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人民必須買一個保險

 

星期專論/羅致政

不論昨天三席立委補選的結果如何?也不管二月廿七日另外四席立委補選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國民黨在立法院一黨獨大的局面並不會因此有所改變,而馬政府行政獨大的運作模式也仍將繼續。所以,過去一段時間以來,馬政府傲慢無能的執政態度,以及頑固傾中的政策方向,恐怕不會因為縣巿長選舉跟幾次立委補選的結果,而出現重踩煞車或改弦易轍的情形。

捍衛台灣主權 應營造葉爾辛效應

台灣所面對的挑戰是,在二○一二年總統大選之前,中國對台促談甚至促統的壓力只會增加,而試圖瓦解綠營的力道也會更為加深。而另一方面,馬英九化獨漸統的陽謀,勢必持續推動、全面展開。國共兩黨之間一來一往的結果,將會讓加諸在台灣身上的框架與緊箍,愈來愈多也愈來愈難掙脫。

因此,對於許多關心甚至擔心台灣前途的民眾而言,最大反對黨民進黨的角色與方向,以及其能否發揮關鍵制衡的足夠力量,便成為他們重要甚至唯一的期待與寄託。然而,台灣所面臨的上述危機與挑戰,絕對不能等到民進黨在二○一二年拿回政權之後,才去認真面對與籌謀解決。讓人憂心的是,在未來兩年多的時間內,兩岸之間是有可能發生一些重大的情勢變化,讓即使贏得二○一二年大選的民進黨,到時都很難甚至無法加以逆轉。

簡言之,在未來兩年多的關鍵時刻,民進黨必須更加積極地展現力量,發揮強勢反對黨的角色,對國民黨進行更有力的監督與制衡,並以準執政黨的身分,為重新執政展現能力、做好準備。在消極面,以馬政府流失台灣主權的速度來看,民進黨肩負搶救台灣的時間,不能也不容等到重新執政之後再說。民進黨以及綠營的支持者,更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二○一二年的一場總統大選之上。否則,萬一民進黨不幸輸掉了總統大選,那不是連台灣也一起輸掉了?

在此一考量下,民進黨以及台灣人民必須要買一個保險,而這個保險就是今年年底五都巿長的選舉。很清楚的,如果在這場五都選舉當中,民進黨能拿下至少三席,再加上目前執政的嘉義縣、雲林縣、屏東縣以及宜蘭縣,那民進黨地方執政縣巿的總人口數,可望突破一千三百萬人,佔了台灣全國人口數的將近六成。這樣的政治版圖變化,不僅是地方包圍中央的重要開始,更是對國民黨頑固傾中政策的重要牽制力量。

過去的國內外經驗已經告訴我們,當元首的民意代表性不足時,有聲望的地方首長很可能成為新的權力中心與民心投射的對象。而這種所謂的「葉爾辛效應」,恐怕是目前民進黨在立法院缺乏足夠制衡力量下,為捍衛台灣主權與確保國家利益,所必須營造的政治態勢。

五都市長選戰 綠重新執政前哨戰

此外,外界一向預期,在兩岸關係日益緊密複雜的情況下,中國因素極有可能在二○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之中,扮演更為影響大局的角色。中國絕對會透過各種方式與作法,試圖阻斷民進黨的重新執政之路。不論是營造兩岸關係突破以及台灣經濟繁榮的假象,讓台灣人民再次對馬英九有所期待,或者是採取恫嚇台灣選民的方式,明示暗示民進黨執政下的兩岸利空或情勢緊張,並藉此左右選舉的結果。所以,即便在馬政府不斷出錯的情況下,民進黨也絕不能輕忽與低估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所可能面臨的艱鉅挑戰。

相較之下,年底的五都巿長選舉,由於地方選舉的議題性質不同,加上短期內大環境因素的改善有限,尤其是中共操弄台灣民意走向的難度加高,民進黨應該有不錯的勝選機會。若不能好好把握,恐怕將平白錯失一個天時地利的機遇。

因此,今年的五都巿長選舉,不僅是對馬政府的另一次信任投票與期中考,也不僅是民進黨能否重新執政的重要前哨戰,更是勒住當前如脫韁野馬的馬政府的必要繩索。這場選舉本身的意義與重要性,絕對不亞於二○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也因此,民進黨不能把五都選舉單純視為二○一二年的暖場比賽或勝選基石,而有意參與五都選舉的政治人物,也必須正確認識這場選舉的重大意義與神聖使命。

自從民進黨在二○○八年的立委與總統大選失敗之後,如何以及能否走出創傷、尋找重新執政的機會,支持者都相當的憂心。幸運的是,過去幾場立委補選以及縣巿長選舉結果,讓民進黨慢慢拾回了元氣。但正如同一場田徑場上的大隊接力一樣,不可能單靠一個選手直接跑到終點,必須一棒接一棒,每一棒都全力以赴、全力衝刺。

曾經跌倒的民進黨這一路走來,不論是雲林的立委補選,去年底縣巿長的選舉,一月九日的立委補選以及二月廿七的立委補選,都是一棒傳交一棒,務必穩紮穩打、儘量超前,希望最後一棒選手能在二○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衝刺成功奪得勝利。

然而現實的問題是,不可能讓每個選手都有機會去跑最後一棒,當然也就無法讓每個選手都擁有衝過終線時的剎那榮耀與勝利光環。但反過來講,沒有其他選手在之前的努力衝刺,也不會有最後一棒選手的勝利榮耀。簡單講,這是一個團隊精神的展現,也是勝利成功的必要條件。若沒人願意去當第一棒跟第二棒,即使有再強的最後一棒,恐怕都沒有用。

團結贏回政權 五都選戰不容掉棒

五都巿長的選舉,就是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最後衝刺的前一棒。若能得到勝選,拉開跟別隊選手的距離,那麼最後的勝利也必然更有把握。反之,如果五都選舉這一戰打敗了,就如同倒數第二個選手不慎掉棒了,那最後一棒就算是短跑天才,恐怕也將無力回天、勝利渺茫。所以,要贏取接力賽的最後勝利,最後一棒固然重要,但前幾棒的全力以赴與優秀表現也相當關鍵,隊員之間相互都需要彼此。如果人人都想當最後一棒,那整個團隊恐怕連起跑都有困難,遑論衝到終點爭取勝利了。

民進黨只有團結才有機會。重新執政不是一場個人的百米短跑,而是從現在到未來的一場團隊接力賽。五都的選舉是一場不容民進黨掉棒的選舉,而想跑最後一棒的政治人物,也必須要有這樣的認知。如果關心的只是自己的上場次序,即使爭取到跑最後一棒的機會,但卻因為前面選手的落後掉棒,導致團隊的最後失敗,跑最後一棒又有什麼意義呢?

(作者羅致政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1月10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