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徵召台美人 返台盡一份力

 

◎鄭思捷

住在南加州的台美人有得天獨厚的機會﹐會見從台灣來的各種公眾人物﹕政治人物﹑選舉候選人﹑媒體工作者﹑社會名流﹔因為洛杉磯有地利之便﹐常常是這些人物必經之處。

這些人物﹐有的為了競選募款﹐有的為了「造勢」﹐有的為了「安撫」等等目的而來。但是﹐最近我很榮幸有機會﹐會見了兩位從台灣來的鄉親﹕一位是楊劉秀華(楊基銓夫人)﹐大家稱呼她﹐「楊媽媽」﹐另一位是蔡丁貴﹐台大土木系教授。蔡教授和楊媽媽所給我們的信息和所留下的印象﹐都不同於任何一位以前來過的公眾人物。

第一個不同的印象是﹐蔡教授一開口就說我不想募太多的錢。他說﹐身為知識分子很難開口要錢。同時﹐他也很好意地向我們忠告﹐要確實知道錢的用途後才捐。

蔡丁貴是我知道的﹐第一位公開表示願意為台灣人的建國奉獻生命的知識分子。仿傚美國的建國者﹐Patrick Henry﹐的一句名言﹕「不自由﹐毋寧死」﹐蔡教授以很堅定的口吻說﹕「沒有 尊嚴﹐毋寧死」。他勇敢地向大家表示﹕如果不能作為一個有尊嚴的台灣人﹐寧死也不要作中國的「呆胞」。

蔡教授這樣公開強調寧死不作中國人的決心﹐在台灣人中是很少見的。我們最常聽到的是﹐李登輝模式﹕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或是陳水扁模式﹕我是台灣人﹐也是華人。

蔡教授是我聽到的﹐第一位認為中國以武力攻打台灣﹐是台灣獨立成功的最好機會。他相信一個國家的建立﹐一定要有代價﹐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他認為﹐犧牲了幾個人的生命﹐台灣就能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這樣的奉獻是非常崇高的意義。他願意也覺得很光榮﹐為了子子孫孫的生命﹑自由和幸福奉獻他的生命。

感受到蔡教授對台灣人的建國這樣堅定的信念﹐讓我感動地覺得我是在二百多年前聽美國建國者的演講。美國建國者在獨立宣言裡這樣立誓﹐以生命﹑財富和神聖的榮譽作為擔保﹐支持獨立建國。

這種不怕中國用武力打台灣﹐反而認為犧牲了幾個人的生命台灣獨立成功的機會就會更高的看法﹐在台灣人的知識分子和政治領導者中是沒有的。我們時常聽到的是﹕你們台美人不要口口聲聲台灣獨立﹐中國一打過來﹐你們都跑回美國。我們也常常聽到﹕你們台美人不要口口聲聲台灣獨立﹐台灣的股票會跌落四千點。我一直很疑惑﹐為什麼台灣獨立真的不值四千點的股票﹖我也一直很困惑﹐為什麼台灣獨立不值得我們保衛?

我很高興終於遇見了一位和我看法一樣的人﹕自己的國家﹐自己建立。蔡教授以這樣的信念﹐組織成立[老年革命軍]。他號召這些從各種行業退休的台美人﹐在領社會福利金和工作服務退休金﹐孩子都長大獨立﹐生活無牽無掛﹐返鄉加入[老年革命軍]和他一齊﹐以非暴力抗爭﹐培養人民的力量﹐建立自己的國家﹐達成台灣獨立的目標。

在不久前﹐楊媽媽在看到我的一篇文章後﹐自動地透過友人和我聯絡。我很榮幸也「受寵若驚」地得到她的賞識。幾次的交談後﹐我發現我們有相同的理念。

對楊基銓先生﹐以知識分子的良心(conscience)﹐公開說出(speak out publicly)對台灣前途的看法和挑戰台灣人的權威﹐我們都非常熟悉和欽佩。楊媽媽繼承楊先生的理念﹐為了台灣人的建國和台灣獨立﹐無瞑無日地在努力奮鬥。

有一天她打電話給我﹐在電話裡我還能聽出她那麼誠懇的口吻﹕回來台灣讓我們一齊努力﹐教育台灣人民﹐以獨立建國的理念喚醒台灣人民。她又繼續說﹕我年紀也很大﹐我也可以留在美國﹐輕鬆渡我的晚年﹔但是﹐想到台灣的前途和台灣人的遭受﹐她還是無法放棄台灣。她有很堅定的信心﹐神會幫助我們建國﹐台灣一定會獨立。在電話另一端的我聽到了我們的鄉親的徵召。

楊媽媽告訴我﹐她是台南人﹔我說我是台北人。當我提起幾位我認識熟悉在台北的台南人﹐卻也都是她所親近的人。我深深地感覺到﹐不管離開台灣有多久﹐不管住在美國有多久﹐那深埋在心裡對故鄉的歉疚﹐一經鄉親的呼喚﹐就會像泉水湧上來。

台灣是我們生長的故鄉﹔美國是養育我們的國家。台美人是美國人﹐我們宣誓效忠美國憲法﹐不是效忠美國政府。我們感激美國的養育﹐使得我們現在有能力為故鄉台灣努力。台美人一定要以美國憲法的理念幫助台灣人建國。

現在我們有楊媽媽和蔡教授在台灣公開﹐光明正大地提倡獨立建國的理念﹐以非暴力的群眾運動挑戰權威。對有相同理念的台美人﹐我們終於找到了在台灣的兩個著力點。讓我們徵召一百二十位台美人﹐分成二組﹕一組參與蔡教授的「老年革命軍」﹐另一組參與楊媽媽的演講員。每一組有五位成員﹐分為十二梯次﹐每一個月都有台美人返鄉﹐為期一個星期﹐支持蔡教授和楊媽媽。

台美人啊﹗我們的故鄉正需要我們﹐我們怎能袖手傍觀?

台美人啊﹗我們的鄉親正向我們呼求﹐我們怎能無動於衷?

原載:美洲台灣日報 2009-08-15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