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中日和平條約與台灣的主權 (1)

 

Andy Chang 紅柿 (2009/06/19)

1952年4月28日、日本外務大臣河田烈與中華民國外交部長葉公超、互相簽署中日和平條約。今年4月28日恰好是滿57年。

為了紀念這一天、馬英九在4月28日發表了一項子虛烏有的聲明、宣稱:「在締造中日條約(又稱台北和約)的時候、不但確認了戰爭的終結、也確認了把台灣澎湖主權的轉移、展開了新的中台友好關係」。此話立刻在台灣民間引起許多否定馬英九發言的言論。

幾天後的5月1日早晨、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的代表齋藤正樹先生、在嘉義中正大學舉辦演講時提出更正說:「日本簽署舊金山條約時的聲明中、日本只放棄台灣澎湖的主權而已。簽署舊金山條約之後日本並無任何對台灣國際地位發言的立場。也就是說、台灣的主權還是未定的」。齋藤正樹先生的演講完全否定了馬英九的謊言;於是中華民國外交部慌忙召見日本在台\交流協會的代表表明嚴重抗議。在台交流協會的發言人只回答說:「那完全是齋藤代表個人的見解」。

中日和平條約之條文裡並沒有日本把台灣澎湖的主權移轉給中華民國的記述。該條約裡只明記日本依據舊金山和約第二條、放棄台灣澎湖的主權。

從馬英九的說謊插曲就可以看出支那人說謊又面不改色的劣根性。中國人拼命想把台灣澎湖的主權正當化。但是只要每一個人查閱中日和平條約的條文、非但能戳破馬英九的謊言、而且還可以發現種種對中國人不利的事實。

●中日條約已被廢棄,台灣人並非中華民國國民

中日和平條約是日本和中華民國之間締造的條約。馬英九把它稱為「台北和約」是因為他明明知道中華民國已經是世界各國所不承認的滅亡政權。他也早已知道不能在世界上公然號稱中華民國。

不僅如此、這一條約早已在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回復邦交的1978年8月12日、日本與中共互相締結「中日和平友好條約」、與中華民國斷交時遭到廢棄。

「中日和平條約」第二條記載:
「玆承認依照公曆一千九百五十一年九月八日在關美利堅合眾國金山市簽訂之對日和平條約(以下簡稱金山和約)第二條、日本國業已放棄對於臺灣及澎湖群島以及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
這很明白;事實上條文中沒有把該等諸島的主權移讓給中華民國。

更且條約第十條記載:
「就本約而言、中華民國國民應認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在臺灣及澎湖所以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而具有中國國籍之一切臺灣及澎湖居民及前屬臺灣及澎湖之居民及其後裔;中華民國法人應認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臺灣及澎湖所已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所登記之一切法人」

亦即說、第十條所記載之「將台灣澎湖的住民視為中華民國國民」的條件、只能在「就本約而言、亦即中日條約有效期間」才有效。但從後述的1978年8月12日、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間締造「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間和平友好條約」之日開始、中日和平條約就變成無效、而台灣澎湖的住民從此失去國籍。

因此、台灣住民從該條約失效的1978年8月12日起、已經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民;而且中華民國也喪失在台灣存在的權利。這才是事實。

●中日條約中「議定書」的詳細內容

中華民國代表與日本代表在簽署此和平條約之時、也協商並且簽定條約構成中的不可分之一部附帶議定書。此議定書的主要目的是針對第十一條內的對象的議定。

十一條:除了此條約以及條約的補充文書中另有規定之外、日本與中華民國之間因戰爭狀態存在的結果所產生的問題、應遵從舊金山條約中相當之規定予以解決。

這一條就是說;關於戰時滿州國與南京政府在中大陸內的一切設備、財產及戰爭賠償、應依據舊金山條約之規定解決。但是在議定書(一)的部份、則有如以下所記、中華民國放棄對日本要求戰爭賠償之記載。

議定書
署名於後之雙方全權代表、於本日簽署日本國與中華民國間和平條約(以下簡稱本約)時、議定左列各條款、各該條款應構成本約內容之一部分、計開:
(一)本約第十一條之實施、應以下列各項了解為準:
(甲)凡在金山和約內有對日本國所負義務或承擔而規定時期者、該項時期、對於中華民國領土之任一地區而言、應於本條約一經適用於該領土之該地區之時、開始計算。
(乙)為對日本人民表示寬大與友好之意起見、中華民國自動放棄根據金山和約第十四條甲項第一款日本國所應供應之服務之利益。
(丙)金山和約第十一條及第十八條不在本約實施範圍之內。

這些記載加以註解就成為如下:
(A)戰爭終了以前日本在滿州國以及中國大陸之內以南京政府名義所建設之設備、以及這些政府公務員的財產、移交於中華民國政府。但條件是中華民國仍然有效統治該地區。
(B)中華民國自動放棄根據舊金山條約所規定的日本國應負的戰爭賠償。

●台灣的主權屬台灣人

對研究台灣問題的人來說、以上提到的各項目早就是既知的事實。但因為這一次馬英九作出子虛無有的聲明、導致反駁馬謊言的正當言論紛紛出現、使更多人瞭解真相。有關台灣問題的事證可歸納如下:

(1):日本國在金山條約中放棄了台灣澎湖的主權(亦即﹕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然而對於所放棄主權的處理、由於日本沒有決定權、決定權歸於戰勝國、即在舊金山條約上簽名的48個國家手中。但更詳細的說、主要戰勝國的美國對台灣澎湖之處分、擁有最優先的發言權。
(2):台灣澎湖的國際地位未定(確認馬英九說謊)。美國使台灣澎湖的主權未定、但美國並未擁有台灣及澎湖的主權、也沒有權利擁有。台灣的主權屬於台灣人。
(3):締結中日和平條約時、日本並沒有反對(也無力反對)中華民國把台灣澎湖的住民變成中華民國的國民。但是在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78年締結「中日友好和平條約」之時點開始、台灣澎湖的住民就已非中華民國的國民、中華民國之占領台灣澎湖成為違法占據。亦即台灣人民擁有自決權、獲得驅逐中華民國的權利。
(4):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主張之台灣澎湖領有權的證據並不存在。

● 聯合國的住民自決條件

台灣人民雖然擁有自決權、但聯合國憲章的住民自決原則有如下之規定:
(1):屬於殖民地的人民
(2):在外力(外國勢力)下被統治之人民

依照在日本發行「台生報」之連根藤先生的論述、有一部分的台灣人說、台灣曾經是日本殖民地的事實、住民應賦予符合條件(1)的自決權。但是住在美國的一群台灣人主張、現在的中華民國就是外來政權、而且是已滅亡的政權;因此符合聯合國憲章之條件(2)的部份擁有住民自決權。

台灣有一部分民進黨員主張、以住民自決方式將中華民國的國家名義變為台灣國。這是錯誤的。中華民國已經是滅亡政權;民進黨認為中華民國是台灣的正當政權、就會使台灣掉進「中國的陷阱」、而變成正當獨立的阻礙。臺灣不是從中華民國獨立、而是行使住民自決權獨立。

從前民進黨籍的陳水扁當中華民國總統的時候、曾嘗試將中華民國的名義變更改為台灣國而遭美國的強烈反對。可憐民進黨的袞袞諸公尚未切身體會這個教訓。

●中國與日本的和平條約

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78年8月12日締結「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於是日本與中華民國的和平條約失去效力。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是由日本外務大臣園田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長黃華互相締結的。

條約之第一條中有明明記載、(1)互相不可侵犯領土、不干涉內政,(2)依照聯合國憲章的原則、紛爭之解決不得行使武力或威嚇。而且第2條中有兩國在亞洲、太平洋地區、其他地區、反對由國家集團企圖霸權之嘗試的記載。

觀察現今之中日關係就可明瞭、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釣魚台地區之天然氣油田開發、以及對台灣的武力威嚇等、明顯的屢次違反條約。同時在中日關係恢復時、雖然中華民國放棄對日要求賠償、中共還要求日本對戰爭責任道歉、還說道歉誠意不足等。日本以ODA貸款支付數目龐大相當於賠償金。可見中國人對和平友好等絲毫誠意都沒有。

締結條約雙方都應該嚴格遵守、任一方不遵守就等於無效。日本締結和平條約而且嚴守條約、所以無法採取強硬立場。中國則毫不在乎的違反條約。可知支那人是不能相信的。中國人明顯違反條約、狡猾、霸權囂張等、日本以及世界各國都應引以為鑑。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