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非政治受難者對阿扁總統的看法

 

◎ 惠 珍


看完「政治受難者給阿扁總統的公開信」我腦裡浮現日本皇宮中那位才德兼備的雅子妃。從小隨著外交官父親周遊列國,接受西方教育,滿懷熱誠回到日本外務省工作,一開始對嫁入侯門有所猶豫,幾經思考何不利用自身才學為日本拓展外交,讓國際一改對日本保守的觀感,抱著對工作相同的心情,就這樣進了皇宮成了人人稱羨的太子妃。可是她萬萬沒想到保守封閉的宮廷勢力,連一個不起眼的僕人都能左右她的生活、控制她的行動。看似有至高的地位,實際上任何一個宮中的下人都視她為外來的新進人員,誰都可以不聽使喚。她不但沒有憾動一分一亳的宮中勢力,反而把自己陷入了憂鬱的深淵。

2003年不過是政黨輪替、台灣人真正執政的第三年,可以看出林水泉先生對阿扁總統充滿期待,恨不得被蹧蹋五十年的台灣從此政治清明、不公不義瞬間化為烏有、最好把不肖國民黨徒統統繩之以法。這又何嘗不是台灣人的企盼?

能公開批判阿扁總統就是民主進步的一大象徵。任何人只要能舉出具體事例都能對當權者亳不留情的批評或建議,只不過在阿扁總統下台不再握有權力那一刻起,必須用客觀的角度來回顧這段八年的歷史。尤其被政敵報復而身陷大牢的阿扁,我想設身處地為他說些公道話。

一個經民主制度選舉出來的總統就不能用獨裁的手段

國會席次沒過半是政治的現實,難不成要他利用軍隊包圍立法院?用機關槍逼國民黨交出黨產?綁架國民黨立委強迫其通過法案?國會議員素質不齊,台灣人不用反省嗎?

凡事怪罪阿扁總統,與統派媒體又何異?

民進黨大老轉賣大眾傳播媒體,這種事在資本主義社會裡阿扁管得了嗎?張維邦教授受到黑函攻擊,是阿扁派人做的所以要負責,是這樣子嗎?佛門聖地都不免出現害群之馬,因為是台灣人執政所以就必須零犯罪的想法太理想化。

在任時沒清算前朝,現在被關是自食其果?這是缺乏人權法治觀念

人權宣言有講只要沒做過對社會有貢獻的事就不能享有人權嗎?沒把蛇打死所以被咬死是罪有應得,要大家漠視生命一起比蠻力嗎?因為阿扁政績不合人意就縱容法官濫用司法整死他嗎?

私人恩怨不能否定阿扁的一切作為

「阿扁對傾囊相助的捐款人不知報恩」,當事人若一開始就要求對價關係,大概也不用捐了,沒人敢收。我曾聽過一位長期資助阿扁的歐吉桑他非常感念阿扁在缷任前還特地向他致意。不管每個捐款的人感受如何,都無法抺滅掉八年來所呈現的政績。

就算再不滿意,怎能說一個總分達七八十分的阿扁和一個只拿三十分的馬英九政治水準相同!

2009-07-1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