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峰這個人,才比國民黨更可惡 ◎ 艷陽下的番薯仔
回首頁
回首頁
 

 

李筱峰這個人,才比國民黨更可惡

 

◎ 艷陽下的番薯仔 

從李筱峰發表「這個家庭比國民黨更可惡」一文之後,我開始懷疑他的腦袋是否有問題。回顧從陳水扁執政後,李教授的種種言行,加上他一直迴避輿論的死不認錯態度,且陸續發表攻擊陳水扁家庭的多篇文章後,終於讓人領悟到這個人的陰險,而不是單純觀念不清的問題。我們不清楚他變節的實際原因,但最讓人氣憤的是他假藉綠色學者之名,一直在模糊是非正義。國民黨為非作歹眾所周知,但這個人卻靜悄悄的改變立場,逢扁必反;相反的,對馬政權的霸權逆施卻是輕描淡寫,其居心叵測才真正的比國民黨更可惡。

陳水扁司法纏身,是受到馬政權的政治迫害,司法不公是周知的事實,這點李筱峰也是知道的,因為他至少在「李筱峰給北社社員好友的公開信」一文承認。那他為何不曾為司法不公真正做出聲援呢? 反倒是扮演起上帝的角色,在司法未判決前執行嚴厲的道德審判,而且是毫無人性,絕不寬恕的嚴厲批判。無形中暗助國民黨操控司法,執意置陳水扁於死地。這難道不陰險惡毒嗎? 正義不伸,向霸權屈服,所以李筱峰才比國民黨更可惡。

李筱峰也自封為對二二八事件最有研究的學者,那為何他看不出目前馬政權的種種惡行,和「二二八事件」時代如出一轍。箝制言論,網路監控,控制媒體;警察濫權違法,為所欲為;官員胡作非為,囂張至極;資金物資轉運中國,欺壓本土等等惡行,他看在眼裡卻裝聾作啞,更可惡的是竟然學起李登輝是非不分、逢扁必反,鬥爭異己陷害忠良。近日他對陳昭姿女士無情的指控,及那封不知所云的「給北社社員的公開信」,他將北社社長選舉搞成挺扁與反扁的戰爭,格局實在低下。所以李筱峰絕對是比國民黨更可惡。

多虧李筱峰還知道絕大部分的支持者,除了痛恨馬英九之外就是他,若還有羞愧心的話,應該退出所謂的綠色陣營,不要再沾污綠營了。請順便行個好,把陳儀深也一起帶走。

2009-06-0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