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激情話太宗

 

◎ 王景弘

深受文革之害的鄭念女士,在「上海生與死」回憶被紅衛兵抄家逮捕、公審的一幕:紅衛兵要她認罪,鄭念說她並沒有犯罪,何來認罪?紅衛兵卻說:政府不會錯的;你沒犯罪為什麼會被抓進來?

這種「審判」美語叫袋鼠法庭(Kangaroo court),不講證據、正當程序及無罪推論的法則,把你拘押就表示你有罪,而且還要你自己承認有罪。這種情節和上演已經一段時間的陳水扁國務機要費案,何等相似!

民進黨執政八年,雖司法改革乏力,但至少在講證據、重正當程序、去政治干預方面已有進展,現在卻出現全面倒退。馬英九復辟黨國體制,權力一把抓,民主倒退三十幾年,司法系統卻要倒退一千年!

二十九歲的檢察官,似乎不能理解一千年有多遙遠:那時歐洲還在中世紀封建時代;白人還要五百年後才發現美洲;美國要近九百年後才有第一所法學院;漢族還沒有移民台灣;宋太宗是朕即法律,不知有三權分立,當然也沒有「國務機要費」需要報銷。

打官司只有缺少法律根據與事實者,才會抓瞎找政治語錄。法律反映現代人的觀念,明文規範現代人的行為,中國雖百般吹噓其五千年文明,卻不敢自命法治先驅,無端搬出人治時代宋太宗訓諭,作政治激情演出,在法律上能證明什麼?

美國國會共和黨籍參議員希遜(Jeff Session)宣布不同意索托梅耶出任最高法院法官,因她過去有關族群的談話,更像持有政治立場,而「政治在法庭沒有任何地位」。

台灣法庭卻是充滿偏頗的政治言詞,而起訴書及判決書短於事實、證據和法律論證,長於天馬行空,博引政治名言與歷史掌故。司法要伸張正義,毋枉毋縱,需要專業的冷靜,就法論法,而非袋鼠法庭的激情。

台灣民主倒退三十幾年已是悲劇,司法人員不論現代法治觀念,卻激情話太宗,復古一千年,真是「法理難容」。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原載:自由時報 2009-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