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人須謹記「泰源事件」!

 

◎ 謝德謙

今天二月八日,是「泰源事件」武裝獨立運動四十周年紀念日。

一九七零年時,亞、非、拉丁美洲的殖民地獨立運動已近尾聲,聯合國會員數由成立時的51國成長至該年底的127國(現在為192國,請見UN網站)。當時,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反(越)戰示威與法國的學運、工運(聯手逼退戴高樂總統)也都如火如荼地展開;巴勒斯坦(巴解組織,PLO)與北愛(愛爾蘭共和軍,IRA)更為獨立運動而戰鬥慘烈。只有台灣,不僅是亞洲最後一塊殖民地(可悲的是,四十年後照舊,只是更多的台灣人無知,甚至否認、輕賤此一事實);台獨氣勢更因1965年廖文毅向蔣介石投降(蔣以抄家滅族要脅),遭受重擊。可是,蔣政權在國際卻早已是窮途末路(蔣所竊佔(美國支持)的中國代表權已因蘇聯、中共集團的努力,加上亞、非新的獨立國家數目大增,而無法掌握。最後,蔣終在1971年10月25日的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中被趕出UN)。

當年,適逢彭明敏脫出台灣,蔣便向美聯社記者宣稱台獨只是「一小撮台灣人」的行為。因此,以江炳興、鄭金河為首的台獨政治犯(多為卅歲左右)便希望國際社會聽到「台灣人要獨立」的聲音。他們成立「台灣獨立革命軍軍部」,計劃攻佔「中廣台東台」,對國際放送「台灣獨立宣言書」(已擬妥英、日、西文版);一方面號召台灣人推翻蔣政權。他們並希望奪取軍艦與蔣展開戰鬥。這也是二二八後台灣唯一的武裝獨立運動(1961年的蘇東啟案雖有組織「武裝行動隊」計劃,卻未及實施)。

然而,事與願違(奪槍行動中鄭金河不忍擊斃當日代理警衛連長事務的台籍少尉輔導長謝金聲,最後僅殺死上士組長龍潤年,並奪兩支槍後分別逃往山中,未擴大戰果)。失敗後,共有鄭金河、江炳興、詹天增、陳良、謝東榮與鄭正成等六人逃出,讓蔣政權動員三個營兵力圍捕兩週。他們一肩扛下責任未株連他人。其中,除鄭正成因中止行動被判十五年六個月外,其餘五人皆為死刑,於五月卅日槍決。雖然,當事人多因蘇東啟台獨案入獄;但是,刑期多已屆滿。他們為了台灣前途發動武裝獨立,更宣示犧牲的決心。誠如江炳興所言:「台灣獨立若不成功,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的責任」。諸義士「從容就義」的決志,堪稱「台灣國魂」!

今天,台灣情勢危殆;內有蔣家餘孽不顧台灣死活(從前「反共」口號震天,並以此奴役台灣人;今天,卻向「共匪」奴顏卑膝,不顧中國對台野心,還有多少台灣人在中國被殺、財產遭搶奪),外有中國的虎視眈眈與國際現實(美國確實不希望台灣人「妄動」)。我們若不奮起追求獨立,清國時期台灣人遭「一隻牛,剝雙領皮」或蔣家初期「四萬(六萬)換一元(因偷印50%)」(1949年6月15日,四萬塊舊台幣換一塊新台幣,離蔣家佔領台灣的所謂「光復」僅3年8個月,這種通膨(貶值)四萬倍的情形除了戰爭外在人類歷史可謂空前。事實上蔣家在美國保證的黃金準備下多偷印一半的鈔票,因此實際上是「六萬換一塊」)的時代即將再來。更慘的是,這次台灣人難有機會「三年一反,五年一亂」(台灣人在另一個來自支那的殖民政權「清國」之下,對於暴政的回應,212年的殖民下,台人革命四十餘起)。因為,除了再一次的「二二八種族屠殺」(看「共匪」如和屠殺圖博與維吾爾人可知,更甭提「三面紅旗」、「文革」中他們自己的「同胞」死了七千萬)外,台灣人將被「發配邊疆」(袁紅冰的「台灣大劫難」書中揭露支那的類似計劃)!

其實,只要了解歷史者便知,若說「驚死、愛錢、愛面子」(後藤新平詆毀的台灣人「本性」)或「放尿攪沙勿會做堆」(很多台灣人的自卑),台灣人絕對沒有比其他人種更嚴重。因為,我們不僅有陳智雄(「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駐東南亞巡迴大使,遭蔣家特工綁架回台處死,在獄中他鬥志高昂,每日做體操、散步與難友打招呼,臨刑前猶高呼「台灣獨立萬歲」,但是警衛室的班長卻用斧頭砍斷他的一雙腳掌,讓他無法昂首闊步就義(請見,1998,〈視死如歸的台獨勇士:陳智雄〉,施明雄,《白色恐怖黑暗時代台灣人受難史》,頁25-29。台北:前衛)、黃紀男(東京大學畢業,任職總督府文教局,1946年組織「台灣青年聯盟」主張由聯合國來託管台灣;1948年2月28日參與創辦戰後台灣島外的第一個台灣獨立運動組織「台灣再解放聯盟」,並擔任秘書長;被蔣家三度囚禁,服刑24年)、許曹德(為台獨二次入獄,請見,1995,許曹德回憶錄,許曹德,台北:前衛)、蔡有全(1987年同許曹德「台獨案」入獄)等為了台獨被蔣政權槍決或坐牢數十年者,也有史明這種終身為追求台獨奮戰不懈的理想主義者。而且,更別忘了,我們還有「泰源六義士」。

完成於2010年2月7日深夜,2月9日增補

(作者為國際記者聯盟暨台灣記協會員,全文請見 http://blog.roodo.com/tekkhiam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