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中日和平條約與台灣的主權 (2)

 

Andy Chang 紅柿 (2009/06/24)

在發表前篇(No. 280)之後不久就接到渡部亮次郎先生的來信指出;「簽署中日和平條約(又稱台北和約)的日本代表、河田烈、並不是當時的外務大臣(外交部長)」。他是對的。由於本人查證不週導致發生這樣的錯誤、謹在此訂正並向讀者道歉。

接著渡部先生又指出;此一(台北和約)條約是在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回復邦交(1972年)並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時就被廢棄。前文記載1978年8月12日締結「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時開始失效是錯誤。正確的記載應該是;6年前的1972年9月29日、日本外務大臣大平正芳發表「周思來與田中角榮首相之中日國交正常化」的聲明時此一條約就被廢棄。當時我以NHK記者的身份在北京目睹到這個場面。

我去查証日文維基百科(Wikipedia)的有關記載、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回復國交時所討論的台灣關連事項敘述如下:

(1972年)日本宣稱;日華和平條約從此終結(事實上是廢棄)。依照國際法的規定、締結的條約是不能片面宣佈廢棄的。因此當時就使用「終結」的字眼來廢棄台北和約。這是很有名的軼事。事實上日本從此就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

另一方面、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稱「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的一部分」的主張;日本政府並沒有加以「承認 ( recognize )」、而只是「表示理解與尊重( understand and respect )」。這就是說;日本並沒有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這使中華人民共和國片面併吞台灣的意圖不得逞。

●齋藤代表的發言是正確的

駐華盛頓的台灣記者王景弘報導說;齋藤代表的發言並沒有錯誤、錯的是馬英九。對這一件事也有國民黨說出不成理由的但書。

王景弘的報導說;馬英九只是引用國史館館長林滿紅對1952年台北和約的歪曲解釋而已。馬英九只依據林滿紅所寫的「照此條約、日本把台灣的主權轉移給中華民國」、因此錯不在他。這只不過是馬英九的卑鄙遁詞。因為雖然中華民國是亡命政權、但自稱中華民國總統的人硬把條約中未記載之事說成有就是嚴重的違法。他應該受到國際間的糾彈。

日本方面當然要透過駐台灣的齋藤代表、嚴正訂正馬英九的謊言說:「舊金山條約與日華和平條約中、都沒有記載日本把台灣澎湖的主權移轉給中華民國。所以台灣澎湖的主權還是未定的」。簽訂和約的任何一方擅自曲解條約的內容是不能允許的。如果對方有那種發言的事情發生、那麼簽訂和約的另一方、應該「為了維持國家的尊嚴」立即訂正對方的錯。這是正當的國家行為。

更不可愿諒的是中華民國外交部次長夏立言、認為齋藤代表發言「不當」而向日本交流協會提出抗議。這是謊言上再加一層。這樣的行為簡直是混蛋加三級、不能容忍。馬英九不但做了不實的解釋、還有甚麼面子硬拗、向訂正事實的對方國提出抗議。馬英九明明知錯而硬拗、更是中國人習慣歪曲歷史的明證。

王景弘記者的報導又說;中華民國外交部的抗議竟然是「縱使齋藤代表的發言是正確的、他也違反我國政府的立場。亦即說、馬英九明知他在說謊、可是為了要欺騙台灣人而做出虛偽的發言。馬英九被戳破謊言使他失「面子」、外交部才提出抗議。這個報導、實在是白痴加糊塗、無藥可救。錯在馬英九還想怪別人。馬英九發言之後馬上有許多台灣人舉出很多證據證明他的謊言、所以台灣人並沒有受騙。

即使說;因為齋藤代表( 事實上的大使 )住在台灣、他在台灣戳破馬謊言使馬英九受辱;那只不過是馬英九自作自受。齋騰代表不須也不必掩護馬英九的謊言。日本交流協會也不必接受中華民國外交部的抗議。

●搞錯方向的中國抗議

最沒道理的是中國對於齋藤代表的更正發言而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議。王景弘記者報導說;中國外交部的抗議內容指出、「齋藤代表的發言嚴重違反中日共同聲明」。可是中日共同聲明當中、中國主張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的領土、日本政府不「承認」、而只給「理解與尊重」的面子。

日本政府並沒有承認台灣是中國不可分之領土。那麼日本政府不必接受齋藤代表發言不當的抗議、更不必容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問題插嘴。

日本根本不承認中華民國擁有台灣的主權。何況中華人民共和國又不是中華民國、還嚕囌甚麼。

從這些過程中、世界各國的政府必須體會到有必要慎重檢討如何對付支那人之傲慢性格。世界各國應有對付無恥無賴的中國政策。

支那人的無恥無賴本性可歸納為以下三點:

(1) 中國人絕對不承認自己的錯。
(2) 即使明明知道自己無理、也要硬拗一百次二百次、使對手不耐煩而做讓步。
(3) 即使對方不讓步也不會吃虧。

西班牙作曲家薩拉薩帝(Pablo de Sarasate)的代表作品中、有一首叫「Zigeunerweisen」。每次聽到有人唸出這一首的德文、我就連想到一句中文;「知誤還能硬拗、歪然」。這不就是支那人的劣根本性嗎?

●美國高等法院對台灣地位的見解

林志昇與何瑞元向美國高等法院控訴美國行政部、指責美國持有對台灣暫定占領權但長久忽略台灣人的人權。美國高等法院於2009年4月7日的判決書寫道:
(1) 台灣人至今(自從戰後到現在)還沒有國籍。
(2) 自1945年以來、台灣人在「中華民國的政治煉獄」中受難。
(3) 台灣人的政治煉獄、乃是美國政府採取的曖昧政策所造成的。
(4) 如果美國行政部門有意矯正過去的過失、司法部門就可立即約定處理此問題。

這就是說;美國法庭在判決書中明確地寫道;台灣人64年之久都沒有國籍、而且受苦於中華民國的政治煉獄中。這個責任是在於美國行政部門的曖昧政策。由此可知、政治是何等不合理、沒有正義道德的東西。

台灣人現在仍然還沒有國籍、台澎的暫定占領權還是被掌握於美國的手中。其實台灣人才擁有決定台灣的主權、美國沒有決定台灣前途的權利。如果台灣人要排除中華民國、自行組織平民政府來開始獨立建國、美國是不能提出異議的。台灣的前途、一切都端賴台灣人的決心與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