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窮到只剩下陳水扁

 

◎ 作家 絲柏客

 馬上風光望治深,一年執政少佳音。

幸逢阿扁長相助,聊借君家服眾心。

很多馬迷,最喜歡說的是,扁政府有多貪腐,馬政府有多清廉。扁政府八年有多爛,馬政府上台有多好。這種比較倒是很有趣。

有關馬政府執政一年成績,比起扁政府如何?好聽的,媒體已大量報導,都聽厭了,隨便來看看這些報導和數據吧:

一、 馬政府執政全世界新聞自由,從第三十二名跌到第四十三名:

〔駐美特派員曹郁芬/華府一日報導〕馬政府上台後,台灣新聞自由出現嚴重倒退,不但從民進黨執政時排名亞洲第一的寶座上跌下,全球排名更大跌十一名,從去年的全球第三十二名跌到第四十三名!

二、 經濟成長率由扁政府的正5.7%,到馬政府的負7.5%

編譯陳柏誠/綜合報導〕國際貨幣基金(IMF)發布《亞太地區經濟展望報告》,強調亞太受到金融危機傷害頗深,經濟衰退情況將比其他地區還要嚴重,將亞洲今年整體經濟成長由去年的五.一%下調至一.三%,其中台灣由正○.一%調降到負七.五%,該機構坦言,「亞洲經濟復甦之途將很漫長」。

三、 台灣的失業率在去年五月前扁政府時代的4%以下,但是在今年三月已經達到5.81%.是亞洲四小龍最高。如果包含無薪休假,可能還達15%

〔記者鄭琪芳、李欣芳、曾韋禎/台北報導〕失業問題持續惡化!今年三月失業率五.八一%、失業人數六十三萬人、受失業波及人口一百三十七萬七千人,都創下歷史新高;行政院主計處表示,失業惡化程度已趨緩,但勞動市場依然嚴峻,尤其五至八月畢業生投入職場,失業率還會再上升。

相較於亞洲鄰近國家,我國失業率「遙遙領先」,香港及南韓今年三月失業率分別為五.二%及三.七%,日本今年二月失業率四.四%,新加坡去年十二月失業率二.五%。

不過,民進黨公布該黨所做的國內失業狀況電話訪問調查,失業率的數字卻高得驚人,二十歲以上公民,失業或待業人口比例佔全體公民數的一成一五,其中有找工作、但沒找到工作者約九.三%,推估廣義失業人數高達一百六十三萬人。民進黨認為:「九.三%才是民眾心目中真正的失業率。」

失業率到有多嚴重呢?根據官方的說法是 5.81 %,民進黨的說法是九.三%。而根據 TVBS 二月下旬的民調,最近三個月有一四○萬民眾被迫休無薪假,有 15% 要工作的民眾,目前處於失業狀態。有四成的民眾,擔心遭公司裁員或資遣。

四、 台灣的全球競爭力,一年狂掉 10 名,由 13 名掉到 23 名

「明(20)日IMD將公布的200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57個受調查的國家或經濟體,最新排名宛如金融風暴後的大洗盤,香港坐上第2,首度擠下新加坡;台灣則下滑至23名,創下在該排名史上最差的記錄,與上升4名至27名的韓國首度逼近交鋒。就亞洲地區13個經濟體比較,台灣排名第8,以總分1點多的些微差距,落後在中國大陸之後。」

這是怎麼樣的執政成績?如果怪罪於全球的金融危機和國際景氣,為什麼以名次計算,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會狂掉十名,而新聞自由狂掉十一名?我們的失業率是亞洲四小龍的最後一名,除了馬政府的執政成績比扁政府不如外,又作何解釋?因為金融危機和國際景氣,都只會影響失業率和GDP的數字,而不會影響名次。

至於說,民進黨政府是貪腐政權,國民黨政府較為清廉,這個問題,隨便去網路找,就可以找到一堆兩黨的爛帳,可說是半斤八兩。這些大部分都有根據,少部分也許還要進一步查証:

泛藍:我們最不貪!

泛綠:我們最清廉!

貪腐本來是任何國家無法避免的,問題只在如何用制度去防免,用正常的司法手段去偵查和處理。用制度去防免,例如制定公務員(包含民意代表)的財產來源不明罪等陽光法案。可惜這部分,馬政府立法總是為德不卒。因為國民黨公務員(包含民意代表)有錢的,普遍比民進黨多。

今天看了這則新聞:

陳幸妤涉偽證列被告

報導中說:

「扁家弊案爆發後,一直被認為是扁家唯一未被捲入的陳幸妤,最後也難逃成為被告的命運。特偵組認為她在國務機要費案偵辦過程中涉作偽證,三日案移台北地檢署偵辦。與陳幸妤同列偽證罪被告的,還包括她的夫婿趙建銘、弟弟陳致中及前一○一董事長陳敏薰。北檢下午立即分案,由林漢強檢察官承辦。

特偵組指出,陳幸妤、趙建銘、陳致中三人,都是在檢方偵辦國務費案時,涉嫌作偽證,至於陳敏薰則是在行賄扁家一千萬元案中,涉嫌偽證。

檢方懷疑陳幸妤對部分國務費的流向,其實是知情的。包括她兒子的滿月油飯、機票、簽證費、演唱會門票的私人花費,都拿來報國務費。檢方曾請陳幸妤作證,陳幸妤卻表示,不清楚她的私人花費以國務費核銷的內情,她也沒有把平常購買日用品的發票,交給前總統府專員陳鎮慧核銷國務費。」

看了這則新聞,令人嘆息。在馬總統的特別費起訴時,報紙這樣登的:

「檢方偵辦本案,共比對三千七百餘張發票,清查馬英九銀行帳戶共八百四十五筆資金進出,發現馬公款私用,甚至還用特別費支付女兒在美國的刷卡消費五十萬餘元,及家中水電費等。核銷費用的發票包括購買女用內衣及神奇寶貝皮卡丘玩偶、維骨力藥品,購買怡佳香水化妝品也花費六萬餘元。」

當時的檢察官,完全沒有傳喚馬英九在美國的女兒作証,看看她是否知悉這五十萬元是否特別費支付的?是否是詐取特別費的共犯之一?如果當時檢察官,也對馬唯中傳証,而且對馬唯中的証詞的真實與否有懷疑的話,也用偽証罪加以偵查,不知國民黨及當時的馬英九,會怎麼樣地批評司法!

在法令上,總統沒有特別費,特別費和國務機要費,其實是同一個性質東西。如果把馬英九女性內衣、神奇寶貝皮卡丘玩偶、維骨力藥品,購買怡佳香水化妝品等的使用人,都一一加以傳喚,再用偽証去偵辦,這時候,馬英九會不會認為是「抄家滅族」?

以前宋楚瑜的興票案,沒有什麼自己收入的宋鎮遠,在戶頭一直有億元鉅額款項。檢察官也沒有傳訊宋鎮遠,當時的宋楚瑜就說這是「白色恐怖」、「抄家滅族」了。如今有扁案,把被告「群組化」,陳幸妤、趙建銘、陳致中,都列為偽証的被告。如此下去,是否意味著,以後的扁政府時代的官員尚未結案的特別費案,都要比照辦理,追殺整個特別費被告的家族,這將會變成是一個政治問題,甚至是一種嚴重的政治風暴。

我不知道陳幸妤等人說的話是否實在。不過,在法院被告說謊是人性,被告說不實的話,只是不誠實,但並不犯法。如果在偵查中,把可能形成被告的人,先列為証人,以証人使其具結,証人為了避免自己或親人被牽連,而說不知道。這時候,再用偽証罪去偵辦這個証人,這樣的偵辦方法,有幾個人可能逃得過偽証的檢驗?如果甲是小偷,乙被懷疑是小偷的共犯,檢察官以乙為証人加以偵辦,乙為避免被牽連,說他什麼都不知道,事實上乙知道哥哥丙也是小偷。這時候被証明乙知情而說不知情,因此去偵辦乙的偽証罪,而偽証罪是比小偷罪重得多,這樣的偵辦方法,是否符合人性和常情?一般司法案件,有檢察官是這樣辦案的嗎?一般實務作法,對於証人証言,如果可能不利於一定親屬,檢察官、法官都會告以証人依法得拒絕証言,如果還要他們作証,都會說:「你們可以不具結,但是請要據實回答。」在法律,証人不具結,就不會有偽証問題,為什麼陳幸妤會被用偽証罪偵辦,令人難解。

有實務經驗,當過檢察官、法官或律師的人都知道,証人的証言,是最不可靠的,出入其實是常見的。如果有朋友上個月和這個月問你同樣的問題,你的兩個答案如果一個字一個字記錄下來,一定會一模一樣嗎?証人的証言有出入,了不起不被採信。以証人証言有出入,就加以用偽証罪偵辦的,司法實務上,一百件難得碰到一、兩件。本來陳水扁的案件,就具有政治的指標意義,如今特偵組還要進一步地去偵辦陳幸妤偽証,這樣辦案的群組化,只是會促使陳水扁即使有罪,也有一半人不相信,而使司法判決的公信力破產,法官辛苦完成的判決書,徒然變成一本沒有公信力的紙張,造成社會的對立而已。

馬政府這一年來的執政成績,實在乏善可陳。馬政府和整個社會,其實應將焦點,放在如何治國,未來如何使台灣會更好上面,不要再耗時間去滿足深藍族群對扁家的憎恨上。政治的追殺是一種人性的墮落、文明的墮落、民主的墮落,只加劇政治的對立和惡業循環,對社會的教化,並無幫助。

難道馬政府真的窮到只剩下陳水扁?

原載:絲柏客的網誌

台灣e新聞