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從扁事件看台灣人的方向感

 

蔡勝雄

前總統陳水扁案件不是個別的刑事案件,而是政治成分大於刑事成分的案件。從整個事件發展的理路來看,可以看出那是細密的政治操作與政治鬥爭,醬缸文化(柏楊語)效應的綜合體。事件始於阿扁當選第二任民選總統時。繼虎口下的總統李登輝,他不僅要繼任在虎口下,還要承受史無前例的羞辱─無論在任上或卸任後。

由初任總統起始,我們就在軍事演習上,看到「『扁』豬」被拖曳在飛機後面當空中飛靶讓人打。我們也知道,若無一個演習團隊,若無地勤人員,只憑一個飛行員,不可能使一架演習機裝設飛靶就定準備位置,隨時可任人登機起飛。

這不是各別偶發的事件。即便二○○四年阿扁連任成功,連宋不服(蔣經國的孫子友柏都認為不該不服輸),發動群眾示威總統府前,造成全國人心惶惶,令人憂心可能演變為政變(已有軍人出現在群眾中)。阿扁還因為說了這是「柔性政變」被法院判罰賠錢道歉。在部隊裡,依然出現有巡迴教官在課堂上說:可以把阿扁送到北京作(活體)解剖,研究他的頭腦。我們還看到一位瘦弱老邁的「愛國同心會員」,可以輕易接近總統踹他一腳。紅衫軍圍困總統府整月,說扁貪腐,欲逼其下台。

另一方面,大部分籍屬國民黨的推檢官員構成的司法體系,由下而上兜收法網。國民黨敲鑼打鼓,投下許多錢籌建多年未成的高捷、高鐵重大交通建設,民進黨政府將之完成,卻被打成弊案。雖然涉案人後來都獲判無罪確定,可是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南科高鐵減震案的國科會副主委謝志清等人的名聲、尊嚴已受重創;扁政府的貪腐形象更逐漸形成。於是由國務機要費、SOGO禮券案、南港、龍潭、一○一賣官等等,一案接一案,把扁政府上下,包括其所屬政黨,打得倒地叫苦。凝聚台灣主體的勢力被摧殘。

在這種氣氛環境下,台灣人眼看國家在一年之間,就在「國共論壇」、「兩岸論壇」、「外交休兵」的運作下,變成「province of China」,變成「島內」。馬英九開門揖盜,還自鳴得意,說:「陳水扁做不到的,我們做到了」。台灣人憂憤心急,卻是「拔劍四顧心茫茫」,不知從何下手。綠營勢力已被打散。國民黨聯中制台的目標藍圖明確,且正照圖施工。台灣人的建國方向感已亂成一團,還忙著互相指責「你不對,她無能」。還有人急得叫「他」去死。理想變成空夢,口號當成手段。

其實陳前總統除金錢「弊案」尚待釐清外,扁政府在建設台灣方面,無論硬體或軟體層面,皆有難能的成就。前政府十幾、幾十年完成不了的高捷、高鐵、北宜雪山隧道,扁政府不只將其超前完成,還省下千萬上億的工程費。WTO的參與;日本、歐洲、中南美洲、非洲、南太平洋等地外交關係的強化;世界經濟競爭力提高,教育、文化以台灣為本的主體化;軍隊國家化;財稅公平化;言論自由、人權的尊重等皆有相當的成績。台灣建國的大方向,陳水扁走得沒差沒錯。我們期待建立的國家,應是一個主權確立,台灣主體明確、司法公平、社會有公義、文化提升、經濟自由繁榮、資源福利公平分配的國家。

不錯,長年來被外來政權打壓,又浸染在醬缸文化裡,有不少人受制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努力的手段與過程必然會有分歧。錯誤瑕疵要避免、要評判。已造成的錯誤要有停損的認知與吸納的雅量。著眼於大方向。八十年前蔣渭水說的:「大家要團結,團結才有力」,現在還是有效。力量不要相抵,必使匯集朝大方向走。

【2009/06/01台灣時報】

(作者為台灣南社社員)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