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我憂心的台灣,我苦命的母親

 

◎ 張銘祐 ‏20090721

每年生日我會留下一封信給自己,今年則晚了幾日,因為我停不下憂心的無法打字,台灣這個國家怎麼了?當我看到同年齡的朋友、學子,在台北車站、南京東路、東區…等,盲目的逛街刷卡或追星時,他們是快樂的,而我的心卻深深的難過,只有少數的台灣人認識自己的國家。

支持本土或說支持台灣獨立的人都知道中華民國政府不過是一個流亡台灣的政府,尤其1949年12月7日流亡至台灣,其之前是代表二次大戰聯軍太平洋戰區接收台灣,但台灣沒有住民自決,被流亡政府侵略,甚至接收台灣的國民黨在台灣不當壓榨台灣人,比日據時代的日本人還可惡,引發二二八事件,佔領台灣後還持續高壓統治,不斷實行戒嚴數十年,台灣多少菁英至此犧牲。

長期錯誤的教育體制下台灣人的自卑性增加,忘記過去日據時代台灣人的生活水平,忘記自己祖先留置台彎島建設家園的血汗,歷史的查證比我說的還要精彩,已經有相當多的文獻。但是在錯誤體制下的台灣人被教育的漠不關心自己的權力,難道不知道沈默是如此的恐怖嗎?我記得馬丁路德.金說:「我不畏懼少數人的暴力,我畏懼的是多數人的沈默」。

陳水扁總統與呂秀蓮副總統的執政,雖然還是在流亡政府「中華民國」體制下上任、卸任,然而任內為了大局在這個流亡體制下進行改革,沒有進行「轉型正義」,沒有關掉中資媒體、完整教育改革,正好如一句話:「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至後慘遭中華民國流亡體制的司法迫害,是接受長期民主言論的我們無法想像,尤其在我跟陳總統見面後我更加畏懼與憂心。馬英九上任後的無能執政歷歷在目,但是台灣人卻覺得正常,尤其在中資媒體洗腦下,年輕人根本對台灣歷史沒有基本認知,在所謂名嘴言論下沒有思考的空間。

至陳雲林中國特使來台,暴力對付維護中華民國體制的台灣人、集會遊行法改為報備制,反而更佳嚴厲的規定賦予警察相當大的權力的戒嚴法,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要與中國簽訂ECFA,沒有公布內容的過渡仰賴中國經濟,導致台灣自己的經濟危機、內湖捷運明顯是個大弊案,這不正是馬英九任內所規劃,如同龍山商場及台北市市場的重重弊案、中華民國流亡體制下的外交官員郭冠英,大言不慚的高級外省人說,及他長期與中國媒體的曖昧、偷偷摸摸的在半夜拆除「台灣民主紀念館」,改回「中正紀念堂」,這些都是事實,但是台灣人是不是如選擇復辟、威權、貪腐對國民黨流亡政府的歷史遺忘?

沈默與遺忘真的是令我害怕的東西,許多台灣人可以忘記陳總統興建三高時省下的一千二百多億甚至還多興建屏東段,而馬統幫只是興建低載量的內湖線要多花二百多億,真的只是時間問題,台灣人真的不能如此沈默與容忍。四百年來的台灣人歷史都是如此悲憤,外來統治的欺壓不能促使抵抗的奴役性格,台灣人都見不得自己好,讚揚壓迫體制的小惠,自己人的力道永遠高過對敵人的批判,批判如果單單靠著網路傳播,或將責任推給子孫是不夠的,走出來起身反抗才有希望,要以身為台灣人而感驕傲。

公投護台灣聯盟執行總幹事 張銘祐
E-MAIL:ilovefomosa@yahoo.com.tw
MSN:b73717g@yahoo.com.tw
我的Blog網址:http://blog.udn.com/2251786

噗浪PLUEK:http://www.plurk.com/ilovefomosa/invite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