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苦行?退出?誰該在乎

 

◎ angel 9370

女兒放了暑假,暑輔課七月底才開始,這個月我們決定讓她在家宅一個月,有空時可以到樓下游個泳,運動一下。三天來,她顯然很享受自己在家的日子。

今天我交辦了一件任務給她,請她幫我把我房間的電風扇擦乾淨,沒班上又沒課上的她,很心甘情願的滿口答應。

平日少做家事的她,如我預期的忘了這件事,晚上十點半,我發現電風扇上還卡著灰塵,問她是不是忘了。

她放下最近又拿起來看的「福爾摩斯」,要去拿抹布。我要她明天再做,她堅持要馬上把今天該做的事做完。

到公司上班是我現在要做的事,還沒有辦公室可去的她,讀書就是她現在的工作,「我們都要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這是我們從她小時候就做好的約定。

她很享受她愛讀書的乖寶貝角色,我當然也很喜歡當媽媽;她並沒有在還沒有能力的時候,就想著要當我這個媽媽的角色,有時候會跟我開玩笑說:「妳現在愛我養我,我將來也要養妳好幾十年吔!」當「相愛母女二人組」,也是我們的約定之一。

「做當下該做的事」,更是政治人物該有的修為。

我想了很久,該不該寫這篇,年紀大了,已經不喜歡無事生非。不過,該說的,沒說出來,其有點難過,而且,想想,我也不必為了怕誰不高興,而不在自己的部落格寫自己想說的話。

為了爭取立委補選提名,李應元「又」苦行!

這次是為了他自己,而不是為謝長廷,當然,謝長廷也在背後力挺他,以報前年總統提名之恩。

當過駐美副代表、行政院秘書長、勞委會主委,我實在想不出來,李應元到底做過什麼值得註記的大事,而他唯一常被提及的,就是協調能力強,什麼叫協調能力,我很難理解。或者只有這點可以被提及,到底是好是壞。

去年大選前,謝長廷競選總部混亂的程度,令很多黨內的人士都在懷疑,「謝長廷是選真的,還是選假的?」競選執行總幹事叫李應元。

據說,大選還沒結束,就有「高層人士」聽說蘇治芬不想連任,於是居中牽線,大選後讓李應元當副縣長,為選縣長作準備。試想,如果那場選戰是選真的,李應元不打算當總統府秘書長嗎?

如果連這點了悟都不清楚,顯然李應元並不是個聰明的人:我不想再多問他進到縣政府後,究竟以什麼樣的態度當他的副縣長,但,「認清楚自己當下的角色,展現自己當下應該有的實力及態度」,是政治人物應該具備的基本能力。

我只見過劉建國一次,時間不到一小時,我無從得知他的能力如何,但我們可以確定,在對張碩文的賄選案上,他做了他應該做的事。雖然謝長廷的青年軍在自由時報上投書,以「打贏官司不等於打贏選戰」來支持李應元,事實上,有人連打贏官司的能力都沒有。

苦行?

派系領導人在背後支持他!

如果不能參選雲林立委補選,就永遠退出各種選舉,離開雲林?

誰該在乎?

沒聽過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嗎?

要談民進黨的未來,我寧願劉建國,至少是新的,而且是有開創可能性的年輕力量。

原載於:想像不到的天空 2009-07-0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