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歐洲軍事採購的秘密世界

尹清楓上校和拉法葉軍艦案

作者:謝聰敏

一、商售與歐洲軍火商

過去台灣的軍備都由美國供應。美國政府扮演美國軍火製造商代理人和台灣政府代理人的角色。立法院國防委員會參觀格魯曼公司,我向美國官員要求閱讀台灣購物契約,公司提供的契約是由美國國防部長和公司董事長()約,沒有台灣官員的名字。美國國防部買下武器轉售台灣政府,稱為「對外軍售」(Foreign military sale, FMS),至於零件、彈藥、小型武器和其他裝備才由「商售」取得。台灣海軍的軍購業務則掌握在海軍官校出身的作戰系統中,因此,中正理工學院出身的尹清楓上校向我埋怨具有專業能力的軍官無從發揮。

一九八一年,台灣海軍為汰換戰艦,成立忠義小組,建造二代艦,蔣經國核定選購韓國蔚山艦為二代二級艦。可是一九八九年五月,郝柏村訪問法國,改採拉法艦,此後歐式裝備逐漸取代美式裝備。歐式裝備皆為「商售」,歐洲軍火集團和他們的代理人崛起,海軍內部派系傾軋,競逐利益。我在立法院曾經根據尹清楓談話向國防部提出質詢。莊銘耀在副總司令任內早已知道軍事採購種種弊端,但是不能過問。根據張友驊:1260億佣金艦隊鬥事記,莊銘耀就任總司令之後,經參謀總長劉和謙推薦,打破原有人事佈局任命中正理工學院出身的尹清楓上校出任武獲室執行長。尹清楓在臥虎藏龍來自作戰系統中的軍購軍官中孤立。長期以來利益集團形成派系,盤根錯結,尹清楓不能擺平。郭立恒是武獲室整後組長,弄權操縱,意圖結合湯姆笙代理商汪傳浦通吃歐式裝備採購。尹清楓命案就在這種錯綜複雜的環境中發生。

尹清楓上校的兄弟()清崗回憶往事說:惹禍的原因是一九九三年九月立法院國防委員會巴黎之行。他和郭立恒隨隊參加洛里昂造船廠的軍艦上樑典禮。尹清楓發現台灣海軍已經付出百分之四十的貨款,而法國未動工建造。事實就是法國造艦是新設計,工程藍圖遇到困難。簽約兩年後法國更改契約,取消技術轉移,不在台灣建造。台灣處處有人護航,許多高官涉案。

前參謀總長郝柏村在「別鬧了,登輝先生」書中再三保証尹清楓的死因不是來自拉法葉艦採購案。理由是尹清楓就任武獲室執行長之前軍艦採購案已經簽約。根據前中國時報編輯楊麗貞的「購艦疑雲」,他手中的採購案則有三件,二億七千萬元新台幣的獵雷艦附件、十六億兩千萬元新台幣海測艦、以及幾百億元新台幣的拉法葉艦武器系統採購案。拉法葉艦武器採購金額最高,而且相差甚多,誘因最大。

根擁尹清崗及法國費加洛報報導,拉法葉艦採購案是在 一九九一年八月三十一日 由台法兩國簽約。中國哈爾濱號是在一九九○年十一月建造,一九九一年十月下水(簽約兩個月後),下水後安裝了湯姆笙製造的Tavitac戰系、海響尾蛇飛彈、電戰裝備、艦首懸吊及艦尾變深聲納、海虎搜索雷達及射控雷達。一九九四年七月成軍服役。後又續建了青島號。法國報紙報導法國曾由來自台灣的婦人劉莉莉轉送中國一億美元佣金,並告知拉法葉艦技術給中國,協助中國海軍現代化。這兩艦安裝的湯姆笙裝備,顯示和劉莉莉的一億美元有關。台灣出錢武裝了中國海軍

一九九三年九月,尹清楓參加拉法葉艦上樑典禮,他的弟弟指出,他在拉法葉艦武器系統採購會上,極力主張艦上的射控雷達、電戰、干擾火箭、光電指揮儀及防空飛彈應該分散採購,以減少風險。法國不願出售新研發的新式Aster-15垂直發射飛彈。經台灣海軍探詢,以色列同意出售另一種垂直發射的Barak防空飛彈。法國湯姆笙集團發現另有競爭對象,改變政策,出售先進武器和電戰系統,可是海軍未曾照單全收。尹清楓確是幾乎「擋了他人的財路」。

 

二、 台灣政府的甲午戰爭

尹清楓上校的死亡只是事件的開端。他沒有參與一九九一年拉法葉艦的議價和簽約,可是他的死亡引發一連串讓人不能相信的死亡,也揭開拉法葉艦弊案的黑箱。法國稱拉法葉艦案是世紀大醜聞,台灣也自認為「動搖國本」仲介商億爾富公司第二號人物席文自稱億爾富公司擠壓需要的奶水,而法國興業銀行台北分行副總經理畢傑則指法國軍事採購使福爾摩沙變成「法郎提款機」

法國對拉法葉艦的報價「開低走高」,不斷提高價錢。拉法葉艦是以雷學明等六人小組提出每艘十億法郎參考價格開始議價。根據監察院的報告, 一九八九年六月二十八日 法國的參考價格是每艘十二點二五億法郎; 十月六日 則為艦體十三點四八億法郎、全艦十四點五六億法郎; 十二月二十三日 第一次正式報價,艦體每艘十六點三一億法郎,全艦十八點一八億法郎。從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 至一九九一年,投資綱要修訂七次,監察院稱為「漲價修綱、價格暴漲」一九九三年的最後修訂價是以六艘一百六十億法郎定案,每艘高達二十六點四億法郎。 二○○○年三月六日 ,新加坡與法國簽約,購買六艘同類型拉法葉艦,第一艘在法國製造,後五艘則在新加坡製造,其中付出昂貴的技術轉移費,六艘僅需約六十億法郎。台灣的價格超過新加坡二點三倍。其間海軍放棄技術轉移,反而提高價格。楊麗貞在書中指出,法國湯姆笙公司盡情敲詐,台灣政府腐敗無能。前參謀總長劉和謙以清末「甲午戰爭」比擬拉法葉艦弊案。

 

三、佣金和回流佣金

拉法葉艦法方的秘密底價是一一四點五億法郎。由於中國反對,汪傳浦居間浮報四十多億法郎佣金,做為遊說台北和北京之用。

法國「重點」雜誌記者李察(sean-alphonuse Richard)在 二○○○年五月十日 的費加洛報透露三億二千萬美金由法國匯到台北國民黨秘書處。我在巴黎訪問他,追問來源是否可靠,他回答是可靠來源。在 二○○二年三月二十九日 的中國時報,宋楚瑜有一段話說:「過去相關單位追查拉法葉艦案時,一度發現錢曾流入國民黨中央黨部,結果只是因為他當時擔任國民黨秘書長,就將茅頭指向他,後來發現不是。如此錢到了其他地方,案子就查不下去。」

湯姆笙公司主要遊說工作,有A管道和B管道。「重點」雜誌舉出A管道是由代理人汪傳浦直達台北總統府,B管道是由劉莉莉說服中國軍委會主席江澤民和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佣金總金額是成交價的百分之二十五。「重點」雜誌刊出佣金水單。

劉莉莉是湯姆笙前總裁葛梅茲的女友,父親是台灣退伍空軍少將,又是郝柏村上將的乾女兒。 一九九一年九月十七日 ,法國海關總局所開的「轉帳許可登記」,記載湯姆笙公司匯出八千萬法郎(三億六千萬元新台幣)。她不但為法國外交部長杜馬引介北京國防部和政治局高官,而且和美國前總統卡特和民主黨人士交往。

前外交部長杜馬是內閣中唯一反對出售拉法葉艦的閣員,也是唯一被起訴的部長。他接受了我的訪問。他指出:湯姆笙公司曾經兩次向政府申請付佣五億美金的許可,一次是經劉莉莉付給中國政府官員,一次是給台灣政府官員。軍火商無所不能,美國前總統卡特也受到照顧。付給台灣的佣金中,約有七成回流歐洲。

在台灣,拉法葉艦採購被起訴的是國防系統的雷學明等九名高級軍官。在法國,被起訴的卻是外交系統,包括前部長杜馬、女友 鍾古 夫人、仲介的億爾富總裁勒佛洛克、第二號人物席文。席文曾經安排香港律師愛得華.關遊說中國,由一家Frontier AG Bern公司與湯姆笙公司簽訂一百分之一佣金契約。湯姆笙公司拒付愛德華.關的佣金,關向瑞士提出商業仲裁,佣金事件才曝光。

原來台灣國防部採購武器都在契約中訂有「排佣條款」和「保密條款」。拉法葉艦的採購合約第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承商茲聲明並保証其未僱用其本身員工之外之任何公司或個人,兜攬或取得本合契約,亦未指定任何已接收或他項收費之代理商、代表或其他人,若有除承商本身員工以外之任何人自承商處接受與本約有關任何性質之任何報酬,承商應向買方說明該等人士之身份以及付款之方法與基礎。」

根據「排佣條 款」,湯姆笙公司給付佣金。Frontier AG Bern佣金契約足可証明湯姆笙公司取得佣金,台灣海軍不但可以討回兩百億元新台幣佣金,而且可以索取佣金名單。何況汪傳浦以次子汪家興名義從瑞士聯合銀行,匯入瑞士信貸與雷歐銀行鉅款被發現。洗錢防制局凍結汪家存款與有關支付。台灣海軍已向法國在二○○一年五月提出商業仲裁,索取佣金和名單。

法國追 查鍾古 夫人拉法葉艦的佣金,前法國駐台北辦事處商務專員安博德返回巴黎,大談台北故事。他在台海危機中曾經來往台北與北京之間。他談到在江澤民的辦公室遇到總統府秘書室主任蘇志誠。不久,他搬進巴黎一家高級公寓,竟從四樓窗口掉下來,今年 六月四日 湯姆笙公司另一位台北工作人員莫里生也墜樓死亡。在此之前,湯姆笙公司遠東區代表艾佩詔突然因癌症死亡,南非負責洗錢的兩人遇到車禍喪命。當年參與拉法葉艦採購案的重要人士一連串的死亡是令人不敢相信的巧合。

尹清楓之弟尹清崗沉痛地指出,在一九九六年台海危機中,中共新一代旅滬級驅逐艦哈爾濱號曾經參與軍事演習,艦上武器已經湯姆笙化。他說:我們出錢武裝了中共海軍

三月二十八日 出版的法國「情報世界」雜誌評論監察院的調查報告,指出拉法葉艦採購案還有疑雲。楊麗貞的書上也透露一段不為人知的辛酸故事:台灣當局自一九九三年開始發現被套入一個蓄意詐財的錢坑,甚至先進軍艦的祕密也遭到出賣。消息指出「湯姆笙」為了擺平麻煩,曾令與其生產為辨識艦艇聲納的子廠「湯姆笙—辛德哈」公司,把賣給台灣的艦艇聲納交北京,更糟的是,法國科技新艦的軟體附件竟然故障連連。台灣政府在發覺情況之後,曾經採取報復。……接著李登輝更親自下令,取回對法國高鐵的承諾,將合約轉給日本的新幹線高鐵

軍事採購幕後另有激烈的政治鬥爭正在進行。雖然如此,最近立法院同意國防部以一百六十五億元訂購湯姆笙公司電子裝備。湯姆笙公司神通廣大,軍事採購未曾間斷。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