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還有多少人挺扁?

 

◎ 陳昭姿

幾星期前,我在醫院的電梯裡遇見了賴教授。他看到我,親切的問我有空嗎?

很多年來,我們每次見面都會交換一些對時局的看法,並且互相打氣,因為我們都是有志一同。去年八月發生扁案以後,同院服務的莊副院長,最早被我說服一些想法,也曾經將我的文章「台灣社辦公室的故事」(自由廣場,二○○八/八/二十)轉寄給他的好友賴教授。但是,聽說賴教授並不認同,因此,我也沒有嘗試與他討論這件事。

這一天,他主動邀我談話。出了電梯,他直接告訴我,「昭姿,我加入妳的挺扁行列。」坐在他的辦公室,面對這位長者遲來的鼓勵,我竟然停不住的述說自己幾個月來的心情,包括挺扁過程中感受的委屈。他把午餐便當放在一邊,仔細的聽我說話,然後建議我寫一篇文章來談挺扁的成員與理由。賴教授說,「像妳,應該是最早就支持阿扁總統的,後來,陸續有人加入,理由可能是維護阿扁總統的司法人權。而我,看到陳幸妤遭受的待遇,如今又被限制出境,忍不住了,也要加入妳的挺扁行列。」我告訴他,我相信阿扁總統,也清楚明白這是國共聯手對台灣總統的政治清算,目的在打擊台灣人的士氣與信心,所以一開始我就選擇支持他,用文章,也用行動。離開賴教授辦公室前,他送給我一句話,「也許,妳是先知先覺的」。

後來,把這件事告訴了莊副院長。莊教授說,「恭喜妳,要讓賴教授改變是很不容易的。」

有多少人挺扁?我不確定,但是我知道,支持阿扁總統的人一直在增加,也越來越多人相信我們最初的嗅覺是正確的。只是,至今仍有一些綠營支持者還在應和國民黨。這些所謂的自己人,在政治迫害當前仍然唱和對手的道德論,批判同志的力道一點也不輸給國共兩黨,渾然不知無意間已經成為馬政府的幫兇,甚至可能成為獨立建國的另一種障礙。

(作者為前台灣北社副社長)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8月1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