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馬英九,你真該被千刀萬剮

 

◎ 艷陽下的番薯仔

馬英九這個人一生不曾說幾句真話,他說謊成性,信其言者都得付出慘痛的代價。

身懷美國護照,因騙蔣經國,才一躍高職;明明是職業學生,卻堅決否認,連自己寫的文章都不敢承認;說過幾百次不選台北市長,卻在最後關頭翻臉參選;無數次強調自己清廉,事實上是貪污特別費的首長;馬父風流好色,猝死於女妞床上;馬英九似有同性戀傾向,卻偏要裝出有個美滿家庭。( 他很愛告人,但卻不告爆料他曾偷吃黑巧克力的人,真是想不透。)。說過當選總統後一切會馬上好,但一就任後慘不忍睹,一會兒怪世界不好,一會兒怪罪前朝,最後怪選民聽錯。當了總統又反悔沒兼任黨主席,假藉負全責之名義而食言,再度想當黨主席; 災害發生後又說暫緩就任而完全不必負權責了。說過許多謊言,簡直罄竹難書,只是台灣的選民缺少思考才一直相信這個白賊九。

八八水災後他又是白賊話講一大堆:

明知小玄仔去染髮,還替他圓謊是定期理髮。

說到了中央救災不力且動作慢好幾天,明明是他沒掌握整體狀況,引起全國人民的不滿,偏偏偽稱是做得不夠快不夠好,且抱怨CNN挑撥人民與政府的感情。

明明是他拒絕外國救援,卻故意裝作不知。要不然外交部有哪有人敢發那拒絕的公文,他怎麼也不在媒體前呼籲國外救援,也不敢懲處失職人員。

明知越域引水是國民黨立委強行通過的陳年舊案,馬九上任後,陳伸賢水利署長不但逃避環評甚至變更地點,更不理會抗議的得意傑(劫)作,卻硬說是災害後才知道有這個工程。

明明是國民黨杯葛前朝的治水方案,卻謊稱是前朝治水不力。

明明是不敢到災區,既怕泥濘骯髒且又瞧不起南部台灣人,卻遲遲不到災區而隱瞞自己行程。

明明是沒誠心,連道歉還得倒數計時,卻裝出滿臉苦瓜的無辜樣。

馬英九害怕災區的骯髒以及惡臭,所以一定得等到災區清理得乾乾淨淨,才肯露面。況且是來去匆匆,不曾真正了解災情,甚至不接受民眾的陳情抗議。

明明是自己不把莫拉克當一回事,一會兒怪氣象局報的不準確,最後又怪罪是災民不撤離才會死傷慘重。

說是要調查救災不力失職人員,卻一直在找類似余文的替死鬼。

雖然此次水災受難者並非因他說謊而致死,但卻是因為他見死不救而冤死。對於身為總統的馬英九,既無能無德,又愛說謊,推卸責任嫁禍他人,則該給予千刀萬剮,免得教壞囝仔大小,造成不公不義的社會。

2009082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