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從蔡英文“寫給2010的民進黨”公開信談起

 

◎ 李丁園

 首先我們為民進黨在這次19立委補選出全壘打、3席全上感到高興。不過,高興之餘卻也擔心蔡英文的支持者誤判結果,以為這又是蔡英文的「理性和平」取得人民的選票,及她在「寫給2010的民進黨」公開信中所說取得人民「信任」的證明。我們將另文分析此次的選舉,在此先談她的公開信所引發的爭論或省思。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於201011發表一份「做一個令人信任的政黨:寫給2010年的民進黨」的建言公開信(註一),首先說明她主持下的民進黨在去年2009的總結果﹕「一個令人驚奇的政黨」。接著提出2010年的期許﹕令人「信任」的政黨。

她的這份公開信發表後,曹長青先生首先著文「蔡英文的方向能力令人擔憂」批評(註二),以「空洞無物到令人吃驚」加以形容。接著林世煜先生也以「曹先生與蔡主席」一文(註三)就曹文的評論為蔡英文辯解。隔天, 打狗旅行社法國辦事處以 「林先生、曹先生與蔡主席」一文(註四),分析此三文章,有見地也充滿幽默。

我們也在此提出對此公開信的看法,也表示我們對民進黨及黨員2010的建言。

(一)其實,我們在11看到蔡主席的建言後,不但覺得「空洞無物」,而且也為民進黨黨中央無人為此「建言」一文發出前,提出建言加以修改潤飾而感到奇怪﹗這麼空洞無物的黨主席文稿如草率公開,的確讓我們「驚奇」。驚奇暫且擱下,我們願以另一角度或方式來討論這份建言,兼論她January 1, 2009給民進黨黨員的信。

(二)她這份「建言」的直接對象應是民進黨黨中央,也許加上立院黨團、數個在地方執政的首長及地方黨部。準此,這應是屬於內部文件,「空洞無物」自是無奇,因為她要交代及期勉幕僚去填補空洞。只是她卻「公開」發表這「空洞無物」的建言,難怪曹先生要著文加以批評。也許蔡主席有其作用,但意義何在?

難道這就是她所謂的﹕「做一個令人信任 的政黨的真諦」?她說﹕「做一個令人信任的政黨的真諦就在於,做一個公開、透明、清楚、稱職的反對黨,用理性、務實、穩健、有效率的路線來重新取得人民的信任。」

(三)短短的建言中,她提到三次」路線」。第一次、就是上述的「理性、務實、穩健、有效率的路線」,第二次是﹕「在不斷的考驗中,把路線堅定的走出來,把整個黨的性格勇敢確立下來」。第三次則是﹕「藉由這份(十年)政綱,我們要把民進黨的路線、及民進黨對台灣整體的規劃告訴全體國民」。我們無從了解她所說的三次「路線」是相同或是指什麼?

A)照常理, 「理性、務實、穩健、有效率」是待人處事的態度做法。中國媒體一直以「理性和平」稱為「小英路線」,也許她就如此引用。沒關係,我們就稱之為「蔡英文處事路線」。

B)不過我們所要特別關注的是﹕十年政綱中所說的民進黨的路線是什麼?是否包括她以前在「新本土論述」中的「統一」也是選項的路線?與馬桶中國黨「獨立也是選項」輝映?此政綱中所說的民進黨的路線我們稱之為「蔡英文民進黨政治路線。」

C)「在不斷的考驗中,把路線堅定的走出來,把整個黨的性格勇敢確立下來」一語中,所謂的路線是指「蔡英文處事路線」、「蔡英文民進黨政治路線」或兩者皆是,我們就無從意測了。

我們不知她要民進黨堅定的走什麼路線,以勇敢確立整個黨的性格。還有,民進黨的性格是甚麼?也許,這些「問題」她與她所對話的「民進黨」在平常已經用慣了,不需加以註解。我們局外人實不應過問。可是她卻說﹕「做一個令人信任的政黨的真諦就在於,做一個公開、透明、清楚、稱職的反對黨」,要人信任,最好說清楚,否則不如不說。

(四)她又說﹕「要當一個令人信任的政黨,我們還要提出未來的願景。用理想,用共同體的集體希望,來說服社會大眾放心加入我們的行列。」

很好,我們期待早日看到民進黨提出「十年政綱」及未來的願景。只是我們不了解上述 「共同體的集體希望」一語中,「共同體」是指甚麼?是台灣人民嗎?如果是,為何不直接說出而用「共同體」呢?

(五)她也說﹕「不要當為反對而反對的刺蝟,而要當堅定、靈敏、有力量、有方向感的老鷹。」

我們很欣賞她要民進黨「當堅定、靈敏、有力量、有方向感的老鷹。」目前,民進黨給其支持者最感冒的是「弱趴趴,軟糕糕」,最欠缺就是有力量、有方向感又靈敏的領導能力。我們且拭目以待。

(六)她最後給我們的一個問號是﹕「一個政黨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相信什麼,才能清楚說服別人相信我們。我們除了要團結,我們還要知道我們是為什麼而團結。」
我們想知道她的標準答案是什麼? A)民進黨是為什麼而團結? B)民進黨自己相信什麼?

(七)曹長青先生是針對著她的「建言」一文而評論。而林世煜先生一文則是以「世代差異」間接來「反駁」曹先生。林說﹕「曹先生和他的同志,至今依然堅持舊日衝撞威權統治的勇氣,然而民主轉型畢竟已經完成。…..和「敵人」衝撞。這是威權時代反對運動者的心態和策略,但在民主時代,這樣做沒有出路。」

基本上我們無法同意林先生對曹先生的「反駁」,不管是用字及內涵。正如北加州的Cathy教授所言﹕「對於林先生的以下這幾句話,有點感冒: …..請問林先生: 您認為台灣民主已經轉型成功了嗎?完成了嗎?請舉幾個例子好嗎?您認為台灣現在已經是進入民主時代了嗎?請舉幾個實在的例子好嗎?美國是不是一個民主的國家?人民經常公投,有時候人民也走上街頭示威, 人數不少耶,衝撞也時時發生。請問,若按照您的尺碼衡量,那美國是一個威權國家嘍? …..

A)我們認為台灣民主轉型根本沒有完成。也因為如此,大家仍然公認司法店是中國黨開的,司法碰到馬桶會轉彎,馬桶中國黨會為了中國小官來台而欺壓本土人士,任意管制人民行動等。也因為民主轉型沒有完成,馬桶不必自我要求,反而一面要求民進黨要和平理性非暴力,而自己卻濫享施用暴力,且是集團暴力的特權!也因為民主轉型沒有完成,這次江陳台中會,馬桶濫用拒馬架設法律所不允許的超大範圍禁制區,赤裸裸的鄙視法律,毫無顧忌的將國家暴力施展在人民身上,也因為民主轉型沒有完成,所以人民實際上沒有公投的實際權力。

台灣人民有選舉各級政府的權利,可是這只民主的形式。選舉時台灣選民不是國家主人,不是選「公僕」, 而是選「主人」,仍缺乏民主的精神。台灣政府首長及民代只有黨意, 沒有民意,台灣民意目前仍不能左右公職人員的立法與施政,哪來民主精神?

B)先生說「面對嚴峻的局勢先生採取的方案是,對內增強情緒動員,凝聚勇敢抵抗的意志,…..和「敵人」衝撞。這是威權時代反對運動者的心態和策略,但在民主時代,這樣做沒有出路。……我們應該記取「向內情緒動員」,導致外圍選票流失的慘痛教訓。先生說: 「蔡主席理性穩健、對外溝通擴張的路線,才是贏得民主選舉的正道」。

我們不了解「向內情緒動員」,「導致外圍選票流失」的證據,也看不出: 「蔡主席理性穩健、對外溝通擴張的路線,才是贏得民主選舉的正道」在近幾次選舉中,爭取外圍選票的表現。我們倒是看到 「向內情緒動員」贏得本土基本盤的凝聚。

(八)去年2009 January 1,給黨員的一封信中﹕

A)蔡主席說﹕「 2009年, 民進黨應該,重新扮演推動社會進步的火車頭。民進黨的社會責任已經很清楚了,如果在馬英九執政下的台灣社會是對立而分化的,民進黨就應該扮演凝聚人民的角色;如果這個政權的性格是保守而威權的,我們就應該扮演自由民主的角色;如果這個社會是向財團傾斜的,民進黨就應該為廣大的中產、勞工、農民階級發言;如果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是迅速向中國傾斜,民進黨的責任就是要捍衛台灣的主權,並且連結民間力量擴大台灣主體意識的基礎來與他對抗。」

這段話乍看之下,以為她的腦神經發生短路(SHORT)。不是嗎?她在「建言」中說﹕「不要當為反對而反對的刺蝟」。但這不是重點,因為「如果」說在前,「建言」是一年後才說的。重點是在她的話以三個「如果」取代馬桶及其中國黨的事實做法,難到馬桶不是保守而威權、不是向財團傾斜、不是迅速向中國傾斜?!如果她所說的「如果」不十分成立或不成立,那是不是說民進黨就很清楚無社會責任了?

其實,在這三個「如果」已明確是事實下,民進黨並沒有令人有「驚奇」的表現。尤其在歷史新高的失業率下,民進黨並沒有「為廣大的中產、勞工、農民階級發言」做有效的支援,她說﹕「我們將舉行全國失業者大會,讓這些在經濟不景氣下的失落者有個向政府要求自身權利的平台;」民進黨何時舉行「全國失業者大會」 ?還有……

她說﹕「2009年還沒完成的事,我們2010年還要繼續做。」期許她以「有效率的路線」來完成。

B)她說﹕「2009年, 我們將在以下的面向提出民進黨的主張與路線:黨內改革、國家體制、國土規劃、經濟治理、兩岸政策、社會分配。民進黨的主張與路線不會只是報紙上的幾篇文章,我們期待它成為一種「運動」:不只是民進黨的運動,還是整個社會的運動。換句話說,我們要提出整套對台灣的想像與規劃,用這一套完整的想像跟規劃與台灣的知識份子、社運團體、勞工大眾對話。這是民進黨重新站起來的基礎,唯有清楚告訴社會大眾民進黨的主張與立場,並且與人民直接對話,彼此激勵,互相成長,讓思考台灣的未來成為整個國家的全民運動,這樣我們才能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來挽救瀕臨危機的台灣社會。

2009年既已過去,只是我們至今仍查不出民進黨在以下的面向提出的主張與路線:黨內改革、國家體制、國土規劃、經濟治理、兩岸政策、社會分配。是黨中央執行不力?或是如打狗旅行社法國辦事處說﹕「……甚至連去年的「將」都被證實放大家鳥了,……

C )她說﹕「我們期待它(民進黨的主張與立場(路線)成為一種「運動」:不只是民進黨的運動,還是整個社會的運動。」由於民進黨黨中央把主張與立場(路線)鳥了,所以我們當然看不到民進黨的運動,遑論是整個社會的運動。

總之,在過去一年,民進黨拜金融海嘯及八八大水災中之人民慘大代價而站穩,今天更延續這代價而在3席立委補選擊出全壘打。然而,我們深知距離再度取得政權之路仍然非常的遙遠。蔡英文民進黨仍然非常的弱,蔡英文本人仍有待嚴厲考驗,希望在不屬逆潮流派系的蘇嘉全秘書長操盤下,民進黨有新的一番氣息,把今年所定的規劃完成,別再如去年好話一大堆而沒做。另外,不要老是把「溫和理性」掛在口脣上。自然界熱力學定律告訴我們要創新,舊口號用久了就沒人聽了,不一定有用又惹人煩厭,丟給馬桶中國黨用吧。如果不能強勢,至少做一個令人有方向感的龍頭。做一個堅定、靈敏、有力量、有方向感的老鷹。

(註一)蔡英文「給民進黨2010的建言」自由時報自由廣場201011
http://www.wretch.cc/blog/ingwen831/12926935#comment279553840

(註二)曹長青專欄/蔡英文的方向能力令人擔憂 《自由時報》 2010/01/04
http://www.taiwanenews.com/doc/cao20100104.php

(註三)林世煜《自由時報》 2010/01/06 「曹先生與蔡主席」
http://www.taiwanenews.com/doc/20100104101.php

(註四)打狗旅行社法國辦事處 「林先生、曹先生與蔡主席」
http://www.taiwanenews.com/doc/20100104101.php

(註五)寫給黨員的一封信:做一個令人驚奇的政黨
http://www.wretch.cc/blog/ingwen831/12401397

——201011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