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六月刈菜 蔡小英

 

◎ 惠 珍

在野黨主席經過兩百多天長考後終於公開出來說句聲援司法人權的良心話。算阿扁命大沒在牢裡被折磨死,才有機會知道原來他的影響力不得不讓主席也低頭。這遲來的一刻感動不了深綠的支持者,營救阿扁的本土社團經過了多少日子的奔走,妳一向和他們保持相當距離,甚至在517遊行後隔夜靜坐妳的部屬是如何無禮對待黃越綏老師、蔡丁貴教授,不要學馬英九說「不知情,可能是誤會……」等推託之詞,知情後,妳依然不表示歉意。6月20日妳在北社又是如何強勢回應要求釋放扁的北社社員,要大家不要著急,妳將有計畫救扁。沒錯,大家都急,只有妳的黨事不關己,一切等重新執政再說的悠哉樣。

既然有計畫為什麼不主動說明,每次都被逼著表態後才說要回去研議,然後提出來的方案都是緩不濟急又不負責任。用連署的方式多麼耗時,自己不帶頭向統治者抗議,卻要群龍無首的大眾一人一信,請問總統府會主動幫妳統計收到幾封、報告處理進度嗎?

妳的訴求不夠簡潔有力。挺司法人權還有一大堆的但書,還要強調與扁無關、不支持海外密帳等等。如果真的挺法不挺扁,那應該在更早以前就行動,國民黨法院不是一開始就違法了嗎?再來妳握有證據那些放海外的資金都是不法所得嗎?人權也包括支配金錢的自由,妳何必故作清高說了一堆不想挺的事,有誰看得出妳最想說的重點到底在那裡?做廣告時是只說產品的優點還是列舉落落長的缺點來逹成銷售的目的?

最後請問小英主席,妳如何評估救扁計畫成效如何?萬一不幸不放人押個不停,妳的B計畫呢?妳的理性對馬英九來說猶如蚊子叮牛角,不痛不癢,妳想好下一步了嗎?還是覺得船到橋頭自然直?

2009-06-2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