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李筱峰無良心良知

 

Courage

過去我對李筱峰教授有一定尊敬,因為他過去在華視教育台開了「台灣史望春風」節目,提醒社會大眾關注自身生活的土地台灣的歷史,啟發不少人。甚至一直到他反扁不能諒解阿扁,寫了一篇「這家人比國民黨更可惡」的文,我都還是對他保有一些敬意,我想他只是道德標準高,所以無法諒解海外匯款一事。

可是李筱峰在自由的這篇文章,《李筱峰專欄》--從選後的心情 說到所謂「體制外」路線,真是令人失望透頂,一方面批台灣人體制內選舉還是「民進黨只是贏回宜蘭,而讓國民黨在縣市首長中還贏得十二席,這哪算什麼勝選?」,一方面又認為體制外路線是高言,往東不對,往西也不對,這篇文章完全訴諸情緒,當成一般網友部落格貼文、論壇發洩情緒的作法無可厚非,但李筱峰的文卻是投稿自由時報的。

他舉的反對體制外路線的幾點看法,不過就是消極地否定一切,且李筱峰說「如何喚醒民眾,啟蒙社會,比高言『體制外路線』重要。買幾份自由時報送給親友讓他們讀讀林保華等專欄,也比罵人替中華民國背書實際多了。」難道民進黨阿扁時代因「總統直選」而執政八年,主要是靠買自由時報送親友,喚醒民眾,啟蒙社會換來的?如果不是黃信介領導台灣人體制外抗爭,那來今日總統直選?自由時報歷史悠久林保華投書自由幾年了,要是完全靠這些有用,怎麼會產生李筱峰講的情況?人民還是投給綠卡總統…

李筱峰又說:「在所謂『體制外』路線的說法當中,有人指責參加公職選舉的人就是替中華民國體制背書,是台灣獨立建國的障礙。」

劉重義《台灣獨立革命常識》裏,採取的是體制內外分進合擊戰術,並沒有否定體制內選舉。

我個人以為「體制外」抗爭的訓練,是擔心選舉救不了台灣,必須有第二條全台派備戰的策略「非暴力抗爭」,而此「非暴力抗爭」策略要靠教育、訓練,不是一下子就可成就。

蔡丁貴領導的公投盟這些街頭抗爭團體,也並沒有反對選舉,而且在選舉時扮演團結民眾,帶動返鄉投票風潮的助選員。公投盟的執行長張銘祐是南投人,1205南投很難投,他還是返鄉投票了,可見李筱峰講「有人指責參加中華民國公職選舉,就是為中華民國背書」,不是目前體制外抗爭團體的主流意見。

李筱峰要是有點良心,不該這樣澆冷水,李筱峰自己沒參加抗爭,不要否定抗爭民眾在街頭忍受寒風雨淋日曬那一分憂國憂民的熱血心腸。換言之,我現在感覺李筱峰沒什麼良心良知,難怪至今對於阿扁遭kmt私法凌遲,他毫無感覺,恨阿扁甚至超越恨kmt。李筱峰簡直有病了。

公投盟三義木雕館嗆陳雲林一役我參加了,是人生當中珍貴的記憶,雖然「體制外」被李筱峰當作是無用的高言,我相信參與的民眾都抱著,必要時寧可戰死也不願失去台灣的決心。

——2010年1月10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