芝加哥大學教授廖述宗是我敬佩的台灣人學者。從他的為人、言行、處事與學術研究等,除了立即有實際有形的助益外,我在許多方面尤其在台灣政治觀察與判斷上,學習到與得到很大無形的助益與啟發。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兩項﹕ () 他引述他的恩師,NOBEL 獎得主 HUGGINS 的話﹕要得到 NEWS IDEAS RADIO 就夠,研究上不一定要看前文獻或資料。() 電話中,他痛心且近乎哽咽的說﹕一位曾是台獨的健將為了院長頭銜,竟和統派喝咖啡倡談大和解。  

第一項使我了解不受(媒體)污染是科技研究上有客觀、創造、突破與發明的動力之一。在台灣問題上也不會預設立場或當如是的偏見。 

我們在此對第一項不做另外引伸,第二項使我對施明德的看法重新評估,因而對他後來與中國黨結合,領導紅衫軍作亂並不意外。現在也引用第二項來分析中國行後的陳菊。 

施明德說他的大和解論是為了社會的合諧,而在號召紅衫軍要阿扁下臺時,他說是因為反對阿扁的貪腐。最近,陳菊說她自己的中國行是為了行銷高雄世運。蔡英文補充說是經濟問題,與政治無關。 

紅衫軍作亂期間,施明德被本土社團及民眾批判時,他腦羞成怒地說﹕「我坐牢絕食時,你們在做什麼?」。而陳菊在中國行回台後,被本土社團及民眾批判時,她毫不靦腆悍然的說我是真正的台獨,又說﹕當我在蹲苦窯時,你們在那裡﹖“ 

施明德的確是因為他是台獨而被中國黨匪集團打入黑牢。但是,陳菊在美麗島事件被捕,則與她是否為台獨無關。沒錯,陳菊對台灣民主運動有很大的犧牲與貢獻。然而要說美麗島事件時她是真正的台獨,我們是有所保留。這與她一直跟隨的郭雨新先生有關。郭雨新先生是一位白色恐怖年代致力台灣民主,令人欽敬的鬥士,但終其一生,他一直不被認為是台獨運動者。也因此,他在一九七九來美時,當時的台灣留學生尊敬他反對蔣家中國黨獨裁而給予溫馨卻不熱烈的支持。陳菊繼郭老定居美國退入幕後而走到幕前,或許因身處虎穴,她的模式與郭老仍然同樣。不過,由於她年輕又是女性,一曲黃昏的故鄉更是使當時的台灣人尤其海外留學生聽得熱淚直直流。所以,她是比郭雨新受到更熱烈的掌聲歡迎與支持。她的知名度因而在台灣海內外迅速上昇,種下美麗島事件中她在被捕名單中的因果。 

台北的RK郭先生非常中肯的回答陳菊的問題﹕「當妳在蹲苦窯時,我們並沒有閒著, 我們在台北街頭抗議,KMT抗爭, 替妳們[聲援]; 當妳任高官[勞委會主委], 我們隱忍不平代遇, 不鬧工運; 在妳新潮流同志全力切割阿扁時, 我們幫妳盡心盡力, 到處一票一票拉回來, 把妳送上[市長寶座]... 妳今天伸手指責的...身為台灣人的我們.. 流血流汗, 出錢出力幫妳做的」郭先生也反問﹕「當我們在各階層拼命喊[獨立建國]; 當我們1104/5/6519在街頭被警察打的頭破血流像豬一般被扛走時; 當每次阿扁出庭應訊被侮辱時; 24小時在土城北所大門口苦守[寒窯]; 當我們在立法院前堅持靜坐215天時; 當我們在高雄街頭和 AIT/JIT 舉牌抗議時...  妳在哪裡? 」我們沒有更好的補充。 

施明德走出黑牢後,台灣人有情有義的把他送到立法院。享受權力與錢利後,使他腐化與傲蠻。以為他的作為是永遠對的,也以為台灣人永遠欠他,要永遠支持他。然而,台灣人有原則的說他的大和解論是錯的,以“NO把他三振。如果他一錯又錯後能及時悔悟,在中國黨匪集團傾全力打阿扁打台灣人時,能以他當年的台獨精神勇猛挺出反擊中國匪黨,也許他後來會再受台灣人的肯定而復出。然而,權力的傲慢使他反其道而行。也許權力的傲慢使人不知上台終有下台日,得意勿忘失意時的名言。 

 陳菊的表現看來與施明德近乎相似。權力的滋味使她從勞委會主委下台後,立即南下,到與她沒有耕耘過的高雄,與管碧玲狠狠相爭民進黨提名候選市長,最後抬出謝長挺逼管碧玲退讓。難怪她會選得那麼艱苦。RK郭說得正確,是台灣人到處一票一票才拉回劣勢,送她上高雄市長, 保住南台灣。 

施明德還沒有實際掌握行政資源就已中了權力的毒。陳菊從勞委會主委到市長是整天與權力為伴,觀察她在市長職位對馬桶的巴結,乃至五一七高雄大遊行示威,以及中國行前後的言行,我們有理由相信她所中的權力傲慢的毒是更深更牢固的。 

在馬九馬桶中國黨集團以權力的傲慢來凌遲阿扁,侮辱台灣人,輕視蔡英文民進黨,一步步傾中賣台的時候,如果我們不能先砍斷陳菊的權力傲慢,不能阻斷蔡英文民進黨對台灣本土社團及民眾傲慢思維,大家將會看到蔡英文民進黨的黨職貴族們一個個以是經濟問題,與政治無關為名,向中國磕頭參拜,進一步民進黨中國黨化”( 曹長青語) 

權力的傲慢使我們無法對民進黨有所寄望,進一步行動以對付更凶殘的馬九馬桶中國黨集團的。 

讓我們先砍斷陳菊的權力傲慢﹗

2009-06-0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